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一掌一个开光境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3146 2020.06.21 13:13

    李陌晨在林子里穿行了将近一刻钟,始终能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

  也许是因为被发现了的缘故,这次织怜也不再隐藏起息,仿佛是故意让李陌晨知道自己在跟着她。

  “你到底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李陌晨来到一棵槐树前停下,转身望着身后轻声问道。

  只见身着青衣的织怜竟然从一根树枝上跳了下来,直接落在李陌晨身前,吓得他不由得又后退一步。

  “人家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嘛,你这么紧张干嘛?”织怜问道,两眼有些奇怪的盯着自己。

  “师兄不让我在外边乱交朋友。”李陌晨说着,又退了一步。

  这女人怎么一直想接近我,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织怜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

  李陌晨惊奇地发,织怜一边朝他走来,一边口齿生津,不停的用小舌头舔着双唇。

  “好难受……好想吃……”

  织怜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道。

  啥?

  李陌晨心头一颤,师兄可没说过长安的女子喜欢吃人!

  “你你你别再过来了……”

  李陌晨手按住剑鄂,随时准备拔剑出鞘。

  万万没想到,这织怜跟了他一刻钟,居然是想要吃了自己。

  此刻织怜眼中含情脉脉,面容羞涩,浑身上下在微微颤抖,像是在拼命的忍耐着什么冲动,脸上露出一抹很难受的模样。

  两人一进一退,李陌晨眨眼间就要退到槐树根上。

  “我……忍不住了!”

  织怜突然发出一声低吟,她不再抵抗那股强烈的感觉。

  脸上充斥着饥渴难耐之色,健步而飞,向着李陌晨直扑而上。

  刹那间,剑身已然出鞘半尺有余。

  然而李陌晨只觉得身旁荡起一缕劲风,织怜地身影竟是向着他身后的老槐树直奔而去。

  嗖嗖!

  与此同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李陌晨奋力一跃,这才躲过了大网的突袭。

  那分明是一张猎兽网。

  只见这比两张桌子还大的网完全笼罩住了趴在槐树下的织怜,她无视了这张大网,而是在里边津津有味地吃起一个果子。

  一时间,果香四溢。

  李陌晨紧跟着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夹着果香弥漫而来。

  “是垂涎散!”

  李陌晨惊呼道,急忙又远离了几步。

  李陌晨曾见白逍遥使用过这东西,当时小师妹说她屋子里藏着一只大老鼠、

  那一夜里大师兄刚好去了大雁塔参与四楼议事,他与苏淼淼两人忙活到半夜始终抓不到那只大老鼠。

  直到大师兄回来,他取出一小撮垂涎散洒在一小块粗饼上,放在小师妹房门口,不出半柱香的功夫,那老鼠势如闪电一般冲了出来,着迷了似的啃着那块粗饼,完全不把李陌晨三人当一回事。

  当时就连李陌晨都有种想法,要和那只大老鼠一同抢食。

  这便是垂涎散,能让动物的食欲大增,甚至到了着迷的程度,药力比起阿芙蓉更胜一筹。

  “奇怪,为何这里会有撒了垂涎散的果子?”

  这等香味,里头的垂涎散足足有一包的剂量,在看着这张大网,明显是用来捕猎猛兽。李陌晨隐约记得大师兄说过,垂涎散对于妖兽极其敏感。

  甚至有一种妖兽,能在十里之外就可以嗅到垂涎散的香味。

  “难道说……”

  李陌晨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二人在搞什么鬼?”就在这时,两位躲藏在树丛后的朱雀楼弟子持剑而出,指着李陌晨与织怜骂道。

  此刻,织怜已经吃完了那颗果子,逐渐从垂涎散的药效中解除。

  “啊……我这是……”

  迷迷糊糊中织怜瞧见自己被网在一棵槐树下,急忙挣扎起来,谁想这越是挣扎,却被网得更紧了。

  一位朱雀楼弟子上前帮忙解开大网,另一名弟子则是回头喊道,“廖师兄,陷阱被一位青龙楼弟子给弄坏了。”

  话音落下,树丛里又走出两男一女,其中一人,正是与李陌晨一同来到长安的伊允。

  伊允惊讶的瞥了陌晨一眼,很快又将视线移至别处。

  “愣着干什么啊,赶紧把那人给弄出来,重新把陷阱给弄好。”那位被称呼为廖师兄的男子催促道。

  “不用了。”身旁的伊允道,“它已经来了。”

  话音落下,一道黑不溜秋的身影从斜坡之下奔了上来。

  “悍山猿?”

  李陌晨脚底抹油,急忙躲到一块巨石后边。

  悍山猿,乃是北山三大霸主之一,实力为凝丹前期,足以媲美三境修行者。

  难怪他们要用垂涎散和猎兽网,这些白虎楼弟子的目标居然是悍山猿。

  的确,悍山猿眼里只有那颗果子,被猎兽网一罩,即便这五名朱雀楼弟子仅有开光境修为,也足够他和喝一壶的了。

  可眼下,他们要拿什么对付悍山猿?

  眼下果子已经被织怜给吃了,垂涎散的香味很快便会散去。尽管如此,悍山猿依旧朝着未能从网中挣脱的织怜奔去。

  那在一旁解网的朱雀楼弟子瞧见悍山猿袭,慌忙变色而逃。

  嗖!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拉开长弓,一只箭矢直插悍山猿身后。

  “嗷!”

  悍山猿发出震天响一般的吼叫,疼痛让它从垂涎散的迷惑中清醒,转身朝着五丈外的朱雀楼弟子,一巴掌拍晕。

  “廖化师兄这可怎么办啊,悍山猿发飙起来就连聚神境修行者也得头疼。”

  “伊允师妹,我们还是快离开这吧,悍山猿下次再想办法解决。”廖化对伊允说道。

  伊允却摇了摇头,轻轻拔出长剑,“悍山猿不同于其他野兽,今天让他吃了亏,下回可就不容易再被垂涎散给迷惑。”

  “师妹,你要独自一人与悍山猿交手?”

  廖化瞧见伊允只是提着一把长剑就上前而去,不禁额前冒起冷汗。

  “师妹我来助你!”

  一位朱雀楼弟子冲到伊允身旁道,话虽如此,但前进步伐却始终比伊允慢了半拍。

  伊允怎么看并没有凝聚出实质灵气,也就是说她此刻的修为仍在开光境。

  悍山猿察觉有敌人逼近,很快将注意集中于伊允二人身上。

  廖化瞧见那弟子心急的模样,心头冷冷一笑,旋即走到那位被拍晕的弟子身旁,拾起他手中长弓道,“师妹放心的去吧,师兄在后边为你掩护。”

  李陌晨躲在石头后边瞧见这一幕,对着廖化露出一抹不削之色。

  躲在女人身后还振振有词,就你这样还算是男人吗?

  当然,他并不打算冒头这么快。

  毕竟他不清楚对悍山猿出手是朱雀楼的要求还是伊允的个人意愿,如果是前者,那事不关己,他没必要出手。

  若真是后者,自己暂时也不方便在外人面前展露底牌。况且朱雀楼敢打悍山猿的主意,想必应该准备了些手段才是。

  将近两个人高的悍山猿再次向着伊允二人一掌拍下。

  对此伊允早有准备,轻而易举的化解这一掌,只是跟随在她身边的朱雀门弟子就倒霉了。

  凭这一掌乘风起,扶摇自挂东南枝。

  身后的廖化看着是目瞪口呆,“一掌一个开光境,我就即便上去帮忙那也是送死,对不住了师妹,人有三急,师兄先去行个方便。”

  象征性的射出几道箭矢,趁着伊允不注意,悄悄走人……

  伊允火红裙摆在与悍山猿激斗中上下左右飞旋,盘起的秀发不知何时已经散落,即便如此并没有影响她出剑,剑影无痕,寥寥几下,便在悍山猿脚跟,大腿,手臂上留下三道伤痕。

  伊允此时身上迸发出一股强劲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已经远远超出了开光境巅峰。

  “她施展了秘法?”李陌晨心想道。

  他记得师兄说过有些秘法可以强行让人提升实力,眼下伊允应该就是用了这种秘法,实力已经接近聚神境。

  看样子,自己还真没有出手的必要……

  “嗷嗷!”

  不知是因为剧痛还是愤怒,悍山猿咆哮了两声,两手如千斤坠一般居高临下捶打着地面。

  一拳落下,地上留下了一道一尺宽的凹痕。

  只见伊允一把抓住悍山猿的劲臂,顺着它提手的同时腾空上天,朝着他右眼刺出华丽的一剑。

  “厉害。”李陌晨惊道,“允儿的剑术已经快要赶上小师妹了吧?”

  能有如此成就,可见天赋极高。而小师妹平日在白虎楼很少练剑,大多时候都是和大师兄修炼身法盾术……

  上回大师兄教她那招从天而降的剑法,小师妹也只是练习半个月后就不了了之。对此,大师兄也没有责怪什么,毕竟是白虎楼唯一的小师妹。

  而与对他这位小师弟,就不一样了。

  每日除了纳灵习剑之外,大师兄还经常给自己开小灶,传授一些炼丹辨药之法,似乎是想将自己的拿手绝活传授于他。

  伊允那一剑毫无意外地刺瞎悍山猿右目。

  李陌晨松了口气,一直瞎了眼的猛兽即便在强,实力也只能施展一半。

  伊允从半空中落下,正要上前给予其最后一击。

  忽然悍山猿张开大嘴,向着地上的伊允一通大吼。

  这一吼,出事了。

  伊允地身影忽然变得摇摇晃晃,急忙用手捂住口鼻。

  李陌晨见状,急忙冲出巨石,带上大师兄给他的防毒面巾。

  “我怎么给忘了,大师兄说过,悍山猿口臭能把人臭死。”

  悍山猿最喜欢食用北山瘴气林中的树果,故而口气中同样含着些许瘴气。

  趁着悍山猿不注意,将师兄给的镇妖符一巴掌拍在悍山猿身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