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危机

明廷 官笙 2192 2019.03.25 21:16

    来了!

  周正一直在等,却没想到等到这么晚。

  周正看着家里的这个家丁,思索片刻,看向刘六辙道:“六辙,你继续跑牙行,找这么五六家,大的两家,小的多几家。我回去一趟,很快就出来。”

  刘六辙担心府里出事,道:“二少爷,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府吧,或许我还能帮上忙?”

  周正对眼下的处境有着十分清晰的判断,沉色道:“没事,你继续跑,咱们连夜将事情做下来,不能拖了。”

  这还是刘六辙在周正疯后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严肃的表情,神色也跟着肃色,道“好,二少爷你回府吧,我这就去!”

  周正点点头,又对卫怀德以及一干家丁,婢女嘱咐一番,匆匆赶回周府。

  在这条街不远处的茶楼,成经济见周正离开铺子,没有来找他,不由得轻叹了口气,道:“到底是年轻人,不知道世事险恶啊……”

  周正没有卖给他铺子,李小庭那边自是不好交代,他还得想办法应付。

  而就在成经济对面的一个酒楼二楼,钟钦勇,钟奋腾父子一直在看着周正的铺子。

  钟奋腾看着周正的背影,一口酒倒进嘴里里,十分快意的道“爹,周正肯定是知道了,你看他的背影多狼狈!”

  钟钦勇脸上的横肉动了动,目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道:“就先拿这小畜生开刀!有这个小畜生在手里,我有的是办法将周清荔拉进去!”

  钟奋腾心里不知道对周正有多少怒气,隐隐气的肝疼却又十分兴奋,咬牙道“爹,给我好好整治这个狗东西,不弄死他,我都出不了这口恶气!”

  钟钦勇现在成了阉党,被清流唾弃,四周的同窗好友,亲朋师生,甚至家里人都写信来破口大骂,断绝关系,他心中对周清荔以及周家的恨意半点都不比儿子钟奋腾不少!

  钟钦勇脸角抽动了一下,双眸冰寒,狠厉之色尽露。

  ……

  周清荔已经在书房等着了,看见周正进来,本来就冷清黝黑的脸上,多了一丝凝色。

  周清荔没有绕弯子,道:“太仆寺那边给吏部来了一个通文,关于你的。”

  周正不意外,道“我已经知道一些消息,具体是什么?”

  周清荔有些讶色的看着周正,没有追问,道“是调你去太仆寺任录事,主簿是钟钦勇。”

  录事,七品小吏,主簿,六品上,一上一下很明显。

  周正顿时了然,脸上不慌不忙,思索着道:“这应该不是顾秉谦的手段,估计是顾及池以及钟家做的。”

  周清荔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这道通文来的非常突然,一切手续都完成了,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更改不了,太仆寺那边,要求你明天前往录职。”

  周正听到这里,倒是彻底放下心了,只要不是暗地里的勾当,那都有周旋的余地。

  “称病不就,怎么样?”周正问道。这是他早就想过的,他还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入仕。

  周清荔想过这个办法,道“我担心的是,他们还有别的手段。”

  周正‘嗯’了声,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那我就去?”周正道。若是这种正常调动,即便钟钦勇有所为难,甚至是恶意构陷,哪怕是下狱,将来都会被洗刷,是他与阉党英勇抗争的光辉事迹,是一种资本。

  周清荔断然摇头,道“你不知道官场里的龌龊,不能去。我在吏部那边想办法拖延两三天,走动一下关系,让你不在钟钦勇之下。”

  周正无不可的点头,看着周老爹紧拧的眉头,道“那几位辞官了?”

  周清荔抬头看了眼周正,脸色愈沉,默默点头。

  阉党势大,朝中的清流即便不是东林党也遭到了极大的排挤以及打击,躲的再远都没用。

  周清荔以及背后的人都想要极力避开党争,但在一片混沌的官场,哪有清净之地,何况是吏部这样的地方。

  周正认真的思索一番,第三次建议道:“辞官吧。”

  周清荔似乎有些免疫了,有些头疼的站起来,道“再说吧,先将你的事情摆平,这几日不要再冲动。”

  周正见周老爹有些心灰意冷,微微犹豫,安慰道:“爹,如果想要做事,那就坚持住,别动摇,现在是黎明前最昏暗的一段。”

  对清流来说,这确实是最昏暗的时光,成祖之后从未有过的。但越过明年,阉党就会被清算一空。

  周正自‘疯后’就很少喊出‘爹’这个字,周清荔听着,再看着周正关心的神色,欣慰的道:“嗯,大不了就辞官,不用担心。”

  周正见如此,稍微放心,忽然又道“信王,爹你熟吗?”

  周清荔一怔,认真想了想,道“信王还未就藩,住在十王府,很少露面,为父未见过。不过据说是气度非凡,礼贤下士,宗室少有。”

  大明宗室是被当做猪圈养的,能拿出手的确实极少,认真论起来,信王朱由检,还真是非常的出类拔萃!

  周正只是点了这么一句,没有再多说。谁能想到,才二十多岁的天启皇帝明年会飞快的驾崩?

  周清荔也不曾在意,交代两句,便又匆匆离府。

  将近年关,吏部的事务特别多,作为考功司的员外郎,考核任务自然更重。

  周正随后也出门,他需要抓紧了,事情变得有些急迫。

  天色已经黑了,周正汇合刘六辙,寻找各处牙行。

  这是一家很小的牙行,在巷尾的偏僻之处。老板是一个女人,斜眉,尖下巴,漫不经心的抬着眼皮,看着都是先看衣服。

  周家到底是清贵之家,周正的衣服很寻常,她扔掉手里的瓜子,坐在凳子,语气不那么热情的道“你们要做什么啊?”

  周正浑然不在意,坐在她对面,道“跟你做一笔生意,很大。”

  女人顿时冷哼一声,翻着白眼道“你看我这地方是做大生意的地方?”

  周正微笑,道“我告诉你方法,你按我说的做,只要你的人脉足够多,一个月是十两还是五十两,看你的本事。”

  女人神情微变,坐直了看向周正,狐疑的道“五十两?你不是在逗我吧?”

  周正笑容深邃,凑近开始说起来。

  半个时辰后,女人十分热情的送周正出门,道“哎呀周公子,实在是小地方,我男人也不在,不然肯定好好招待你……”

  周正客套着,转身前往下一家。

  女人看着周正的背影,满脸欣喜的笑容,自言自语的道“我年轻的时候怎么没有遇到这么会赚钱的俊俏小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