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我有一位道友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2740 2020.06.29 09:30

    一个月后。

  白虎楼门下,一位白裙飘飘身姿小巧的少女正持着一只灵笔站在太阳底下,刻画符箓。

  少女按着地上的原有的模板一点一滴注灵,笔走龙蛇之下,还伴随着韵律自然,节奏有致的问候声:

  “臭师兄,坏师兄,烂师兄……

  让我画符,整天让我画符,太阳这么猛也不让休息,

  把人家都给晒黑了嫁不出去怎么办!

  还是小师兄知道心疼人,会给我倒水喝……”

  在少女连绵不断的问候之下,符箓也在一道道被刻画而成。

  这是大师兄对苏淼淼的惩罚,要求为他所布下的阵法注灵。所谓注灵,就是将自身的灵气注入特定的符文之上,让阵法有足够的灵力运转。

  一个月来,大师兄不知道捣鼓了多少个阵法。苏淼淼每天就是注灵注灵,注得她头都大了。

  眼下的白虎楼就是一个阵法牢笼,稍稍走错一步,就有可能陷在阵法里出不来。

  “奇怪,小师兄出去打水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他该不会是去和朱雀楼的伊允私下幽会去了吧?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

  难怪小师弟从北山回来之后,整天没事干就往外跑。”

  我在白虎楼的艳阳下画符画到手脚抽搐,你却在朱雀楼的绿荫中四季如春。

  苏淼淼抬头瞥了一眼空荡荡的长街,不禁有些愣神。

  作为白虎楼唯一的小师妹,自己实在是太惨了。

  大师兄跟二师兄好上了,小师弟又跟别人家的小师妹好上了,说好的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呢!

  “全都是大**子。”

  苏淼淼嘟囔道。

  不知不觉,日已过半,苏淼淼终于完成了注灵最后一道符箓的注灵,正想着停下来歇一会,忽然一道身着浅黄色衣裙的身影扭扭妮妮地在长街之上出现。

  “咦……她是谁?”苏淼淼不禁警惕起来。

  “那个,请问李陌晨是否在这儿?”女孩身负三尺剑,小心翼翼地上前问道。

  咦?

  来找小师兄的?

  苏淼淼皱起了眉头,低声问:“姑娘你谁?”

  女孩一听,才想起来没有自报名号,“玄武楼徐若若,此番前来是想找李陌晨请教个问题。”

  “原来如此。”苏淼淼淡定地点了点头。

  请教问题?

  我小师兄连开光境都不到的修为,你能找他请教什么问题?

  虽然长安城内各楼之间不相往来,但还是有好些弟子私下关系甚欢,对此那些长辈执事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师兄到底怎么回事?他不是跟邻家小女幽会去了吗?怎么又来一个徐若若!

  有问题!

  吃着别人碗里的,还想着别人锅里的,小师兄你太过分了。

  尽管内心无比复杂,可苏淼淼依旧要装作很平静,很热情的模样,毕竟自己现在可是白虎楼唯一的女孩子,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吧。

  “你来的真不是时候,我家小师兄外出尚未归来,要不,你改日再来?”苏淼淼带着歉意问道。

  哼,想见我小师兄?

  门都没有。

  用大师兄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好像是……

  你在想橘子吃呢?

  徐若若一听,立马脱口而出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他。”

  “那随我进屋里坐会吧。”苏淼淼道。

  “不用了,太麻烦你了,我在这儿等他就行。”徐若若摇头道。

  “那怎么行,这叫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白虎楼不知待客礼数呢。”

  说罢,带着徐若若来到了白虎楼中的会客厅。

  苏淼淼倒了茶,静静打量着徐若若。

  论姿色倒是与自己不分上下,身材好像也挺不错的样子唉,难道小师兄不喜欢我是因为我没有……

  苏淼淼正坐在徐若若对面,时而低头,时而抬头,双眼一直停留在徐若若的上半身。

  与此同时一旁正襟危坐着的徐若若有被冒犯,虽然是被一个女孩子这么看着,但还是有点怪。

  “难道她们白虎楼的小师妹有那种爱好?不会把……

  难怪那个李陌晨在落剑涯那几晚总是和朱雀楼的伊允眉来眼去,自家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师妹他还不满足吗?

  想不到居然会是这个原因。”

  徐若若表示自己很慌。

  她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

  “那个……”

  正当徐若若站起来的同时,苏淼淼也起身。

  “徐姑娘你这是?”

  “苏姑娘你这是?”

  两人异口同声道。

  苏淼淼急忙道,“我是想说,眼下我小师兄尚未归来,你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先告诉我,回头我再复述给我家小师兄。”

  “这……”

  徐若若有些犹豫,倒不是不能说出来,只是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启齿。

  “难不成有什么难言之隐?”

  苏淼淼注视着她问道。

  “当然没有。”徐若若连忙摇头,她觉得这妮子有点聪明,自己似乎不是对手。

  “我……我有一位道友,

  她在某次危难之时将自己的灵戒赠予了一位男子,可在那之后,那位男子却和其他姑娘好上了。

  眼下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托我来问问李陌晨,他毕竟是从长安城外来的,见多识广嘛……我想他应该会知道怎么做。”

  徐若若灵光一闪,机智地把问题给阐述出来。

  这种问题叫人如何说出口?

  赠予灵戒在修行界那可是有意结为道侣的标识啊,总不能说自己把灵戒送给李陌晨,那要传出去该如何是好?

  她此番前来,就是想让李陌晨将那枚灵戒还给自己!

  毕竟当时说了,只是借给他,没说送给他。可这回到长安都过去一个月了,也不见李陌晨有所动静,他还真打算把那枚灵戒占为己有了?

  忍无可忍的徐若若终于按耐不住,选择了主动出击。

  谁想会遇到这么难缠的苏淼淼,差点让她一败涂地。

  庆幸的是,她有一位道友。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苏淼淼一听,松了口气道。

  “原谅他?”

  徐若若懵了,这叫怎么回事。

  大师兄的深夜补习苏淼淼可不是白听的,她笑了笑道:“那位男子既然收下了你那位道友赠予的灵戒,还去和别的女人好上了,明显就是个渣男。

  这种人不分还留过七夕吗?

  可眼下长安城禁止私斗,所以你那位道友决不能对他动手动脚。我建议,反手给他戴一顶原谅帽,互相伤害。”

  “戴帽子?为何要戴帽子?”徐若若越听越懵。

  果然长安城里私下传言的没错,白虎楼个个都是人才,说的话根本就听不懂。

  ……

  这是伊允头一回来到白虎楼,她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才获得了师父的允许来白虎楼找李陌晨道谢。

  毕竟当时在长安北山,若不是李陌晨和白逍遥出手及时,自己怕是早就丧命在那大雁塔弟子手中了吧,无论如何,这个恩是必须要谢的。

  此刻白虎楼下空无一人,楼前的大门也没有合上。

  她直径往前走去,当她靠近大门三丈之时,突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只见一道木牌从右侧的墙上横飞而来,悬浮于半空中,把她给吓了一跳。

  伊允定睛一看,只见木牌上写着一行字:

  “前方乃白虎楼重地,陌生人等请勿擅自入内。

  若要找人请按甲;

  若要闹事请按乙;

  闲得蛋疼请按丙;

  传音服务请按丁;

  请在十个弹指内做出选择。”

  在这块木牌之下,还多处了四道机关按钮,上边分别刻着甲乙丙丁。

  伊允在惊讶之下轻轻按下了甲按钮。

  木牌即刻飞入左侧墙壁之中,接着又是一道木牌从右侧墙中飞出,上边又是写着一行字:

  “请选择道友所要找的对象。

  甲:大师兄白逍遥。

  乙:小师弟李陌晨。

  丙:小师妹苏淼淼。

  注:楼主及二师兄正在闭关,谢绝打扰。

  请在十个弹指内做出选择。”

  “咦,这么厉害的吗!”

  伊允惊道,想不到白虎楼居然有如此便捷的寻人阵法,自己表示很满意。

  她还担心自己想要找陌晨哥会被他小师妹大师兄看到,如今有了这个阵法,日后自己就可以悄悄而来,悄悄而去。

  她接着按下乙。

  木牌从左侧逝去,新木牌紧接着从右侧飞出,悬浮身前。

  “抱歉,道友所要找的人此刻并不在楼内。正在为道友传讯其他人前来迎客,请稍后片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