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要了结了

明廷 官笙 2141 2019.05.13 00:15

    临近下班,不管是朝廷还是刑部、吏部亦或者都察院,还是没有周正的处置结果出来。

  周正就这么被关在诏狱,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但朝野的激烈气氛反而更加紧张,周正的一道奏本如同炸弹,将朝野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朝野如同一大锅沸腾的热粥,争论不断,无休无止。

  都察院,浙江道廊庑。

  按理说,李恒秉应该下班回府了,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回来。

  一众要下班的监察御史纷纷陪笑招呼,而后一个个心神凛然的快速离开。

  他们都能感觉到李恒秉浑身散发出的寒意,还有那若有若无的煞气,这是一种要拼死的态度,在他们这些京官身上很少出现!

  胡清郑刚要出来,李恒秉从他身边穿过,脚步不停,仿佛没有看到。

  胡清郑小眼睛眨了眨,忽然头皮发麻,肥胖的身体一个寒颤,缩着脖子,头不停的晃。

  李恒秉给了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胡清郑裹了裹棉衣,瞥了眼李恒秉紧闭的班房,喉咙动了下,快速离开。

  李恒秉这是要拼命了,这种往日严苛自身,不逾矩分毫的人,拼起命来将无比的可怕!

  关押田珍疏,郑守理的房间,二人听着下班的钟声,对视一眼,神色疑惑。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按理说,朝廷或者台里应该有处置他们的结果了,但为什么还是没有?

  完全不合常理!

  “你说,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郑守理忍不住的问道。他们对外面一无所知,一直在煎熬的等着。

  田珍疏按压着内心的焦躁,道:“等吧。”

  等吧,他们也只能等,被关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

  郑守理感觉快要疯了,但还是死死压住内心的烦躁与不安,默默点头。

  北镇抚司狱。

  魏希庄从外面回来,一脸忧色的看着周正,道:“这与你估计的不同吧?外面那些人都说你是为了博取声名,故意在辽东一事上危言耸听,贻害社稷,正准备将你千刀万剐……”

  周正看着他,道:“就没人讨论一下,我这道奏本里的可取之处?”

  若是朝廷能下决心,按照周正的计划改革,即便很多地方不合时宜,需要实际修正,但若是迈出一步,那对辽东,对日后的大明将有无穷好处。

  或许……不亡国都有可能。

  魏希庄愣了下,摇头道:“这个时候谁关心那些,他们都想尽快将你弄死或者发配远远的,辽东牵扯朝堂多少人,也就你敢写这种奏本。”

  辽东是大明上下关注的一大重心,甚至是最大的那个,谁敢如此彻底的改革?提都不敢!

  周正心里叹了口气,大明朝廷果真是糜烂不堪,无可救药。

  “李恒秉有什么动作?”周正转瞬就问道。

  魏希庄神色认真几分,道:“这老小子去了几个地方,一个兵部侍郎府,一个礼部侍郎府,还见了都察院右都御史。”

  这三人,都算得上位高权重,有资格位列朝班的大人物了。

  魏希庄说完,神色凝重。如果这三人开口说话,周正在这里或许没事,周家可就要遭殃了,下狱抄家在这些人眼中,就是废一些手脚的事。

  周正非但没有紧张,反而双眼灼灼,语气带有兴奋的道:“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魏希庄一怔,道:“你要出去?外面可都是要弄死你的人,你这个时候出去是火上浇油,他们非疯了不可。”

  周正被关在诏狱,某种程度来说确实让很多人减少了火力,若是周正如无其事,活蹦乱跳的出了诏狱,不知道多少人要跳脚。

  周正随手拿过茶杯,目中意味难明的道:“他既然已经出手,就该我出招了。”

  周正在等的,就是李恒秉的动作!

  李恒秉要是不出手,做缩头乌龟,周正还真拿他没办法。

  魏希庄猜不透周正到底要干什么,想了想,道:“今天还是别出去了,我怕你出去被外面的人打死。”

  在诏狱不远处,一直有很多人在盯着,想要探听周正在诏狱的消息。要是周正突然出狱,这些人盛怒之下,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周正倒是没有这么急,道:“我要明天出去,给我安排好。”

  魏希庄其实不想放周正出去,周正一出去必然是轩然大波,而且周正在外面,魏希庄非常的不放心,不知道他又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好,我来想办法。”魏希庄道。说到底,这种事他不擅长,只能看周正表演。

  之所以是‘想办法’,因为田尔耕,魏希庄需要与田尔耕周旋。

  周正坐在椅子上,心思飞转。

  李恒秉终于出手,就要了结这件事了!

  魏希庄还是不放心,又交代几句才匆匆离开。年底了,魏忠贤那边也是一堆事情,他不能离太久。

  各部衙门下班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讨论的依旧是周正那道奏本。

  他们大肆攻击,将周正定位在‘以疯人之言,博取名望’的奸恶之徒,迫切的想要除之而后快。

  头疼的是各部大员,阉党的一些头头脑脑隐约知道九千岁在庇护周正,所以只能压着下面不得妄动,还不能解释什么。

  东林党这边不明就里,底层的言官自然是怒不可恶,认为周正是在恶意挑衅他们,攻击越猛,弹劾的奏本如雪花飞入通政使司。东林的大人物则明哲保身,对此事至始至终都不说话。

  他们从阉党的态度中察觉到了什么,因此耐着性子,不管不问,静看事态发展。

  京城上下一片沸腾,哪怕入夜,处处灯火通明,吵嚷声悬浮于京城上空,凝固不散。

  到了午夜,李实从大明门出,转向北镇抚司狱。

  李实的突然到来,让田尔耕一惊,旋即眼神阴冷一闪,面带笑容的将李实请到了一间颇为明亮的房间。

  “公公此来所谓何事?”田尔耕给李实倒了杯茶,笑着说道。田尔耕一身的武人气息,说话也显得堂堂正正,但总是散发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阴寒气息。

  田尔耕对周正有所调查,虽然‘登闻鼓案’的内情他不太清楚,但他可以肯定,李实与周正肯定有关联,有所交易。

  所以,李实是来捞人的?这个面子,是卖还是不卖?

  卖了有什么好处,不卖,李实又能拿他如何?

  田尔耕脸上带着笑容,双眼却阴冷闪烁不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