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2188 2020.07.02 20:56

    一缕剑气动四方。

  剑光落下,将屋顶之上的瓦片尽数掀起,光影照在苏淼淼三人身前,形成一道巨大的蓝光屏障,拦住那四处本来的刀气。

  风卷起满地枯枝败叶,漫天飘舞。

  呼呼风声好似鬼在哭豪。

  “这就是所谓的三境修为?你骗谁呢!”

  粗衣男子吓得脸色发白,持刀的手似乎已经不由他使唤了。这一剑,即便是寻常离魂境修行者也未必能施展出来。

  屏障将刀气化解之后,缓缓凝聚于苏淼淼剑刃之上,湛蓝的剑气随之浮现而出,剑气之上,已经隐隐弥漫着杀意。

  “居然想割下我小师兄的舌头,你问过他小师妹了吗?”苏淼淼严肃道。

  青锋缓缓游走,熊熊剑气犹如一团烈火附着在剑身之上,苏淼淼只需要轻轻挥出这一剑,便可让眼前这两人身受重伤!

  这便是那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住手吧!”

  就在此时,一道苍老地话语在月下回响。

  苏淼淼手中那无比耀眼的剑光也在刹那只见失去了光泽,彻底变成一把普普通通的三尺剑,沉寂在夜色之中。

  只见一位老者踩着乘云毯盘旋在长安城上空,两袖清风。

  “天啊,怎么会是清风道长?”苏淼淼惊慌道。

  “你们几个,是哪一楼的弟子?竟敢在长安城大打出手!”清风道人将乘云毯高度降低了数尺,与众人持平。

  “道长,是他们出手在先,小师妹只不过是为了救我。”

  李陌晨上前一步拱手作揖道,这件事情总得有人站出来承担。

  “嗯?这不是白虎楼李陌晨吗?”

  清风道人有些为难,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插手。

  如今李陌晨与织怜结为了道侣,怎么说也是半个青龙楼的人,自己若是对李陌晨略施惩罚,肯定会遭来其他人布满,可若是惩罚太重,怕是要伤了织怜的心。

  这真是左右为难。

  “道长,是他们偷听我与师弟谈话在先,还取笑我师弟。”粗衣男子指着李陌晨喝道。

  “我没有取笑你师弟。”李陌晨反驳道。

  “那你刚才在笑什么?”

  女装男子急忙问道。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我师兄掉坑里了。”

  “噗呲……”

  苏淼淼一听,竟然不住发出了笑声。

  “你又笑什么?”

  女装男子瞪着苏淼淼生气道。

  “我师兄也掉坑里了。”

  苏淼淼强忍着笑意回答。

  “你们师兄掉同一个坑里了?”

  “对……”

  苏淼淼下意识脱口而出,似乎有点不对劲,不由得眼神示意李陌晨向他求助。

  “不是,我们师兄是同一个人。”

  李陌晨急忙解释。

  “噗……”

  伊允躲在李陌晨身后,实在是憋不住了。

  “你们欺人太甚!”

  女装男子破口大骂道。

  伊允委屈道:“我师兄……的师兄掉坑里了。”

  “道长,他们明明在笑我师弟,都没有停过。”

  粗衣男子看不下去了,向着清风道人检举道。

  “他们也许真的只是想起了自己师兄掉坑里,并没有凭据说明他们在笑你师弟啊。”清风道人一脸无奈地说道。

  “就是,就是。”苏淼淼捂着小嘴附议。

  “白虎楼的大师兄可还真惨呢,三番五次掉坑里。”

  这时候,一道怪里怪气地声音缓缓传来,只见一位身着黄色袈裟的男子施展萍踪侠影,飞跃于屋顶之间疾驰而来。

  “鬼和尚?”清风道人皱眉头道。

  “师父,您可总算是来了。”女装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激动道。

  “你给老子住口!”鬼和尚嫌弃地骂道,“丢人丢到别人面前,老子没你这败家徒弟。”

  鬼和尚训斥完自己玄武楼的弟子之后,一脸憨笑地看着清风道人:“清风道长,你看这事情该怎么办?”

  “要我看不如这样,谁动的手,就让他自断一只手臂。我想,以后应该便不会有人敢在长安城违反规矩了吧。”紧跟着传来的,是朱雀楼那个疯女人的声音。

  依稀火红长裙在月色之下格外显眼,引人注目。

  “师父,你怎么来啦……”伊允惊慌失措道。

  “闹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疯女人似乎有些生气,却并没有当着众人面前数落自己的弟子,“允儿,跟我回去吧。”

  “噢……”

  伊允依依不舍地松开李陌晨的手臂,头也不敢回直径来到疯女人身旁。

  “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谁动了手,谁就自断一臂。”鬼和尚满意地点了点头。

  清风道人没说什么,心里头却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动手的人并不是李陌晨。

  他看得出来,鬼和尚和朱雀楼疯女人都是在有意护着李陌晨,所以才会想出这样的惩罚,出了事情嘛,总得有人出去顶着。

  “糟糕,闯祸了……”

  苏淼淼心情无比绝望。

  师父和二师兄闭关,大师兄不知道去了哪里,八成是趁着满月出城去了。

  她哀求的神情注视着李陌晨,那好像是在说:“小师兄,救我……”

  “师父,我……”

  粗衣男子吓得头皮发麻,他简直不敢相信师父居然连一句求情的话都不说,甚至赞同让自己断臂。

  “你什么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逼为师亲自动手?”鬼和尚瞪着粗衣男子道。

  “师父,真的不能饶过师兄一回吗?”女装男子忍不住求情道。

  “绕过他也行,你替他自断一臂?”鬼和尚不削地说道。

  女装男子腿脚一软,差点没从房顶上摔下去,他默默地退到角落,不敢再多说半个字。

  眼下,粗衣男子呆若木鸡地站在鬼和尚身前,这让他如何下得去手?

  “啊……我的手……”

  随着一声惨叫发出,血花飞洒。

  粗衣男子的惨叫只是持续了数个弹指,不多时便昏了过去,他师弟这才急忙上来为他封住穴道止血。

  鬼和尚将长刀丢到女装男子脚下,瞥了一眼落在院子上的那一条手臂,冷冷一笑。

  “我玄武楼的人已经断手了,接下来,该到你们白虎楼了吧?”

  鬼和尚说着,静静凝视着那一袭白裙的苏淼淼。

  一时间,苏淼淼面临着清风道人,疯女人,以及鬼和尚三位合体境修行者的注视。

  鬼和尚的态度很明确,这条手臂非断不可。

  她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陌晨哥你要干什么?”伊允惊呼道。

  众人的目光旋即投射到了一旁的李陌晨身上,只见他拔出身后的长剑,剑身已然搭在了自己的左臂之上。

  “只要是有人断手就行对吧?”李陌晨沉声道,“既然如此,这条手臂我替小师妹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