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家有师兄,如有一宝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3348 2020.06.26 14:55

    眼下,只有回到长安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伊允会回去吗?

  李陌晨不用想都知道伊允这妮子绝不会丢下自己一人不管,故而他猜测,伊允十有八九还在北山之中寻找自己。

  离开密道后,李陌晨惊讶的发现悍山猿并没有走。

  一颗归元丹收买一头凝丹后期的悍山猿,这个买卖他或许赚了,但悍山猿绝对不亏。

  李陌晨再度来到悍山猿身前,轻声问道,“猿兄,你是凭借气味寻到我的对吧?”

  悍山猿既然能在数十里外闻到垂涎散的香味,自然也能做到凭借气味寻人,否则又该如何解释昨夜悍山猿会出现在遗迹之中?

  悍山猿用粗大的手臂拍了拍自己胸脯,表示肯定。

  “既然如此,你能不能带我去寻找一下允儿的位置?”李陌晨接着问道。

  然而悍山猿却是犹豫了下来,这个要求对他来说似乎有些为难。

  “难道允儿已经不在北山了?”李陌晨算了算,元沛师兄虽说是凝气境巅峰,可身中数剑还能坚持到自己前来,说明这期间应该不会太久。

  估摸着,密道中突发事变,应该是一个时辰前发生的事情。

  一个时辰除非是身上长翅膀会飞,否则不可能从落剑涯下回到长安,毕竟当时天尚未全亮,林中还是有不少妖兽活动。

  “允儿是不是在遗迹中?”李陌晨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喝声追问道。

  悍山猿低头看了看李陌晨,随后又抬头看了看头顶,似乎是想说:今日天色不错。

  不错你个头啊。

  这悍山猿撒谎的水准也是没谁了。

  “多谢了猿兄。”

  李陌晨拱手道谢,凭借记忆向着古遗迹的方向飞奔而去。

  允儿此刻就在古遗迹,至于悍山猿不愿意去,或许是怕惹怒了那一尊石像。

  李陌晨越想越觉得难受,这么明显的问题自己居然到现在才发现。

  织怜为何要偷袭自己?

  北山之行这么多人里,自己的实力最弱,自己自然是她的首选之人。不过这只是次要原因,更主要的一点,他是从外边来的人。

  若说织怜将自己带去祭坛是为了将妖丹植入脑壳中,那么伊允和自己的来历几乎是一模一样,加上她的资质比自己更胜一筹,人家又有什么理由不对她下手?

  砰砰……

  李陌晨奔跑出去将近半里地,忽然感觉到地面微微有些颤动。

  回头望去,只见悍山猿急速地奔跑起来,微微有些地动山摇之势。

  李陌晨还以为他想通了,谁知道悍山猿来到自己身旁,竟是一把将自己给抱起,向着远离古遗迹的方位离去。

  “猿兄你放我下来!”

  李陌晨知道悍山猿不希望自己去送死,拼命用小拳头捶打他的身子。

  然而自己再怎么说也只是开光境,拳脚之力对于悍山猿而言如同挠痒痒。

  “你这头死肥猿快放我下来,允儿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跟你拼命!”

  李陌晨急了,他简直不敢想象伊允躺在那张冰冷祭台上的场面。若是她被喂下了妖丹,岂不是也变成和织怜和崔玮一样?

  到那时候,支配她思想的究竟是那一枚妖丹的主人,还是被控制着的伊允自己?

  那时候的伊允,还是从前的那个伊允吗?

  他不能接受。

  “猿兄,我求求你放我下来……”

  李陌晨软硬皆施,可悍山猿愣是油盐不进。

  “哟,这是谁家的小师弟啊,这般哭哭啼啼的,是被谁给欺负了?”

  就在这时,一道稳重,低沉,柔和地声音缓缓从一棵树上传来。

  李陌晨浑身一颤,就是屏住了呼吸,泪眼婆娑地望着树上那一道白衫人影。

  他没有脚踏五彩祥云,更没有佛光万丈,然而此刻在他那柄质朴无华的剑上,流露出了希望,它是李陌晨心中唯一的希望。

  “大师兄!”

  李陌晨大叫起来,白衫人影一跃而下,落到了奔跑着的悍山猿身前,无形的威压逼迫着它停下脚步。

  “大师兄,你快去救救允儿吧……”

  李陌晨泣不成声。

  “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别哭了。”白逍遥道,“事情我大概也明白了,悍山猿,带路吧?还是说你要我用剑架在你脖子上你才肯听话?”

  悍山猿心里委屈。

  在白逍遥的威胁之下,他只好转身回头,携着李陌晨一路向着古遗迹的方向前去。

  而白逍遥则是身轻如燕一般紧随着疾驰悍山猿,仿佛他脚下轻轻一点就可以飞跃出十来丈。

  “大师兄,你怎么会来北山?”李陌晨缓和了些情绪,疑惑地问道。

  “守陵人亲传弟子元沛死了,于是就让我们四楼的执事前来北山探查一番,就你来长安那天瞧见的那些人,他们都来了。”

  “可大师兄你怎么那么快?”

  “因为我身上加持了千里行踪符啊。”白逍遥道,“除非是六境修行者御剑而行,否则就别想追上我,这可是一流的逃命法宝。

  之所以没给你,是因为你体内灵气不够扎实,容易撞南墙,等回头你晋入凝气境后师兄便给你几张备用。”

  “嗯。”

  李陌晨点头,果真是家有师兄,如有一宝。但凡有大师兄在的场合,李陌晨瞬间就安心了下来。

  将近半个时辰过去,古遗迹已经近在眼前。

  “猿兄,放我下来吧。”李陌晨出声道。

  悍山猿能送他到这里已经非常感激了,毕竟从昨天晚上来看,悍山猿还是有些畏惧那一尊石像。

  悍山猿一听,急忙将李陌晨轻放在地,随后转身灰溜溜而去。

  “你小子,能让北山霸主之一的悍山猿给你当坐骑,倒真是让你大师兄刮目相看了啊。”白逍遥露出了肯定的神色。

  李陌晨尴尬地笑了笑,跟在白逍遥身旁,两人一前一后再次迈进这座荒草萋萋的古遗迹。

  “北山居然还有这种地方,以前从来没注意过。”白逍遥一踏进古遗迹,神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大师兄,是允儿!”

  李陌晨指着祭台上躺着的一位女孩道。

  此刻在祭台旁边,还站着一位身着大雁塔衣着的弟子,那人正是前来北山的大雁塔三人之一,徐战!

  “他居然和织怜是同伙!”李陌晨很是震惊,“这么说,元沛师兄正是死在他的剑下?”

  如果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即便修为不如自己,也同样有把握将自己给杀死。

  眼下,他正低头对着祭台上的伊允,那模样像极了昨天夜里织怜给他喂妖丹的情形。

  “师兄,快杀了他,否则允儿就要没命了!”李陌晨焦急地喊道。

  大雁塔弟子察觉到有人靠近,只是回头瞥了一眼,不敢再犹豫,匆匆忙忙张开伊允的嘴,将手中妖丹丢了进去。

  噗呲!

  一柄飞剑自数十丈外射穿它的脑壳,一枚闪闪发光的妖丹紧跟着从他脑壳中炸开,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允儿!”

  李陌晨来到祭台前,一把推开那个死去的大雁塔弟子,伊允正昏迷着躺在祭台上,衣服上溅到不少那大雁塔弟子的脑浆。

  李陌晨发现,伊允喉咙似乎有些微微凸起,下意识用手轻轻一摸,里头果然卡住了什么东西

  “师兄,她吞下去了……”

  白逍遥一听,用手将伊允的后背托起,随后并起剑指对着她喉咙轻轻一点。

  金光亮起,伊允紧跟着剧烈咳嗽一声,张嘴吐出一枚龙眼大小的妖丹。

  白逍遥扯下一片树叶,将之捡起地上的龙眼妖丹,他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一只吞灵狐的妖丹,吞灵狐在北山之中算是稀有妖兽。

  “这地方有古怪,我们先离开再说。”白逍遥道。

  话音落下,空旷的遗迹上紧跟着多处了三道人影。

  玄武楼鬼和尚,修为五境前期。

  青龙楼清风道人,修为五境中期。

  朱雀楼妖女,修为五境巅峰。

  他们分别是各楼的楼主之位,想不到全都来了。

  “想不到北山之中居然还有这等神奇的地方。”鬼和尚冷笑道。

  “这尊石像有些古怪,我看不透。”清风道人说道。

  身着火红衣裙的妖女直径向着李陌晨走去,“我的宝贝徒儿没伤着吧,小弟弟?”

  李陌晨抱着伊允,被妖女这么盯着看,竟觉得感到浑身发寒。也不知妖女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十分诡异。

  “你们也都看见了吧。”白逍遥指着地上那大雁塔弟子脑壳中那一枚四分五裂的妖丹,“守陵人猜得不错,长安城开始不太平了。”

  “果真有妖丹!”妖女惊呼道。

  “这可就头疼了,总不能往每个弟子脑门上都来这么一下,检查里头究竟有没有妖丹吧?”鬼和尚道。

  “师……师父!”

  就在这时,一道柔软虚弱地声音从祭台后边的石柱上传来。

  众人定睛一看,是一位身着绿色衣裙的青龙楼弟子,只见她一身狼狈的模样,身上留下了多处伤痕。

  “织怜?”李陌晨感到十分震惊,“她居然还敢来!”

  “师父,徒儿差点就见不到您了。”织怜哭泣着冲向了清风道人。

  “乖,没事了。”清风道人轻拍着织怜道,“织怜,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陌晨师弟……”织怜道。

  “什么?”

  李陌晨慌了,这女人是想要恶人先告状不成?

  “陌晨师弟救了我。”织怜激动地说着,取出了一枚储物灵戒,摇晃着身形走向李陌晨,一脸感激道:“陌晨师弟,若不是你当时给我的这些法宝相助,我或许就死在了崔玮师兄的手下了。”

  “崔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风道人同样傻了眼,崔玮不是去长安南郊历练了吗?怎么会在北山出现?

  最让众人难以置信的是,青龙楼的织怜,竟然开口闭口称呼李陌晨为师弟。

  他们二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何等患难与共之事,那李陌晨才能将自己的储物灵戒送给织怜?

  要知道在修行界,赠予储物灵戒之事一般只会在生命垂危,亦或是表述倾慕之情时才会出现。

  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聘礼。

  难不成,他们二人已经……

  简直不敢细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