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灰旅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调查与推论

灰旅者 鸡腿是会飞的 2070 2022.05.14 16:09

  “你好!”

  温柔的声音,简单的词语,承载着善意与美好的愿望,让紧张的心为之舒缓。

  忽的,路斯感到一阵剧痛,犹如一根细长的钢针刺入他的脑海,挑起一层褪色的回忆。

  ······

  遥远的钟声伴着淡淡的清香,在一望无际的茵绿平原中纤弱的白色身影哼唱着纯净的歌谣走向远方的钟塔,‘她’所走过的道路一时间如白驹过隙沧海桑田,无数的生命降生,又有无数的生命凋零,苍穹之上经历千亿万日月轮转,就连世界都在最后归于寂寞的白色。然而从始至终,如时间般古老的‘她’却未曾有任何改变。

  随后,‘她’停下脚步,望了过来。

  嗯,是啊,还有‘我’。

  我也......

  ······

  “啪!”

  玻璃制品摔碎在地面的声音将路斯从睡梦中惊醒,晕倒的他从地板爬起,下意识的就想要去伸手拔枪。

  “......嗯?”

  感觉不对劲的他扭头望向自己空荡荡的右手,愣了两秒才想起来自己的右臂已经消失了。

  是啊他已经‘死’了。

  衰弱的神经受到刺激让路斯感到大脑传来一阵胀痛,不由得皱起了眉毛。

  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记不清了?......

  房间里实在太过黑暗以至于肉眼什么也看不到,这与路斯之前所在的房间是不一样的,看来他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了。

  是因为那个女孩吗?

  莫名其妙的事情并未让路斯感到慌乱,至少他没被打碎,身上的零件也没有从整包变成散装,而最重要的是他还活着,‘还活着’就足够了。当下的情况这类事情路斯不打算深究,想不明白的事只会影响到他后续的判断。

  不过捡到的机械装置还在么?

  路斯俯下身在地面摸索了起来,但还未等找到机械装置,他的指尖便传来阵冰冷粘稠的液体触感。

  ......血?

  不,不可能,如果是血的话我早就该闻到了,旁边还有什么东西,是碎玻璃吗?......

  绕开这摊不明液体,路斯转向另一边摸索起来。

  ......找到了!

  路斯将落在地上的机械装置捡起,好在这东西没有丢。

  他用手确认了下机械装置的大概形状,随后凭着记忆按下了装置的照明键。

  柔和的光线照亮了房间,虽然强力但却丝毫不让人觉得刺眼。

  路斯用手指擦掉镜面上凝固的血液,有了照明工具总算可以开始调查了。

  因为装置还算小巧,背面也有绑带,只有一只手的路斯一直拿着这东西也相当费事,于是他干脆将它挂在了脖子上。

  那么是时候调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了。

  路斯先是望向了自己的脚下,也就是先前手指触碰到的液体的位置。

  一件小巧的玻璃制品摔碎在了地上,从外形来看显然是某种注射器,其碎片上还残留着一丝纯白色的不明液体,还有另外一小些残余的则洒在了地面上,很新鲜。

  刚刚听到的碎响应该就是这东西摔碎的声音吧,在他摔碎时我醒了过来......

  路斯左右望了望,确定了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随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猜想哪怕是他也感到有些不妙......

  在进行确认前,路斯决定先确认下周遭环境。

  首先的第一个问题是,这里是否真的只有路斯来过?

  想解答这个问题,需要先调查一番这个房间,为了不破坏线索路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致的扫了眼整个房间。

  这是一间小房间,狭小但不拥挤,从大小与陈设来看大概是间办公室,路斯的身后有一张办公桌,一张椅子,和一排几个排列整齐的钢柜······一切看起来都相当久远了,木质的已经腐朽,钢质的表面爬满了铁锈,而所有的表面都概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甚至肉眼可见,打扫这个房间说不定会被呛得眼睛都睁不开,但也正是多亏了这些灰尘,路斯可以判断这个房间是否有人来过。

  房间的入口在路斯的前方,那是一扇关着的木门,一对脚印从门口一直延伸,除开另一个‘人印’外,一直延伸到了路斯脚下。

  看着那个‘人印’,路斯默默的拍了拍身上的灰。

  这看着可不妙啊......当然,指的是房间里只有路斯自己的脚印。

  真的是我自己走进来的?

  事实摆在眼前,恐怕也没有什么其他可能了。注射器虽然摔碎了但里面的液体显然已经注射过了,虽然已经确定这里只有自己来过但为了得出更精确的结论,路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他自己只有一只手,如果要注射什么的话那位置也只有脖子这一个地方了。

  果不其然,在手指触碰到后颈附近的时候,路斯感到了一阵刺痛。

  ......完蛋。

  路斯只觉得自己的嘴角变得沉重,脸皮不受控制的在往下坠,表情想必是相当难看......

  这东西会不会有毒?.......

  我怎么到这里来的,我怎么会给自己注射这种不明的液体,在我失去意识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了,听说帝国之前宣称敌国正在进行某种惨无人道的实验,研发某种心灵控制装置?.......难道这就是???

  ......

  不、不对。

  路斯随后转念一想,否定了这个想法。

  暂且不提这里很可能都不是之前的世界了,先想想帝国长久以来的作风,政府的宣传就跟放屁一样,如果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科技,当今技术真的有这种可能,那帝国会给别人抢先他一步的机会?真要是那样,像路斯这种约尔族‘两脚羊’该上的就不是战场,而是实验场转乱葬岗了。所以这类科技帝国说你有的时候,你最好真的有。

  不过说到‘心灵控制’......

  .......

  路斯狠狠地拍了拍脑袋,手动清理了下思路。

  虽然刚刚胡思乱想到了一堆没用的东西,但心灵控制这个概念倒是让他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假设在刚刚那段失去意识的期间,路斯真的被控制了且被一路带到了这里并注射了奇怪的液体,那么当时控制他的人的目的是什么?在这注射的液体又是什么?

  对方目的路斯不能确定,但这液体路斯认为是不会杀死他的......至少在对方想让他死之前不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