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晦涩的态度

明廷 官笙 2110 2019.04.20 01:59

    柳本溪没了之前的温文尔雅,也没有了与周正的亲近,现在看着周正的目光,简直要吃了他!

  周正皱眉,道:“为什么你一口认定是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柳本溪一脸怒容,双眼阴沉,道:“你不用装蒜了,我已经听说,是周天官在里面运作,要将这个位置留给你是不是!?”

  周正最讨厌别人将他与阉党联系在一起,简直是在谋杀他!他语气冷冽三分,道:“我说过,我与周天官没有任何关系,你要升什么官我都不知道……”

  “哼,还装!”柳本溪不等周正说完,直接打断,声音近乎嘶吼道:“你有周天官坐靠山,高官厚禄都给你安排好了,用得着抢我的吗?浙江道人人排挤你,我可曾排挤过你?我待你不薄,你做人也要厚道一点吧?”

  柳本溪已经在胡说八道了,周正懒得理他,转向李恒秉,道:“李大人,我们浙江道的同僚这样肆意污蔑,构陷,合乎法度吗?”

  李恒秉目光在柳本溪与周正脸上转动,淡淡道:“我希望这件事,在我们内部处理,不要传到外面。”

  周正眼神微闪,盯着李恒秉,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李恒秉已经没有第一次在这里与周正见面时候表现的公正模样,这句话,明显是倾向于柳本溪。

  柳本溪顿时冷哼一声,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做了,为何还怕人说?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会向上面申述,绝不会轻易罢休!”

  都察院,六科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系统,严密的晋升体系,尤其是候补队伍非常的庞大。

  比如,周清荔所在工科,一个给事中就有高达七个候补,这么多候补就是说排队的人很多,要一个个晋升,很多人熬白头也走不了几步。

  周清荔在工科熬了近二十年才得到一个晋升机会,还面临激烈的竞争,差点落败。这在言官体系非常普遍,也不怪柳本溪如此愤怒。

  周正能理解他的心情,但不接受他的态度,脸色漠然道:“你要闹就尽管闹,不过我想问,你的监察御史,是否该已经拿掉了?”

  柳本溪之前已经板上钉钉的去鸿胪寺,那么都察院这边的官职应该已经去掉了。

  周正的话,一下子戳中了柳本溪的肺管子,令他一张脸涨的通红又变铁青,梗着脖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确实是他发怒的根本原因,如果去不了鸿胪寺,这里的官职留着他还有个退路,问题是,监察御史的官职,都察院这边已经‘免去’,他不但没去成鸿胪寺,都察院的官职也没了!

  李恒秉看着周正,皱了皱眉,道:“这件事与你无关,我问你,这件事该如何妥善处置?”

  周正看着李恒秉,目光闪烁,心里在揣测,到底是不是他?

  柳本溪同样在盯着周正,他来这里闹,自然不是一时冲动,抬头挺胸,依旧一脸怒容。

  李恒秉面无表情,目光冷淡,逼视着周正。

  周正忽然一抬头,看着李恒秉,道:“李御史,登闻鼓一事,我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打算这两天就写好案情奏本,上书皇上。”

  李恒秉眉头更皱,静静的看着周正,好一阵子才道:“你是怎么处理的?”

  周正的这个案子,李恒秉一直在关注,目前上上下下一点动静都没有,周正要怎么处理?顺着阉党处死上官勋,还是翻案?

  第一条,李恒秉会对周正非常失望。第二条,那周正就是一条死路!

  不论怎么选,都不会平平静静。

  周正在审视着李恒秉,就是在试探他,语气从容平静的道:“上官勋是被冤枉的,我会为他翻案,平反。”

  这句话,让柳本溪神色微惊,他之所以不动声色的疏远周正,就是看到了这个案子的危险,不愿被牵累。

  现在,周正要翻案?这是要鸡蛋碰石头的硬碰阉党?

  李恒秉神色阴抑,眼神幽幽的看着周正,道:“你要怎么翻案?李实那边,魏太监那边?”

  魏太监,就是魏忠贤。

  周正想从李恒秉脸上看出些什么,但李恒秉脸上漠然,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周正对他充满了防备,沉吟一声,道:“暂时有个头绪,还要再做些事情。明天,我打算巡街,对一些不法商人进行直接扣押,施加些压力。”

  李恒秉目光幽幽的看着周正,摸不清他这些话到底潜藏着什么,但神色似乎缓和了,淡淡道:“嗯,这个案子是皇上叮嘱的,朝野都有注视,你写好奏本,先拿给我看。”

  柳本溪一见李恒秉语气转变,慌忙急声道:“李大人,我的事……”

  李恒秉一摆手,道:“这件事我会禀告上面,询问究竟,这几天你留在浙江道,等上面的消息。”

  柳本溪尽管还是有些不甘心,却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了,看向周正冷哼一声,没有再争辩。

  周正没有从李恒秉脸上看出什么,心头越发凝重。他现在还是无法确定,这个幕后算计他的人到底是不是李恒秉!

  周正与柳本溪出了班房,柳本溪冷笑着,大步走在前面。

  周正没有在意他,走进他的班房。

  姚童顺连忙跟进来,道:“怎么样?”

  周正没有回答,而是道:“你通知一下,五十个衙役,明天随我巡视五城。”

  姚童顺一怔,道:“是有任务?”

  周正随手拿过一道文书,道:“不是,是我要做的。”

  姚童顺看着周正,心里七上八下,却也不敢多问,道:“那,与谁一起?”

  周正抬头看他,目光思索。整个浙江道十个监察御史,与他走得近的貌似没一个,想了想,忽然道:“胡御史。”

  “胡清郑?”姚童顺惊讶,胡清郑不是与周正很不对付吗?

  周正翻开奏本,道:“你去准备吧,还有,给我盯一下浙江道以及都察院的动静。”

  很快,就要发生很多事情了。

  姚童顺不清楚,看着周正一直看不透的脸,道:“是。”

  周正枯坐班房,到了下班时间,他便收拾着便准备离开,要与魏希庄好好商议如何吞下李实的那些赃款。

  结果他一出门,柳本溪就站在门口,他冷眼看着周正,冷声道:“这件事,我不会罢休的,你给我等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