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HP同人之不能说的秘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血亲相连

HP同人之不能说的秘密 萨婉娜 2302 2020.02.14 14:48

  一直到第二天在把母亲好好的安葬好之后,艾德琳的精神才勉强好了一点,昨夜她的哭声太大惊动了邻居,也好在有邻居的帮忙艾德琳才能把母亲下葬在后院和父亲合墓。

  艾德琳坐在母亲的躺椅上神情有些倦怠,她本应该现在就给姐姐们致电通报这件悲伤的事情,但是她太累了,渐渐的她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

  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她感觉自己在另外一个地方,虽然在一块地窖一样的地方,为什么说是地窖呢,因为艾德琳感觉到自己顺着一条楼梯往下走后才到了这个地方,虽然说是地窖,但是这里却十分的暖活,一个带有精美雕刻的壁炉里染着不熄的火焰。地窖周围的墙壁是黑色的哥特式大理石砌成,天花板由水晶雕刻成了透明的半圆形,有一些用链子拴着闪烁着绿光的灯具艾德琳看着头顶,竟然看到了粼粼的波光。湖底?这是艾德琳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湖底的……小屋?艾德琳又看了看自己坐着的地方,是一把雕花椅,不远处有几个小小的窗口,从一些打开的窗户来看能看到很多见过的没见过的水中生物。

  艾德琳的大脑有些混乱,不过想到这只是一个梦境发生什么也都是有可能的就渐渐的放松了下来,然后迷迷糊糊的她又开始有些困倦,梦境也变成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个晚上了,精神好了不少的艾德琳拨通了佩妮的电话,在很长很长的嘀声中,那边终于接起了电话。

  “你好,德思礼家。”电话那头是一个语气有些惊恐急促的女音。

  “大姐……妈妈过世了。”艾德琳低声的说完这句话后,两边都沉默了下来。

  “我很抱歉…艾德琳…我……抱歉…让你自己一个人面对,明天我会回去好吗?艾德琳…”佩妮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她的语气似乎也惊动了旁边的人过来询问。

  “怎么了佩妮?还有那个小家伙怎么处理。”艾德琳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她想了下应该是大姐夫费农,但对于他口中的小家伙,显然她不觉得是她的侄子达力。

  “母亲过世了,我今天早上看到那封该死的信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了,费农,明天我们得回去一趟。”这是艾德琳在听到那边电话挂断前最后的声音,艾德琳拿着听筒有几分茫然,什么信件?艾德琳觉得也许该好好的在明天询问下自己的大姐佩妮。

  很快第二天一早房门就被敲响,佩妮和费农身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门前,佩妮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费农安慰着自己的妻子,在艾德琳开门后问了声好。

  “大姐,姐夫,快进来吧。”11月的天总是出奇的冷,艾德琳赶紧让两个人进了屋,屋子里已经生起了壁炉。

  “艾德琳……母亲她……”佩妮神情犹豫显然有些话想要询问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母亲和我说了很多事情,关于大姐和二姐的,我是说全部。”艾德琳看向费农,显然不知道要不要在费农面前露骨的说巫师的话题。

  “我知道,不用在意。”费农语气轻松,只是非常在意的看向了佩妮,显然他是真的很爱佩妮。

  “母亲说她和父亲一直觉得对你非常的亏欠,但自从你离开了家后就一直没机会和你好好道歉,我亲爱的大姐,母亲很爱你,她说她对二姐的过度关心导致你的童年一直在冷落中,她很想对你说声抱歉,希望你能原谅她,也希望你能原谅莉莉,她没想到一切会往那么糟糕的方向发展。”艾德琳看着佩妮说着,她尽量放慢语速模拟着母亲说话时候的状态,佩妮的眼眶再次红了起来,显然她自成年后离家就没怎么再回过家,对于她而言的心结一直都没办法解开,如果不是艾德琳,也许母亲死了之后要过多久才会被告知,佩妮越想越伤心忍不住哭了起来,而弗农有些手足无措的抱着佩妮显然不知道怎么安慰妻子。

  “我想佩妮需要休息一会儿,艾德琳”弗农把目光转向了艾德琳,语气有些抱歉。

  “当然姐夫,客房昨天就整理好了。”艾德琳带着泣不成声的佩妮与安慰着佩妮的弗农来到了一间客房,她看着电话摇了摇头,最起码联系上二姐不太可能,她并没有二姐的家庭电话。

  一直到中午时分,佩妮才显得好受很多的出现在了客厅,“艾德琳,有一个消息我需要告诉你。”佩妮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艾德琳。

  艾德琳接过信封拆开后发现里面的信件竟然是一张羊皮纸,上面用墨水写着一行行字,艾德琳大体读了下就觉得有些麻木了。

  这封信中提到哈利的父母莉莉和詹姆已经遇害,希望德思礼夫妇能够收养他。因为莉莉牺牲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儿子,所以只要哈利还生活在有她血脉存在的、能够称得上是家的地方,就能够免受伏地魔和食死徒的伤害。由于佩妮是莉莉唯一仍然活着成年的血亲,所以女贞路4号是哈利唯一的庇护所。

  “二姐………也?”艾德琳几乎有些失声,她花了好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看向佩妮,但在她脸上没有找到玩笑的表情后才开始哽咽了起来。

  一连失去了两个亲人的痛苦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原本对于魔法世界的向往渐渐变成了迷茫,伏地魔是谁?食死徒是什么?她刚出生的小侄子为什么就收到了追杀?为什么二姐和二姐夫死了……那个世界没有法律的存在吗?艾德琳脑子很乱,以至于一时间无法正确的思考和冷静下来。

  “艾德琳,艾德琳,看着我。”显然佩妮看出了艾德琳的不正常,她抓着艾德琳的双肩,“艾德琳,冷静下来。”

  “大姐……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家?”艾德琳语气有些茫然,是啊,世界上几亿人口,为什么就偏偏是她们一家呢?

  “艾德琳,我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母亲说的那一切,也许……我永远放不下对莉莉的嫉妒和成见,我知道她是那么的爱我,对于我单方面和她闹掰一直非常的痛苦,在我昨天看到哈利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努力维持了那么多年和魔法隔绝的屏障瞬间崩塌,我甚至一点都不想把他当成我的侄子来对待。”佩妮的语气很坦然,艾德琳也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佩妮对于魔法的排斥也许起源于她的童年,但是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大姐,现在我的亲人只剩下你们还有我没见过面的侄子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的。”艾德琳伸手抱住了佩妮,她心中纵然有很多的疑问,但是这一刻,她只想和家人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