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杏林春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相髓心生 相随心灭(三)

穿越之杏林春满 周周韧 2935 2018.05.17 17:10

  孙恒恩早就等不及,忙将手伸平,掌心朝上。

  木辛轻轻将药丸放去,就见手心处,静静立着几枚青豆大小的药丸,通体褐色、外形圆整光滑、表面致密滋润,未见任何异色。

  轻轻一闻,一股淡淡的药香,沁人心脾。

  “木神医,这是?”孙恒恩惊讶,这丸子似药非药,药香味儿大,又有红枣的清甜。单看形状,有点像是进贡的丸药,但又有明显的不同。

  木辛微笑,“这便是刚才所熬中药制成的成品,有柴胡、干葛、羌活、白芷、黄岑、赤芍、桔梗、甘草、石膏并生姜和大枣,我叫这药丸为‘柴葛解寒丸’,主治风寒,目痛鼻干不得卧、头疼恶寒无汗、脉浮而洪之症。”

  孙恒恩听罢,不由讶异挑眉,“这般精致的药丸竟是些寻常药草制得?听着木神医方才所说药名,似是大夫们常开的治疗风寒的方子?倒是多出了生姜、大枣,好像还有赤芍?”

  木辛不由点头,孙恒恩不愧为皇家药商,果真是有两把刷子的。“不错,正是如此。”说着把瓷瓶放在柜上,又从另一药橱里拿出一瓷瓶,同样倒出几粒药丸,药丸大小和形状与先前药丸一般无二,颜色却成了黑亮色。

  不待孙恒恩开口,木辛便介绍道,“这是‘风寒去疼片’,有葛根、麻黄、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和大枣。治风寒在表,头项强痛,背亦强脉浮,无汗恶风,而下利者;并治。”木辛笑笑,“还有。”说着一连开个几个药橱。

  当五个大小一样的瓷瓶摆在长柜上,一溜圆整透亮的各色药丸摆上时,孙恒恩已不知如何开口了。

  只留耳边木辛清越的嗓音,“这是升麻、干葛、芍药、甘草、羌活、防风、荆芥、连翘、白芷、川芎、牛蒡、石膏加生姜、红枣制成的,治阳明伤寒,中风头疼身痛,发热微恶寒,无汗口渴,目痛鼻干不得卧,及阳明发斑,欲出不出,寒暄不时,人多疫证之时。”

  “木神医,这,这......”孙恒恩咽了咽唾液,平复下心情,“丸药向来难制成,一般是宫里和达官显贵人家,甚至是钟鸣鼎食之家才用的起,神医,你怎会,又如何能制得这些?”

  木辛笑笑,并不奇怪他会问这些,从古代醒来的这些时间里,从四处游历的经历中,他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的大兴朝,丸药的珍贵,也深知此时医学的一些贫瘠和不足。而且明白自此以后的数千年的华夏文明积累、传承、发明甚至是创新中,形成的医学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医术上的攻坚克难,疾病上的攻克成功,成品药上的发扬光大等等,任何一项成果出现在这个朝代、出现在此时的这个世界上都是一种奇迹,都会令人称奇。

  但是医术为人,造福百姓本就是为医者的医德,“但愿世间常无病,哪怕柜上药生尘。”从古至今皆如是。木辛从遥远而来,虽不知如何得此际遇,但上天垂怜厚爱,他又怎会不把自己所学所会,所知所想用于世间,造福一朝百姓,去践诺他曾经的誓言“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呢。如此,方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良心。

  “药丸难制,确实如此,”在古代,工具、材料、器具,都是贫乏的,木辛也是用了近三年的时间,不断用不同的东西反复尝试,才慢慢摸索出来,在上个月刚刚实验成功,制成了一批用于风寒、风热的药丸。“我也是最近刚试炼出来的,核算了成本、工序等等,发现所用银两并不多,反而比直接开方抓药还便宜些。药丸效果经过不同人群的试用,也是很好的,有预防、治疗快、便宜、省时省力等优点;百姓大众都能用的起。”

  “想必,孙老也听出来了,几乎每副药中,都有生姜和大枣。不知孙老可认同‘药食同源’的说法?《淮南子·修务训》称:“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可见神农时代药与食不分,无毒者可就,有毒者当避。后有人将中药的寒、热、温、凉“四性”与辛、甘、酸、苦、咸“五味”运用到食物之中,认为每种食物也具有“四性”、“五味”。《内经》讲:“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风寒风邪为百病之长,为外邪致病的主因,易与他邪相合,不同的季节,每与时令之气相合伤人,而表现不同证候,如秋冬寒冷之季,或夏季地水激凉,造成风与寒合,机体卫外不固,形成外感风寒证,寒性收引,凝滞,易闭塞皮毛,邪郁于肺卫。有老医者说生姜是‘还魂’药,能通神明,去秽恶,帮不撤;朝含三片姜,不用开药方。红枣能强肌力、消除疲劳、扩张血管,还能补虚益气、养血安神、健脾和胃等,风寒入体时,生姜红枣与其他中药合二为一,可事半功倍。”

  孙恒恩越听眼睛越亮,木辛所讲的这些,他在其他医者,甚至是皇家御医那里几乎都未曾听过。身为大药商的他,自然明白刚刚木辛所说这些倘若属实,会创造怎样大的利润,金钱且就不说了,名利、官路......想想就是件让人疯狂的事情。眼下,木辛能毫不避讳的说出来,这说明什么呢?孙恒恩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神医,您,您是要?”

  木辛点头,“毫不夸张的说,放眼整个大兴朝,甚至邻国四海,能做到这些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说着自信一笑,“这些只是治疗风寒、风热的药丸,我手上还有其他方子,都能制成这样的药丸。孙老可看出这药丸的不同之处了吗?”木辛含笑问道。

  孙恒恩再次打量药丸,“药丸圆整有光泽,药香淡淡,闻起来沁人心脾,大小如青豆,方便携带,不难吞咽,比汤药更好入口。”用手一捏,外面包裹的石蜡裂开,露出里面的药丸,“嘶!”孙恒恩忍不住发出声音,“好浓郁的药香!”

  木辛笑了,“我木辛制药,传承古法、药中精华悉数留存。”算是回答了药香浓郁的原因。“孙老,你且看,药丸裹着的这层丸衣,并非是您寻常见的石蜡,而是我用特殊法子从上了年份的老巢脾中提炼出来的,我叫它蜂蜡。蜂蜡本身也是一味中药,可收涩,敛疮,生肌,止痛,调理。外用于溃疡不敛,臁疮糜烂,创伤,烧、烫伤。用蜂蜡密封药丸,丝毫不会影响药性,既能防止药性挥发、水分蒸发,又能防虫蛀、防霉变。是以孙老刚刚捏开蜡丸,才能闻道浓郁的药香,就如同刚做成时的药丸一样新鲜。”

  当下,孙恒恩就沉不住气了,郑重的朝木辛一拜,“木神医,我老孙是个急性子,有什么差遣,您尽管说,还望能让我售理这药丸。”

  木辛笑了,“无妨,其他尚且不提,我只希望孙老能在制药售药时守得住医德。”

  孙恒恩怔愣,怕是自己听错了,不由问道,“神医这是何意?”

  “没错,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希望所合作之人,首先人品要没问题,这点我信得过孙老,其次就是医德,我一直信奉“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孙老是大兴朝有名的皇商,能量之大,我就不在赘述,然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我真心希望,为医商者应懂医道、讲医德,仅此而已。”木辛亦是神情郑重。

  孙恒恩立在当场,良久一弯身,“受教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木辛点头。“如此,我便提出三个条件,其一,凡是此药丸,都要标记回春堂所出;其二,不可奇货可居,价格当为百姓所能用得起;其三,此药需两月后方可给你。不知,孙老能否接受。若能接受,我会将方子一并给你。”大兴朝人口万万,交通又不便利,从南走到北几乎是半年时间,如果能将方子传于各地,就地制药,对百姓才是最大的益处。

  孙恒恩愕然,这哪里是条件,分明是做善事嘛。木辛守着奇方良药,不以此大赚一笔,反而处处为百姓着想,小小年纪如此高义,当为典范。

  随即孙恒恩郑重承诺,二人击掌为盟。

  此时,现场的几人谁都不会想到,就是这次略显仓促的击掌为盟,在大兴朝掀起怎样的医学风潮,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