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平海镇有座茅草屋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3191 2020.06.18 17:10

  “陌晨哥。”

  “允……允儿?”

  “陌晨哥,允儿这身衣裳漂亮吗?”

  “漂亮。”李陌晨点头。

  眼前的允儿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裙,或许是因为踏入了开光境的缘故,无论是容颜或是气质都已经大变模样,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

  “你不是被朱雀楼的人给带走了吗,怎么会在这?”

  “嘻嘻,人家偷偷跑出来的。来,陌晨哥,允儿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

  伊允说着,沿着朱雀大街一路小跑而去。

  李陌晨不敢迟疑,紧紧跟在伊允身后。不知为什么,无论他如何加速,始终是与伊允隔着一小段距离,仿佛那就是他无法跨越的鸿沟。

  两人顺着漫漫长街走了好久好久,忽然一缕金光闪烁,犹如虹霞一般刺入双目。

  眼前的朱雀大街瞬间变得模糊,身着红裙的伊允也在一瞬间消散不见。

  原来是个梦。

  “不对!”

  李陌晨四下望去,他竟身处在长安一处深巷之中,夜色沁凉,冷风凄凄惨惨吹过残破的瓦砾。

  “我怎么会在这里!”

  李陌晨急忙抬起头寻找建筑标识,想凭借今日在监天司记下的那一座沙盘,辨明自己此时的方位。

  他记得今天夜里早早就入睡,即便方才所见所闻是个梦,那也应该是从床上醒来才对。

  自己什么时候染上了“夜游”的怪癖?

  当李陌晨抬头望去,一座灿烂如火一般的塔楼已经近在眼前,仅隔着两个巷子口。

  “那是朱雀楼?”

  一眼认出这是什么地方之后,李陌晨心中不禁担忧起来。自己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地来到朱雀楼,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猫腻。

  “难道是自己太过思念允儿,所以才会随梦而行?”

  正欲要离开,忽的听见这附近有脚步声传来,李陌晨打了个激灵,急忙推开左侧一道院门躲了进去。

  “奇怪,刚刚人还在这儿的,怎么突然就没影了?”

  “那小子该不会逃了吧?”

  “怎么可能,你看替身纸人还在这儿呢,那小子肯定没走远,找找吧,估计是从梦里边醒来了。”

  李陌晨透过门缝往巷子外望去,只见两位身着朱雀楼衣着的弟子正四处寻找着,其中一位弟子手中捏着一个纸人。

  那纸人的模样,像极了伊允的剪影。

  得知真相的李陌晨不由得一阵后怕。

  自己竟然跟着一个纸片人走了半个长安,若不是那道金光亮起,自己恐怕已经走进朱雀楼的大门之中了吧?

  虽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李陌晨敢肯定,今天傍晚在街上遇上的的那个红衣女子绝对脱不了干系。

  “现在不是管个的时候,先想想如何离开吧。”

  李陌晨回忆起沙盘的构造,自己所在的位置距离白虎楼至少隔着五六座坊,即便自己呼声求救,大师兄也不可能听到。

  “只能先找地方藏起来,等他们离去在脱身。”

  李陌晨很快拿定了主意,这座院子很破旧,院内门窗紧闭,自己怕是不一定能进得去。唯一的藏身之处,便是院墙之下的那一刻棠梨树。

  树干很粗,且此树枝繁叶茂,这么黑的夜下,藏在树后边即便擦肩而过也未必会被发现。

  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李陌晨几乎是飞奔前往棠梨树下。

  “嘎吱……”

  他前脚刚藏好,后脚院门便被推开了。

  只听两个朱雀楼站在院门窸窸窣窣低语着什么,没一会的功夫便转身离去。

  李陌晨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在树根之底,忽然泛起一道闪烁的金光,吓得他急忙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躯掩盖住金光闪耀。

  “师兄,你方才有没有看见院子里有光?”

  “没看见。”

  “奇了怪了,难道我走神了?”

  李陌晨定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至院墙外不再发出任何声响,他才撑地而起,怀里头抱着的,正是方才那发光之物。

  今夜月色很淡,他走到院中,借着朦胧月影才能勉强看清,那是本小册子。

  “这东西怎么会发光呢?”

  李陌晨缓缓翻开第一页,忽的又是一道金光闪烁,直冲天际。

  这一幕吓得他脸色煞白,正想用身子捂住金光,可已经迟了。

  就在金光四射的那一瞬,覃舟恍惚间意识到,方才将它从梦中惊醒的虹光,应该就是从这本小册子里发出的。

  嘎吱……

  门板再一次被推开。

  “好小子,你果然躲在这儿。”

  两位持剑的朱雀楼弟子气势汹汹朝他走来,两人气势逼人,纯净的灵力附着在剑身之上,显得灼灼不凡。

  “一人凝气境,一人开光境么……”

  李陌晨不停地后退,眨眼间又回到了那颗棠梨树下,黑压压的枝叶遮挡住月色,显得有些阴森吓人,仿佛在那树丛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蠢蠢欲动地注视着院落。

  “师弟,你上去将它擒下,师兄在此为你护法。”一位略微年长的朱雀楼弟子停在原地说道。

  “嗯……好。”

  听闻师兄居然不跟自己一同上去,那人显得有些担忧。也不知为何,明明只是一个尚未燃灯的三流练气士,越是靠近,心中就越是紧张。

  李陌晨躲在树后握起拳头,做好了尽力一搏的准备。

  上来的只是一位开光境修行者,与自己算是同一境界,只要打个猝不及防,或许还有可能趁机而逃。

  啪啪啪!

  那人刚踏入棠梨树一丈之内,三只粗大的树藤猛地从密叶中弹出。

  一眨眼便将那开光境的朱雀楼弟子推倒,身上多了几道伤痕,手中的剑也被树藤给夺去。

  “师兄,救我!”

  开光境弟子回头望去,自己的师兄已经悄无声息地退到院门前,只听他风风火火说道,“师弟你撑住,师兄这就回去搬救兵。”

  瞧见师兄破门而去,他眼中露出一抹绝望之色,头顶上那三根粗大的树藤犹如长蛇,凶煞无比。

  这棠梨树,竟然成精了!

  李陌晨躲在树后震惊的望着眼前这场面,还没回过身来,身后便被一只手掌轻轻触碰。

  “别紧张,是我。”

  “大师兄!”

  李陌晨回头一看,白逍遥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有大师兄照着,自己突然没那么害怕了。

  趴在地上的朱雀楼弟子狼狈不堪地爬起,头也不敢回一股脑冲出院落。

  只见白逍遥伸出手指,往李陌晨后颈上猛地一抓。

  尖锐的刺痛感让他哎呀叫了一声,小小的脑袋充满着大大的疑惑,为何大师兄要偷袭自己?

  当他定睛一看时,白逍遥手中,竟然捏着一条黑色的虫子,足足有一寸长。

  白逍遥用指甲盖将虫子掐成两截,随意丢在了地上。

  “师兄,这是什么东西?”

  李陌晨瞥了一眼长虫的尸体,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谜魂蛊。”白逍遥解释道,“能让人迷失神志,出现幻觉,从而听从施蛊人的差遣。这与练气士常用的灵蛊不同,灵蛊只是将蛊虫附在衣物身上,然而此蛊虫却能够钻进人的体内,若是发现得再晚一些,就得用刀切个口子才能将之取出。”

  “太残忍了!”

  “如没记错,朱雀楼那妖女就是一位擅长施蛊的行家,你会出现在朱雀楼附近,十有八九是她所为。

  她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会用这等下三滥的蛊术,到也不足为奇。”

  白逍遥沉声说道。

  “那允儿她……”

  一想到允儿要和这种歹毒的女人待在一块,李陌晨更加担忧起来。

  “放心,她现在是朱雀楼的宝贝,那女人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害他?”白逍遥说着,瞥一眼那灯火通明的红色塔楼,“先回去吧,看样子师兄要在咱们白虎楼布几个小阵法才行。”

  白逍遥说罢,向前走了几步,正对着院墙下的这棵棠梨树拱手道,“多谢树兄出手搭救我小师弟,此份恩情,来日再报。”

  他接着一手挽起李陌晨的腰间,轻轻纵身一跃,向着白虎楼的方向飞檐而去。

  李陌晨回到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悄悄将藏在怀中的小册子取出。

  他不清楚大师兄是否知道自己私藏了这东西,不过既然他没有出声询问,自己也就没必要多嘴一提。

  再次翻开小册子,没有再散发出金光,破烂不堪普普通通。

  小册子第一页只写了两行字。

  “平海镇有座茅草屋,她应该会在那。”

  “平海镇?”

  李陌晨思索了一番,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镇子,应该是靠近沿海一带。

  沿海一带,那可远了去,距离长安足足有万里。

  中土大陆,由纵江横河从上而下,自西向东,划分为四个地域。

  而这四个地域,又由四大城来管辖,即为:

  长安,江陵,京都,洛城。

  也被世人称作天下四城,长安,便是这天下四城之首。

  李陌晨没看明白那两行字所表达的含义,只好翻开第二页。

  “有缘人,我不清楚你是如何寻到此物。但既然你又有缘,且行且珍惜吧。这上边记录着我此生修行心得,以及一套剑法。若是你想了解当年的七剑落长安,可以去平海镇走走。”

  “七剑落长安?这又是什么?”

  李陌晨默念了一遍上边的文字,猜想这小册子应当是一位修行前辈的所遗留之物。

  可这七剑落长安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长安城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就是这个原因吗?

  李陌晨随意翻了下这小册子,后边果然只有心得与剑法招数。他合上这本小册子,静静躺在床上沉思。

  “怕是要让那位前辈失望了,自己现在连长安都走不出去,更别提去往万里之外的平海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