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这个师兄好凶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2218 2020.06.15 10:59

  雨还在下,仍旧没有停息的痕迹。

  “小师弟,师兄现在开始引导你修行。”

  李陌晨正坐于蒲团之上,望着眼前精气饱满的大师兄,认真听讲。

  “修行之人被称为练气士,所谓练气,便是以身外之气凝练体内之气。身外之气共有三种,

  紫霞灵气,潮汐灵气,山河灵气。

  紫霞灵气,自每日旬日东升,紫气东来之时最为浓郁,也是对于练气士而言最为珍贵的一种灵气。然而今日乌云蔽日,是不可能汲取到紫气之灵。

  潮汐灵气,只有在临海才能寻到。每日潮起潮落之时,潮汐灵气便会自海面散出,对于临海的修仙者而言,算是一大福泽。蓬莱仙岛如此有名,也是因为每日都能汲取到极为纯净的潮汐之灵。

  而山河灵气,便是对于众多练气士而言,最基本的外在灵气。山河灵气无处不在,可藏于山峦之中,沉于江湖之底,一草一木皆为山河灵气只精华化身。

  由于万物生灵休养生息都离不开山河灵气,故而所能汲取到的山河灵气无比稀薄,比不上前两者。

  况且长安城已被结界覆盖,与外界封闭连接,灵气更是稀缺。小师弟,你所要走的路,会比其他人更遥远。现在我将传你纳灵术,你好好领会一番,试试能否从外界汲取到稀薄的山河灵气。”

  白逍遥说着,低声念了一段纳气口诀,让李陌晨在一旁跟着附和念着。

  “出声念十遍,随后心中默念即可。纳灵切记要专注,抛开心中杂念,才能感受到那稀薄的灵气。”

  白逍遥不再说话,望着闭目而坐的李陌晨,让其静静感受着天地灵气的存在。这也是修行之道的门槛,若是连纳灵都做不到,还谈什么炼气修行?

  甚至是,那遥遥无期的修仙。

  “师兄,我有感觉了。”

  莫约一刻钟后,李陌晨低声喃喃道。

  “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吗?”

  “嗯。”

  “你快找找看,哪里的感觉最强烈。”

  “好像是,下面……不对,是后面……也不对……师兄,我好像全身上下都有感觉。”

  怎么可能?

  李陌晨这句话让白逍遥大吃一惊。

  守陵人说了,此子经脉纤细,丹田无法容纳太多灵气,能踏上修行之道已经是万幸,日后想要攀登,难于上青天。

  白虎楼之所以会收容他,也不过是为了那一缕玄之又玄的仙缘气运。

  可没想到,他初次纳灵仅用了一刻钟。

  简直天才!

  “你确定灵气入体不是汇聚丹田而是随着经脉肆意流动?”白逍遥追问道。

  “好像是这样的。”

  白逍遥的脸色从震惊慢慢转为平静,接着有些失落。若不是李陌晨丹田无法聚灵,他日后的造诣或许会超过师父也难说。

  前提得是离开这鸟不拉屎的长安城。

  “先停下吧。”白逍遥平息了心神,静候李陌晨睁开双目。

  他接着说道,“纳灵只是修行的门槛,若想要真正踏入修行之道,首先要燃灯。”

  “燃灯?”

  “人的体内有三尸神灯,其中两盏为你肩上的两团阳火,还有一盏位于头顶。但你现在并无法看到,因为这三盏灯处于无形之中,炼气的第一步,便是将这三盏灵灯,从无形化作于有形,是为燃灯。故而这练气十境第一境,也被称作为开光境。

  开光,凝气,聚神,离魂,合体。

  此为炼气前五境,在这长安城中,三境修为勉强能够自保,唯有合体境才能随心所欲地来去自如。但是,即便如师父气海境的修为,也依然无法在夜里出城。

  不仅是因为一旦夜过子时,城内便会宵禁,只许入不许出。更是因为城外的妖兽也会结伴而行,即便是气海境修行者遭遇,也会有性命之忧。”

  再次从白逍遥口中听到这类话语,李陌晨手心上还是捏了把汗。

  得亏昨天晚上是满月,否则的话……

  “对了师兄。”李陌晨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小师妹她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练气三境,聚神境。”

  “这么厉害!”李陌晨惊呼道,“她不是才来白虎楼两年吗?”

  “是的。”白逍遥凝重地点了点头,“她两年前就已经是练气三境了,至今为止修为几乎没有半点提升。你小师妹和你一样,并不是长安的本地人。”

  没等李陌晨发出震撼,白逍遥不禁感慨道:“两年前,我在打坐练气。随着一道金光四射,一个妹子突然躺在了我床上,当时就把你师兄给吓得不轻,还以为是也穿越过来的,差点没反手补刀。”

  “穿越?补刀?”

  李陌晨发现,这位大师兄时不时就会说一些晦涩难懂的词汇,令人难以交流。

  白逍遥顿时脸色大变,两眼直勾勾的泛着青光。

  “大师兄……你眼睛怎么了。要不我去找师父来帮你看看……”

  李陌晨两股战战,慌忙双手撑住那后仰的身躯。

  说罢,少年匆匆起身,正要离去。

  “站住!”

  李陌晨浑身一个激灵,僵硬的扭头回看,吓得他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大大师兄,你拔剑做什么?”

  李陌晨心头凉飕飕的一片,这个大师兄好吓人的感觉。

  “把手伸出来。”

  白逍遥眼神凌厉,横剑于身前。

  李陌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伸手干什么?这种时候不应该是伸舌头吗?

  难道是要让他这辈子都无法提笔写字?

  这个大师兄,好凶!

  在那一股无形的威压逼迫下,李陌晨颤颤巍巍地伸出右手,转念一想,又把右手收了回去,伸出了左手。

  “伸出手指,搭在剑脊之上。”

  李陌晨瞥了一眼长剑的剑脊,光滑透彻,却在剑鄂附近留下了一道猩红的印迹。

  “此剑名为苟且与誓言之剑,师兄要你现在对着这把剑发誓,刚刚所听到的一切,谁都不允许告诉,包括师父”

  李陌晨咽了口唾沫,咬牙点头。

  随后,李陌晨跟着师兄念了一段一百零八字诀的保密誓言,随着剑光亮起,于剑鄂附近又多了一道猩红印记。

  “这道印记,便是你誓言的见证,此剑会承载你所许下的誓言,无论何时何地都将伴你左右,若是你敢违背誓言,后果……”

  李陌晨摇了摇头。

  “好了,我们继续修行吧。”白逍遥忽然微微一笑,和声和气地说道。

  对于这突然变脸的大师兄,让李陌晨有点难以适应。

  “话说师兄,那第一道印记是谁留下的?”

  “噢,这个啊,是两年前你小师妹留下的……”

  嗯?我好像又说漏了什么?

  白逍遥眉心一动,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