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你要侍奉好信王

明廷 官笙 2096 2019.05.05 20:23

  周正对于身后的脚步声仿若未觉,与福伯道:“福伯,我心里有数,对了,你上次找的那些市井之人,就是散播消息的人,现在还可用吗?”

  福伯眉头皱了皱,道:“二少爷,你要做什么?”

  周正随手端起碗,道:“这么好的机会,不能不利用,我要树立一个坚决反对朋党,被朋党打压,受尽迫害的直臣形象。”

  福伯苦笑一声,道:“二少爷,现在清名,直臣没用,还会是催命符,老爷那么做是他地位低,又有上面护着……你现在不同,要是还这么做,等于火上浇油,这是……嫌死的慢吗?”

  到最后,福伯已经顾不得主仆身份了。周家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他必须要点醒这个稀里糊涂,总是闯祸的二少爷了。

  周正微不可察的摇头,心里知晓周老爹怕是更忧心,思索片刻,道:“这样吧,你把人交给六辙,我让他去做,你劝劝爹,不用那么担心。对了,我待会儿还要出去一趟,给我留门。”

  福伯一慌,连忙道:“你还要出去做什么?”

  周正没有回答,连吃几口,擦了擦嘴,站起来道:“你们都不用跟着,我一个人去。”

  福伯,刘六辙都很担心,想要说话,周正摆了摆手,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他没有走前门,而是罕见的走了周府后门。

  上官清看着周正的背影,似想要跟过去,犹豫了下,还是立着没动。

  福伯看着周正离开,脸上越发的不安。这二少爷行事与常人大为不同,屡屡冒险,这一次,更是将整个周家都搭进去了。

  他心里叹了口气,转头看着眼前睁大眼睛满是希冀看着他的刘六辙,心里越发苦笑。

  周正出了门,七拐八折,确定没人跟踪,这才来到十王府附近,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在等着了。一见周正来到,连忙匆匆跑过来,一脸的拘谨与不安。

  “周御史。”来人陪着笑道。

  “等很久了?”周正看着这个人,淡淡说道。

  “没有没有,小人也是刚到。”李忠慌忙陪着笑,点头哈腰,连声说道。

  李忠,李实的那个随从,把柄在周正手里,写下效忠书,而今生死都掌握在周正手里,哪敢大意一丝。

  周正瞥了他一眼,目光看向并不巍峨,却非常不一般的十王府,道:“知道我给你安排的去处吗?”

  李忠也看了眼十王府,道:“知道知道,是信王府,小人去做一个管事。”

  周正望着十王府,仿佛能看到王府里面,目光悠悠的道:“进去之后什么多余的事情都不准做,忠心侍奉,其他的都一概不多看,不多问,不多嘴,尤其是对于政事,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能结党……”

  李忠听着,连连点头,但心里是莫名其妙,疑惑不解。

  他不明白周正为什么安排他去信王府,不明白去了为什么还什么都不做,他去了到底有什么意义?

  不过,与其心惊胆战的待在皇宫里,信王府对他来说是一个好去处,至少不用担心周正让他做一些为难的事情。

  周正瞥了眼李忠,心里已经决定再安排几个后手,便淡淡道:“去吧,我不找你,大街上遇到,也要装作不认识。”

  李忠连忙应声,道:“是是,都听周御史的。”

  说完,他眼巴巴的看着周正,一副聆听教训模样。

  周正道:“没有其他的了,去吧。”

  李忠哎的一声,又看了眼周正,这才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天色已经黑了,大雪还没有停,十王府大门前有众多人在扫雪,李忠走到近前,说了几句便被人领着进去,临进之前还转头向原本的来处望去。

  但那里已经没了周正身影,李忠心里莫名一松,快步进了十王府。

  周正安排了这件事,漫步在雪地里,向着周府走回去,终于有时间,可以冷静的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件。

  就在周正回府的时候,有一处院子里,集合了一群人,这群人,很愤怒。

  “那周征云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怎么就敢在朝堂上大放厥词,坏我们的事情?”

  “还用说吗?一定是他老子周远山给安排的,哼,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只要查的一丝把柄,我就连上十八道弹劾奏本,非送他们一家下狱不可!”

  “还有我,都察院,刑部,吏部那边我都打过招呼了,我就不信他们没有把柄,就算没有把柄,我也能送他们下狱!敢坏我们的事,他周征云是脑子是被驴踢了!”

  “王化贞必须要救出来,我们在兵部,在辽东都已经没人了,即便王化贞蛇鼠两端,我们也要!”

  有七八个人,每一个都神色愤怒,目光阴沉,一个个满心怒火的讨伐着周正。

  好一阵子,这些人说的口干舌燥,终于停下来。

  其中一个年岁较大,有五十多的半百老者,神色冷漠的道:“李恒秉那边怎么说?”

  “他能有什么话说,被属下踢翻了船,丢脸丢大了,现在躲着不见人了。”

  “我看也不能指望他,对了,那个吴淳夫能不能拉拢一下,他最近蹿升的非常快……”

  “那个人铁定是阉党了,于我们半分用处都没有,不必找他,倒是袁崇焕或许可以沟通一下,若是他上书,皇上肯定会考虑,阉党那般也会有所顾忌,不会有过激的反应……”

  “袁崇焕的军功就是立在王化贞的失败上,他不会救王化贞的。现在是无论如何都要将那周征云打掉,有他在,王化贞的事情就难以处理。”

  “让都察院,吏部那边查,我们明天就上书弹劾,他是疯子,他只是举人,他入仕根本就不合规矩,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弹劾他……”

  “好,仔细收集好证据,明天咱们就弹劾他,清流出此败类,绝不能容!”

  “不止是周征云,周远山也不能放过,我们要联络更多的人,争取三天之内就将他送入大牢!”

  “周征云的把柄那么多,用不了那么久,我再去找一下李尚书,他向来刚正不阿,绝不会容忍周家这样的宵小之家立足朝堂,危害社稷!”

  李尚书,礼部尚书李思诚,东林党在六部仅存的一位堂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