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是一个原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女奴

我是一个原始人 墨守白 2284 2018.11.03 20:29

  女人恐惧的直哆嗦,拼命的叩头,嘴里呜哩哇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求饶的话。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现在不是秋天之时争夺猎物,双方都抛掉武器进行的一场打斗。

  在腾蛇部落带着人朝着青雀部落的驻地攻打来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是一场流血死人的残酷战争。

  对于这些凶恶的朝着他们部落攻打而来的敌人,青雀部落的人没有半分的怜悯与同情,因为他们是敌人!

  同情和怜悯是给友善的人的,不是给敌人的!

  对于敌人,只有冷漠和杀戮。

  沙师弟踏着积雪走到跟前,目光冷然的看着这个女人,扬起了手中的石矛,他不会因为他是一个女子就手软,是敌人就该杀!

  “等一下!”

  背后有声音响起,是神子。

  沙师弟收住了即将捅出去的石矛,眼中的冷漠和杀意一下子散去,转身看着韩成,将染血的矛换到左手里,往一旁挪了挪,染血的右手放在胸前,对着韩成恭敬的施了一礼。

  其余人见到是尊敬的神子到来,全都施礼。

  韩成手里拉着草绳,草绳拴在福将的脖子上,不知道是不习惯被这草绳拴着束缚了自由的缘故,还是被这弥漫的血腥味给刺激到了,福将不时的就摆动一下脑袋,总想挣脱。

  直到韩成在它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才算是安静了一些。

  在随时就会性命不保的强烈威胁之下,就算是愚蠢的人也会变得聪明。

  这个吓尿的女人,如同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恳求的望着韩成,对着韩成不同的叩首。

  即便是脑袋撞到积雪里出现的树干之上,也是一刻不停,坚硬的树干将她的皮肤硌破,染了一脑门的血。

  韩成摆摆手让众人免礼,目光注视着这个女人,过了片刻道:“把她留下吧。”

  众人闻听韩成的话,不由的有些意外,毕竟这女子是那个敌对部落的人,刚才她可是还跟着他们一起来攻打自己部落来着,对于敌人就要打死!神子干嘛要将她留下?

  神子真是太善良了!

  韩成当然不是善良,他心中是有柔软之处,但并不会当一个烂好人。

  他之所以将这女子留下,是因为部落里人手实在是少,这个女人留下,今后可以当作女奴来用。

  额,不要想歪,此女奴非彼女奴。

  沙师弟等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对于神子的话却不敢违背,他们离了这个女子,去接着捅别的尸体,同时往更远处受了伤在不断哀嚎的人围拢而去。

  韩成的安危不用担心,他在出来的时候,大师兄就特意派了四个人来守卫他。

  石矛之下逃得一死的女子,对着韩成又重重的叩了两次头,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的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望向韩成的目光里,既有浓浓的感激,又带着敬畏和恐惧。

  韩成让身后的两人将这女人从地上架起,而他则牵着福将走向了一边,从地上捡起了一个腾蛇部落用来装石头的草筐,拿在手里来来回的看着。

  韩成心里是既高兴,又有些懊恼,高兴的是自己发现了用来装土运果子的好物件,懊恼的是自己竟然忘记草筐这个好东西的存在!

  其实这倒也不能怪他,是时代的原因,在他出生的时候,后世的祖国就已经开始改革开放,迅速的实现了腾飞,各种吃穿用度,都是日新月异,被越来越现代化的东西所替代。

  而韩成,上辈子不过是抓住了消失的那个时代的尾巴,很多东西都是在儿时才有。

  随着他年纪长大,这些东西就被一起留在了那个再也不会去的童年。

  因为时间太过于久远的缘故,很多东西都有些模糊了,直到被某些事情所触及,才会在某个时候,霍然冲破记忆的迷雾,变得清朗起来。

  因为重伤而逃不了的并非只有这女人一个,除了她之外,还有六个人同样因为伤势过重的原因没有跟上逃走的队伍。

  这六个人里面,四男两女。

  其中有两个男子伤的很重,只剩一口气吊着而已。

  剩下的两个男子伤相对来说不算太重,他们本来还想着要抵抗一二的,在发现这个女人没有被杀之后,他们立刻就将手里的石头或者是木杈丢掉,学着那女人的样子,也跪倒在雪窝里,连连叩首,祈求获得饶恕,保全性命。

  若是按照沙师弟他们之前的想法,这些受伤逃跑不了的敌人,别管求饶不求饶,直接两石矛捅个透心凉也就是了,但现在因为有了神子让留下那个女子先列在前,他们也不好这样做,只是粗暴的将他们拖到了一起。

  韩成将目光从手里做工粗糙的草筐上移开,遥遥的看了一会儿狼藉一片的地面,以及那几个被堆在一起的受伤腾蛇部落的人,对身边护卫他的铁头道:“男的杀死,女的留下,带回部落。”

  其实韩成也有把这几个男子留下,当作奴隶的想法,但思量了一番之后,还是放弃了。

  目前的青雀部落人数太少,不算强大,如果将这几个男子也留下的话,这些战俘在今后很容易的就找到主心骨抱成团,一旦哪一天开始反噬,对于青雀部落来说,伤害都是太大。

  所及韩成也就只好下令将他们杀掉,只留下女人。

  没有男人做依靠,这些原本就处于从属地位的女人,可就容易被掌控多了。

  发展奴隶,不是在开历史的倒车,而是在现在这种条件之下,所必须要走的一步,相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奴隶的出现,其实是一大进步。

  至于韩成,内心虽有软弱之处,却不是一个圣母婊,不会在对方都来攻打他们,准备杀人抢夺食物的情况下,对他们产生什么怜悯之情。

  沙师弟情绪有些低落,他很想杀死这些该死的敌人,对于他而言,前来进犯敌人被杀死,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只是如今神子不让杀,他也只能恶狠狠的看着这些该死的家伙而不动手。

  铁头过来了,对他说了方才韩成交代的话。

  沙师弟面露喜色,扭头去看后方的韩成,韩成冲着他点了点头。

  沙师弟嘿嘿一笑,毫不犹豫的抬手将石矛捅进了那个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男子胸膛。

  这男子惨叫一声,身子拱起,双手紧紧的握着石矛,愤怒而又惊恐的望着沙师弟。

  沙师弟不为所动,他一脚踏住这人的肚子,双手用力一提,将石矛拔了出来,一股冒着热气鲜血飙射而出,溅他了一头一脸……

  铁头刚才过来传达的话,其余的青雀部落的人也都听到了,另外几受伤的腾蛇部落的男人惊吓之下想要反抗,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捅死了。

  两个吓得昏死过去的女人,被人在雪地里扯着两条腿往青雀部落里面拖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