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北山之行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3131 2020.06.20 16:27

  苏淼淼随着人群离开了长安东门,向着东荒林前进。

  依照惯例,会有一位五境修行者护送他们抵达东荒林,随后五日,便由他们自行寻找机缘。

  “不对劲……”

  “大师兄为何要给小师弟这么多防身之物?”

  苏淼淼记得自己头一回出城时,大师兄为自己准备之物,也不过只有小师兄的十之一二,况且强度也仅仅能对付练气三境。

  毕竟此次外出,意在破境。

  若是倚仗太多身外之物,只会适得其反。

  除了大师兄不对劲之外,这些去往东荒林的修行者也有些不对劲。

  苏淼淼望着人群中几位用斗篷将自己遮盖地严严实实的修行者,心中起了一丝疑惑。他们的修为,应该已经跻身第四境了吧?为何还要一同乔装前往东荒林?

  “难不成,小师兄那边也是如此吗?”

  ……

  “诸位。”

  众人来到长安北山,一位身着黑色长衣的人影踏上一处山丘。

  “在下徐战,乃是大雁塔弟子。我想要提醒一下诸位,北山虽说较为安全,却也会隐藏着一些沉睡的猛兽,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在日若之前抵达落剑涯,否则,好自为之吧。”

  这徐战说罢,与同行的两位大雁塔弟子一同迈入北山之中。

  其余三楼弟子低声商量着什么,也纷纷各自选择一路进入北山。

  “那就是白虎楼的新弟子?看起来也不怎么厉害嘛……”

  “开光境都没到,你说能有多厉害?”

  “这不等于是来送死啊,看看人家朱雀楼的伊允,人长得漂亮,听说实力已经抵达第一境巅峰,若不出意外,此次回去必然突破凝气境。”

  “管他这么多,赶紧走吧,去晚了小心被秃鹰给叼走……”

  听着其他弟子的低声私语,李陌晨竟有些意外。

  嘲讽是必然的,只是他们似乎,很期待这次北山之行。而不是像李陌晨这般,恨不得这五日都躲在落剑涯里不肯出去。

  落剑涯,乃是北山山涧中一座古遗迹,只有在夜里才会发出威压,抵御猛兽袭击,这也是为何北山乃是长安城外最安全的地方。

  在长安城外,想要更容易活下去,最好的法子便是结伴同行。可有句话说的好,非我族类必有异心,身为玄武楼弟子,绝不可能与朱雀楼弟子同行。

  况且这外出寻觅机缘也还有一个规矩,最好不同行。

  毕竟多方同行,若是遇到了机缘,到时候还得大打出手。

  在这种地方,内斗只会死的更快。

  所以最好是各自开路而行,一切便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命遇上机缘。

  不多时,北山山脚便只剩下李陌晨一人孤零零地徘徊。

  在白日中,有一种极为活跃的飞禽名妖兽叫独眼秃鹰,实力大多处在通灵后期,最喜欢挑落单猎物捕食。

  他随意选择了一个方位,很快也动身而行。

  妖兽的实力分为:通灵期,凝丹期,化形期……

  每一时期,相当于炼气士两境修为。

  这儿虽说名为长安北山,可实际上是一座山脉连绵,大半日碰不上一个人都是常事。

  李陌晨此刻躲在一棵树上,撇着地上的一头变异野猪,实力应该处于通灵前期。

  自己刚入北山时便被他悄悄给盯上了,好在李陌晨会爬树,否则这会已经被猪拱了。

  “通灵前期我倒是能轻松应付,只是……万一草丛中潜伏着它的同伴的话,那可就有点危险啊……”蹲在树干上,李陌晨回想起大师兄的考核。

  他认为自己不能轻易出手。

  只是也总不能被一只野猪活活困死在树上,让同行的弟子看到不得被笑死。

  李陌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缓缓掏出一枚瓷瓶,从里边掏出一枚红色药丸,这是师兄给他炼制的降妖丹。

  “正好试试这个吧。”

  李陌晨捏着丹丸,稍稍使出一丝灵气,将其准确无误地砸在正拱树的野猪脑门上。

  哗啦。

  丹丸即刻碎裂,化作红色粉尘四处缭绕。

  此药丸必须得加持灵力才能爆炸,否则即便被巨石压下,也只会被碾成粉末。

  红色粉刺犹如迷雾一般很快将野猪全身包裹,在太阳之下泛着点点红光,甚是好看。

  啪!

  不出十息,树下这通灵前期的野猪即刻倒地不起,死不死到不清楚,不过看那模样应也活不长了。

  “师兄炼制的药丸也太狠毒了吧……这若是砸在人身上。”

  李陌晨正想着,他忽然大叫一声,急忙从树后边跳了下去,冲到三丈外一处草丛中躲起。

  那红色迷雾起初只是在树底下缭绕,可随着时间推移,竟然弥漫到树枝,甚至整棵树都被迷雾给覆盖。

  一盏茶的功夫,迷雾散去,明显瞧见枝头的叶子已经微微泛黄。

  “这玩意竟如此恐怖。”

  李陌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瞥了一眼身上那小瓷瓶,像是见了鬼似的。

  这玩意日后要施展,还是得丢远点才行……

  李陌晨并不知道,白逍遥给他准备的这些防身之物,即便遇上通灵后期的野兽,也能够全身而退。将其用在一只野猪身上,怕是要气得头上冒烟。

  当然,这还算好的了,起码李陌晨还知错能改。

  不像某个小师妹一样,头一回出城不到一刻钟就……

  “你这法宝好厉害,叫什么名字?”

  正当李陌晨灰溜溜想要走人之时,趴在草丛里的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叹。

  他心头一紧,在草地上打滚翻身看去。

  是一位身着青衣的女子,纤纤秀发顺着两肩垂落而下,清风徐徐,裙摆轻摇。

  糟了,师兄的宝物被青龙门弟子给瞧见了,怎么办?

  她不会要杀我夺宝吧?

  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李陌晨心想着,右手已经悄悄伸进了包袱,从中摸到了一瓶百炼散……

  “小心!”

  不等李陌晨有所作为,眼前这青衣女子忽然双手将他往旁边用力一推,一头疲惫的野猪紧跟着与自己擦肩而过。

  乍一看,在野猪毛发上,还占了些许红色粉尘,那不正是他刚刚丢出去的降妖丹吗?

  野猪獠牙顺着青衣女子左臂擦过,接着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它想要站起来,可身形摇摇晃晃,始终难以直立。方才那一跃,几乎耗尽了它全身的力气。

  剑光一闪。

  李陌晨已是一剑刺入野猪胸膛。

  “切,什么嘛,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迷魂散,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宝贝呢。”站在一旁观看的青衣女子白了他一眼道。

  李陌晨拔出剑刃,有朝着野猪身上连刺三下,又逃出一枚降妖丹塞进它嘴里,确认其死的不能再死,这才松了口气。

  “大师兄说得对,事后一定要补刀,不然真的会死的很惨。”李陌晨望着野猪尸体,心想道。

  临死一搏的野猪,也同样很凶险。

  白逍遥自然也担心李陌晨被这丹药误伤,所以才炼制的时候,只是加入了软筋迷魂散,并未参入致命毒药。可众所周知,迷药对于野兽而言,药效是非常的低下,像这等剂量,几乎只能将其迷晕片刻。

  所以在白逍遥看来,小师弟会用到这玩意,多半应该是情况危急的厮杀时刻。迷倒野兽之后,要么走为上计,要么后者已经身受重伤,即便苏醒也不会有什么威胁了。

  “喂,你是哑巴吗?”

  身后的青衣女子瞧见李陌晨一直没有打理自己,不禁有些恼怒。

  李陌晨用猪毛把剑上的血迹擦拭干净,这才转身问道,“你是谁?为何跟踪我?”

  “你干嘛这么凶我?”

  青衣女子见状,下意识后退一步。

  此刻她正用右手捂住左臂上的伤痕,脸色有些难看。

  李陌晨想了想,的确她跟踪自己是不对,可毕竟人家救了他一回。

  “方才,多谢相救。”

  “这还差不多。”

  青衣女子接着取出纱布,小心包扎起来,伤口并不算很深,血也没有流多少,对于练气士而言,这点小伤两日就能痊愈了。

  “我叫织怜,是青龙楼的弟子。”她上下打量着李陌晨道,“人家还不是怕你一个人有危险,不然才懒得管你呢。”

  “抱歉,方才多有得罪了。”李陌晨有些内疚地说。

  尽管得知织怜是出于好心,可大师兄说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想要跟着我呢?

  对你主动投怀送抱的女子千万要小心。

  对你主动投怀送抱的男子更是要小心。

  前者防盗,后者护菊。

  虽然也不清楚大师兄究竟在说些什么,但是知道很厉害就对了。

  “你就是白虎楼的新弟子李陌晨吧?”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切,全长安城谁不认识你。”织怜笑了笑道,“我说你是怎么想的,迷倒了一只通灵期野猪,还躲起来,你是有多胆小?”

  “你别过来!”

  李陌晨瞧见织怜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冷不丁吓了一跳。

  “怎么了?”被李陌晨一喝,织怜也慌了起来。

  “我家大师兄说了,男女有别,长安城的女子都很危险。”李陌晨正色道。

  “什么男女有别,你也太胆小了吧?我有什么危险的?”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你说谁是王八?”

  “嗯……我不是说你啊。”李陌晨学着白逍遥的语气道,“在下先行一步,这份恩情,日后再还。”

  说罢,匆匆向着树林子深处离去。

  “想走?哪这么容易,人家还就跟定你了。”

  (合同已经签收,应该下周一改状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