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周清荔要复出(求收藏~)

明廷 官笙 2217 2019.04.24 22:27

    上官勋,成经济,何齐寿三人震惊于李实的身家,越发快速的筹组牙行,并且开始着手将这些资产转移。

  何齐寿在京城人脉极广,有魏希庄做后台,很多事情都会相当顺利。成经济做的是牙行生意,灰色地带那是最熟,手到擒来。上官勋在苏杭一带做了十几年生意,若是他回去配合,那必然事半功倍。

  三人将新牙行命名为‘周氏牙行’,迅速开始在京城行动起来。

  周正从都察院下班,谢绝了一干热情的同僚,如往常一样,先到周记。

  刘六辙,卫怀德两人已经在等着了,周正将写好的两个配方,分做四份,分别交给两人,道:“老骗子,我已经让成经济继续招人了,你在院子里划出一块地方来,用作制造这两样东西,沐浴露,洗发水,先少做一些,然后在各处铺子以及合作牙行试做推广,看看效果如何。”

  卫怀德老于江湖,看着周正将配方一分为二,心里腻歪,嘴上却笑呵呵的道:“二少爷放心,我待会儿就立刻去办。”

  卫怀德近来从周记分了近百两的银子,着实富了一回,而今脑满肠肥,一脸红光。

  刘六辙也立即跟声,道:“是,二少爷,这配方,打死我也不会有第三个人再知道!”

  周正微笑着站起来,道:“嗯,程序你们都熟,不用我多说了,今天早点休息,明天开始着手。”

  卫怀德双眼一亮,连连应声,他今晚还想去青楼走一遭。

  刘六辙倒是干劲十足,道:“二少爷,我待会儿就去院子,先分配人手,采购草药……”

  周正看着刘六辙,十分满意,相比之下,上官烈那小子就不靠谱的多了。

  周正出了周记,回到周府,与周清荔说了今天的种种事情,自然是言简意赅,省略其中不少重点。

  周正虽然说的含糊,周清荔宦海沉浮,即便没有经历也看到过一些,听着周正的话,沉吟片刻,道:“上官勋的案子,应该基本算是了结了,除了李实怕没谁会在意一个不知名的小商人。不过李实,始终是一个隐患,他这种人心狠手辣,一但找到机会,别说你,魏希庄都应付不了。李恒秉,我也是看不透……”

  说到李恒秉三个字的时候,周清荔眸光中忽然闪出两道冷芒。

  不过他转瞬就如常的看着周正,神色怪异。虽然说,这些看似是一件事,但细究起来里面的事情可就多了。周清荔说着,眼神异色的抬头看向这个次子,早就知道这个次子能惹祸,这才多久,就将阉党大功臣,苏杭织造提督,内监李实给狠狠得罪,还暂时控制住了。

  这也太能惹了!

  周正看着周清荔异样的目光,下意识的摸了下脸,道:“嗯,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大哥怎么样了?”

  周清荔听着就皱眉,神色有些晦暗不明,道:“你大哥写信是报喜不报忧,我通过关系查了下,他在那边被人孤立,几乎做不了什么事情。”

  看着周老爹的表情,周正自然明白言下之意。周方在山东怕是不止被孤立那么简单,地方上政事的浑浊比朝廷还胜,周方的性格根本容不下。时间一久,要么被踢回京城,要么就是背锅,惨淡收场。

  周正看着周老爹的神色,想了想,道:“爹,你想将大哥调回来?”

  依照周正现在的能力,带着银子,走动一下关系,将周方调回来,完全不叫事。

  周清荔犹豫片刻,忽然问道:“征云,你说为父复起,你觉得如何?”

  周正脸色微变,眼神有惊色的看着周清荔。

  他万万没想到,不提周方的事,周老爹居然有复出的想法了!虽然这种想法在这个时候非常正常,辞官无非都是以退为进,谋取更进一步。

  但这个时候,是阉党最炽盛的时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周老爹这个脾性再进去,要么再次灰溜溜的辞官,要么就是凄惨下场!

  周正能看得出,周老爹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心里恐怕在辞官的时候就有复出的想法。

  周正心念飞转,道:“如果复出,去哪里?”周老爹既然这么说了,显然是已经有了安排。

  周清荔看着周正,沉吟一声,道:“还没确定,不过,应该是去天津卫。”

  周正眉头一挑,若有所悟,道:“爹,李邦华也是欣赏你的人之一?”

  大明辽东的局势,在去年袁崇焕击退努尔哈赤后,大明上下都松了口气,宁远一线守住了,大明在辽东的崩溃之势得到有效遏止。

  因此,经营后方山海关,天津卫,登州三角成为朝廷的重中之重,登州是兵部尚书衔的袁可立,而李邦华挂的是右佥都御史,之前还是实权兵部右侍郎,后巡抚天津卫!

  不过,李邦华去年涉入孙承宗的‘除奸案’,已经被罢官除籍了。

  周清荔看着周正,淡淡道:“算是吧,李巡抚确实为为父说过话,但不曾有多少交情,这一次,是我的老恩师忧心辽东局势,想我去天津卫做些事情。”

  老恩师?

  周正看着周清荔的神色,见他没有明说,便也不追问,思索一番,道:“山海关,天津卫现在都掌握在阉党手里,爹你要去,怕是做不了什么,很可能会成为背黑锅的首选。”

  朝廷缺银子,地方缺银子,这些银子哪去了?当官的上下其手,层层扒皮,总有事发,总有些不轻不重的人出来背锅,如此循环往复。

  周清荔这些自然比周正看的清楚明白,道:“为父清楚,抛开这些,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周正看得出周老爹也在犹豫,思索一阵,道:“若要我说,一动不如一静,马上就要过年,越过明年再说。”

  周清荔不说话,许久,默默点头,道:“嗯,吃饭吧。”

  周正摸不清周清荔的态度,拿起碗,想了想,还是道:“如果决定复起,复起之前一定要与我说一声。”

  周清荔知道周正现在身上一堆麻烦,青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放心,为父不会拖你后腿的。”

  周正要说的自然不是这个,但也不好解释,言简意赅的道:“有些地方不能去。”

  周清荔不知道有没有听出来,嗯了声,加快速度吃饭。

  周正见如此不再多说,心里暗道‘看来,家里也得多留心一些了。’

  第二天,周正如常的进入都察院,姚童顺已经在班房门口等着了,一见周正,一边开门一边低声道:“大人,通政使司那边的奏本回复来了,今天一大早就到了,皇上御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