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是一个原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四四章 套

我是一个原始人 墨守白 2218 2018.12.09 22:10

  巫对这群兔子非常的上心,在得知了原委之后,就想立刻将这事情给解决了。

  他跟韩成商量,想要让众人暂时停下房屋的修建,去狩几天猎,抓几只活的兔子回来。

  韩成看看正忙碌着运瓦、铺瓦的部落众人,再看看不是太好的天色,摇了摇头。

  夏天到了,雨水比较多,如果不尽快将房顶弄好的话,多淋上几场雨,房屋的牢固程度势必会受到影响,不能因为几只兔而将这更为重要的事情耽误。

  见到神子摇头,巫有些失望,他向来把吃看的比住更为重要。

  韩成见巫流露出这样的神色,笑道:“逮兔子,小事,我就可以,不用他们。”

  巫听韩成这样一说,立刻就变得高兴起来,但疑惑也随之而起。

  巫虽然不怎么参与打猎,但却也知道想要狩道猎并不容易,这需要多人的配合,一个人单独行动,在这个没有枪炮、弓箭的时代,想到捉到猎物更加的困难。

  有些时候还容易将自己送到别的猎物口中。

  虽然神子要捉的是兔子,但兔子这个在圈里面看起来很是温顺的东西,在野地里跑的可是飞快,神子还只是一个孩子,以前又从未狩过猎,想要自己捉到活的兔子,实在是太困难。

  如果是别的、巫不懂的事情,韩成说出来巫自然不会多想,但如今他所说的却是这个部落里的人最为了解的打猎,巫这样想也就不足为奇了。

  “兔子,不急,房子建好再捉。”

  巫说着,转身指指正在为建设房子而忙碌的众人。

  相对于让兔群里面的兔子品种变得优良、长大个,巫更在意神子的安危,因为青雀部落所出现的这一系列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变化,都是神子带来的。

  韩成道:“没事,我有办法。”

  韩成当然不是逞强,而是真有办法。

  巫看着手里拿着绳子的神子,再度露出不解的神色。

  部落里打猎向来都是用木棍、石矛、石头这些东西,神子如今这些都不带,却拿了这些绳子,这让巫不知道神子想要怎么做。

  问神子,神子不肯说,只说让他瞧好吧,一定能捉到兔子的,等到捉到兔子之后,再告诉自己。

  看着拿着绳子带着铁头夫妇离开部落的神子,巫是既担忧,又疑惑。

  巫在这里站了一阵,便转身回了洞穴,再出来的时候,手里也多了一截的绳子。

  他将这绳子拿在手里左右看着,而后来到了兔子圈旁。

  想了一下,将手里的绳子放开,挥动着往受了惊吓的兔子圈中抽去。

  有倒霉的兔子被抽中了,但软绵的绳子并不能给它造成什么伤害,被抽到的它,反而活蹦乱跳的更加厉害。

  巫见此便停下,从一边的木排上拿起铁头夫妇割的青草来,丢进兔子圈里。

  有了青草做引诱,惊慌的兔群很快就安静下来,三瓣嘴一动一动的吃草。

  巫等了一阵,便将那个经常被他捋的黑圆圈兔子拎了出来。

  这兔子对此早就习惯,并不惊慌,自觉的蹲在兔子圈的墙上,一动不动,等待着那只大手的降临。

  巫伸手捋了这兔子两把,然后将绳子在兔子的脖子里绕了两圈,一手握着一个绳头,虚虚的往两边拉拉,绳圈随着他的动作而缩紧……

  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松开绳子将这个视死如归的黑眼圈兔子放回兔子圈。

  拿着绳子的右手在乱蓬蓬的脑袋上挠着,这样确实能将兔子勒死,只是那些跑的飞快的野兔又怎么会这样老实等着神子去勒?

  话说回来,如果真能这样勒的话,那就不用绳子了,直接下手捉活的回来就行了……

  巫看看绳子再看看兔子,终究还是没能想出用这东西怎么来捉兔子。

  只能等着神子解惑了。

  一番苦思无果之后,巫这样的想着。

  一直走到距离部落两里多地,韩成方才停下,寻找合适下兔子套的地方。

  在青雀部落的聚集区附近,野兽不多,汇集在一起人,对于野兽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的,离部落远些,捉到兔子的可能性能变大不少。

  兔子套这东西,韩成并不陌生。

  前世上小学的时候,不从正路上走,而是跟庄上的几个同龄人漫天地里疯跑着玩,一次他有幸不知道拌到哪个王八蛋下的兔子套,直接摔倒在地,一颗松动的下牙都被磕掉了……

  这次要为青雀部落的兔群增添新的野生成员,韩成就将这事情记了。

  大师兄他们捕捉兔子的情景韩成前两天见识过了,部落里那两只老兔子能在那样的情况下留下一条性命,命确实是够大的。

  想要捉活口,还是兔子套比较好用。

  韩成正将一个越拉越紧的绳套虚虚的放在长草下面的矮草上。

  绳子的另外一端则绑在边上的一株小树上。

  韩成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土不算太宽的土沟,土沟里没有水,胡乱的长着杂草。

  在靠近土沟左边的一侧,长草下面的矮草中间分出一道十来厘米宽的道,像是经常有动物来往的样子,韩成就在这道上隔上个十几米就下上一个兔子套,足足下了七八个。

  下完之后,又去找别的土沟。

  兔子喜欢溜着沟走,可能是沟里比较隐秘不容易被天敌发现的缘故,韩成知道这点,下套的时候,自然是对症下药。

  铁头夫妇跟手里拿着石镰石矛,跟着神子晃悠,对于神子的举动,他二人虽然不解,却不会感到奇怪。

  对于神子,他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既然神子说这样可以捉到兔子,那就一定可以。

  虽然神子一气下了五十多个兔子套之后,就领着他们径直回了部落,跟往常狩猎要在野外寻找猎物用石矛等杀死的做法完全不同,可他们就是相信……

  拿着绳子一直在兔子圈附近守着的巫,见到韩成回来连忙迎上去。

  见神子手中空空如也又赶忙将目光移向跟在后面的铁头夫妇,结果发现他们手中只有石矛、石镰,并不见野兔的踪影。

  巫见到此幕,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在情理中的感觉,毕竟他之前也用绳子实验了很久,却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只是看到神子依然如故的神情,不像是失败了的样子,他有迷惑了起来。

  “神子……”

  他开口向韩成询问这事,韩成笑道:“明天早上,就有结果。”

  巫点点头,不再多问,只是异常期待明早的来临,想要看神子再次创造出的神迹。

  抬头看看天上那轮沉着屁股不肯动弹一下的日头,巫很想用绳子拴住它,将它一下子扯到山的那边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