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是一个原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分配偶、草筐和木筐

我是一个原始人 墨守白 2111 2018.11.16 21:24

  教原猪部落的人学习青雀部落的生活方式,学说普通话,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一来是这些东西相对于他们原来的生活习惯,要显得更加的建康,对人本身更为有利,二来便是这些能够让他们真正的融入到青雀部落之中。

  原猪部落的人学说普通话的事情,韩成没有直接插手,而是委任给了石头。

  石头是韩成所教授的这群孩子里面,在语言和文字方面,天赋最高的。

  到了现在为止,汉字的常用字,石头基本上已经完全掌握了,普通话说的更是溜的不行。

  让他来教原猪部落的这些人,已经是绰绰有余。

  同时接受学习的还有那三个被俘虏的女原始人。

  因为现在是冬天,伤口不容易感染,再加上原始人的命比较硬的缘故,这三个女人都活了下来。

  其中伤势恢复最快的,是被石矛划破肚子肠子都流淌出来的如花。

  到了现在,她看起来已经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另外两个被伤到腿的女原始人就显得难受了,她们的骨头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损伤,虽然伤并不致命,但恢复起来就要困难的多,而且就算是伤势全好了,也会留下一些残疾,走路一定会受到影响。

  因为她们二人所受的伤分别在左腿和右腿上,韩成就将她们二人称之为‘左跛’和‘右跛’

  也就是说,加上在编织木排、鱼笼这些手工方面熟稔无比的跛,青雀部落现在已经有了三个跛了。

  对于这三个战俘,韩成原来的想法,是将她们当作部落的女奴隶的,但随着时间的发展,青雀部落中的人,对她们已经没有多少敌视了,而她们也习惯的在青雀部落中生活。

  如今猪部落中的人进来了一批,而且还是男多女少,本着有地不能荒着,有种子不能闲的原则,韩成就将奴隶这个身份给她们废除了,将左右二跛分别分给了原猪部落的两个男子做配偶。

  至于如花,则被韩成分给了至今没有媳妇的铁头。

  用韩成的眼光来看,如花长得是真如花,但在铁头他们看来,如花也是真如花,对于美丽的壮被黑娃娶走而一直耿耿于怀的铁头来说,长得跟壮有的一拼的如花,确实是他的良伴。

  而且如花的年纪也不是很大,比铁头大不了太多。

  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受伤和长时间在雪地里行走,如花看上去确实极为的憔悴和沧桑,如今在青雀部落经过近一个月的疗养,每日好吃好喝的来着,已经变的荣光焕发了。

  不过在铁头跟如花确定了伴侣关系之后,韩成却没有让他们住在一起,原因就是如花肚子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完全,他们晚上要是禁不住原始小曲的诱惑,也加入歌唱的行列,猛牛遇上肥田之下,把如花肚子上的伤口给弄裂开了事情可就大了!

  原猪部落的人,因为饥饿和长时间的在冰天雪地里赶路的缘故,都显得比较虚弱,所以韩成便让他们他们休养了三日。

  三日之后,才开始在加入青雀部落冬日的劳动之中。

  有鉴于他们还没有彻底的恢复,而且对于青雀部落很多的事情都不熟悉,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韩成就没有让他们做什么重活,而是跟着部落里的未成年人一起在部落围墙的外侧,收集树条,为跛他们编织栅子提供原材料。

  原猪部落的首领,现在的殇,发现这个部落富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大冬天自己等人都躲在部落里睡觉的时候,这个部落的人却依然在劳作着。

  殇如今已经习惯了自己身份的变化,在这个充满勃勃生机的部落里,他整个人的精神都变得格外的好。

  不过殇也有过担忧,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整个青雀部落。

  他们十个人的加入,大大的加快了青雀部落储存的食物的消耗,再加上青雀部落时每天吃三次饭,所以食物消耗的更快了。

  作为一个曾经被饿怕了的部落首领,他对于食物的问题很是关注,也很上心。

  他担心富有的部落也会陷入食物危机,看着食物一日日的减少,而寒冷的冬天还没有过去的意思,犹豫了许久的殇,终于对大师兄说出了他的担忧。

  让殇意外的是,这个看上去并不比笨的首领,听到他的话之后,不仅没有丝毫的忧虑,反而还哈哈笑了起来。

  殇对于此事很是不解。

  直到当天下午,将鹿圈顶棚之上的栅子全部弄好,大师兄带着人拿着草筐来到被冰冻住的小河,砸开了厚厚的冰面之后,他震惊不已的同时,也明白的部落的底气所在……

  因为一下子多出了十个成年劳动力的缘故,鹿圈上面的栅子,要比预想中提前四天完成。

  因为开春就要开始大量挖掘泥土来完善鹿圈的顶棚以及加高围墙和建造房屋的缘故,所以青雀部落的人并没有歇息太久,便接着开始进行断断续续的制作骨铲的工作。

  骨铲的制作,跛没有进行,不是他手艺高看不上之中活计,而是因为他在研究和学着编制草筐,样本就是腾蛇部落留下来的那几个。

  用来装鱼或者是果子以及抬泥土这些东西,既轻又不容易破、装的还多的草筐要比陶罐或者是兽皮包裹好用的太多。

  再加上跛就是依靠着精良的手艺,才在在部落里提升了不少地位,所以他对着这种东西更为上心。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韩成见到草筐之后,想要让跛编织的不是草筐,而是用柔韧的木条编织的木筐子。

  在韩成后世的老家,这种用木条编制的木筐被称之为‘椤头’,就是大两号的篮子,比椤头更大两号的,被称之为草篓。

  之所以会被称之为草篓,是因为这种特大号的篮子只能用来装碎柴、干草这些轻东西,其余重的,如果用草篓装的话会提不动。

  韩成之所以会临时改变想法,放弃更为结实耐用,而且还好用的木筐,自然是是有原因的。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因为一旦到了冬天,树木的枝条就会变脆,用来制作栅子还可以,但编筐的话就不行的了,一编就会断。

  因此上目前也只能先试着制作草筐,等到开春树条逐渐变软之后,再开始编织木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