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长安城是座孤坟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2087 2020.06.14 10:04

  伊允被带走了。

  被那个从天而降的怪女人给带走了。

  悄悄而来,悄悄离去,没有谁敢说半个不字。

  李陌晨跟着这位白衫男子走在诡异的街巷之中,不清楚他要带自己去往何处。

  四下很安静,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发出轻微响动。

  “白真人……”

  “嗯?”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不等李陌晨询问,白衫男子便柔声回道:“朱雀楼,长安城四楼中实力最强的势力。你想把她救出来,起码要能一只手把我打败才勉强有把握。”

  一只手……

  李陌晨明白,眼前这个人绝对是个很厉害的高手。自己想要一只手把他打败,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吧?

  “还有。”白衫男子道,“你现在已经是白虎楼的人了,我是白虎楼大师兄白逍遥,以后要叫我大师兄明白吗?”

  “大师兄……能给我说说长安吗?”

  李陌晨吞吞吐吐地说着。

  “长安?”

  白逍遥愣了下,脱口而出,“长安就是座孤坟。”

  “孤坟……可书里边不是这么说的。”

  “书上还说喝水会死,你信吗?”

  你们所看到的书,都是在长安城被封印之前所流传出去的书籍。自从那以后,书上的长安,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其实你们很幸运,不然的话,现在已经成死人了。”

  白逍遥语重心长说道。

  “为什么?”

  李陌晨发现,这里的人开口闭口都喜欢提起一个死字,这在万溪镇,是谁都不愿意提起的字眼。

  “因为今晚是月圆之夜。”白逍遥说,“只有在月圆之夜,躲藏在禁林里的那些凶猛野兽才不敢出来觅食。否则的话,就凭你们两个人,必然会成为他们的口中餐。”

  白逍遥说着,突然停下了步伐,转身看着身后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

  “李陌晨。”

  “你想活下去吗?在这座长安城里。”

  李陌晨咽了一口唾沫,白逍遥的眼神就像是两盏明晃晃的灯笼照耀着自己。

  “在这个世上有一种叫实力的东西,只要有了它,就可以为所欲为。虽然白虎楼比不上朱雀楼,但只要你肯努力,一样会拥有我现在的实力。

  既然你来了长安,就不要想那么多,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白逍遥注视着他认真地说道。

  李陌晨点了点头。

  这座长安给他的感觉,犹如一头正在沉睡的猛兽,而自己就是它嘴边的一块肉。

  顺着巷子走到尽头,视野豁然开朗。

  两头白色的石狮子左右而立,双目炯炯有神,仿佛跟真的一样。

  屋舍俨然,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着正中央一座高大的白塔。从塔顶之上落下一道长幅,上边写着:白虎楼。

  白逍遥带着李陌晨登上白塔,一口气爬上第三层。

  推开一间不起眼的屋舍,里边只有一床一桌一椅,干净整洁,摆放有致。

  “今后你就住这了,早点休息,明日我带你去面见师父。”

  “多谢大师兄。”

  目送白逍遥离开,李陌晨并没有立刻进屋,而是绕着白色塔楼绕了一圈,俯瞰着这座夜幕之下的长安。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一百零八坊,纵横交错,浩浩荡荡,寂静无声。

  眼下的长安,就如同一座沉睡的雄狮,再也无法醒来。

  白逍遥跟他说,长安城是座孤坟,他们都是躺在坟墓里的活死人。

  李陌晨握紧拳头,凭栏南望,那儿是朱雀楼的方位。

  他的眼中,似乎有泪。

  “我一定要活下去,带着允儿一起,回到万溪镇。”

  这夜,李陌晨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来到了一座如诗如画的长安城,人来人往,车马喧嚣。

  忽见江湖侠客负剑而行,又有白衣书生高台作赋,身旁佳人如酒醉意绵绵。

  他牵着伊允的手,两人漫步长安街头。

  正是春风得意,十里桃花。

  不知何时,随着一声晴天霹雳。

  梦醒,雨声连绵。

  雨点拍打着窗棂,发出嘈杂的声响,惹人心烦。

  “里边有人吗?”门外紧接着传出一道女人的声音,“小女子可要进来了。”

  嘎吱……

  门板被人缓缓推开,一位少女小心翼翼从门缝里探出个小脑袋。

  “你就是昨晚新来的小师兄吗?”

  少女瞧见李陌晨已经从床上起身,这才放心的迈进门内。稚嫩的小脸蛋上泛着好奇之色,穿着一身柳色莲群,小巧玲珑惹人疼爱。

  “你是……”李陌晨没有答应,而是反问了句。

  “我叫苏淼淼,是你的小师妹呀。”少女笑了笑,“大师兄让人家来叫你起床。”

  李陌晨听得是一塌糊涂。

  “你搞错了,我并不是你师兄。”

  谁知苏淼淼听了之后却是连连摇头,她认真地说,“你当然是啦。在咱们白虎楼谁大谁就是师兄,逍遥师兄最大,所以他是大师兄。而你比我大,所以你也是我师兄。”

  苏淼淼说完这话,忽然意识到自己漏了点什么,急忙补充,“人家今年才十五岁呢,听大师兄说你已经十六岁了。”

  “他怎么知道我十六岁了?”

  李陌晨大吃一惊,印象中自己并没有把年龄告诉大师兄才是。

  “看骨龄。”苏淼淼解释了一句,迈着小碎步跑到床边,一把拉着李陌晨焦急地说,“哎呀不说那么多了,赶紧走吧,去晚了要挨大师兄骂的。”

  李陌晨被苏淼淼拉出了屋室,顺着楼梯蹭蹭蹭直上七楼。

  身着白衫的白逍遥背着手站在檐下,望着长安城内风雨连绵,听雷声阵阵。由于天上浓云密布,使得光线十分阴暗。凄清街巷中偶有几位行人撑伞而过,显得有些诡异。

  “大师兄早。”

  “小师妹,三师弟早。”

  白逍遥转过头,看着匆匆爬楼的二人轻声道。

  “三师弟?”李陌晨不由得再次一怔,对于这个称谓显得很诧异。

  苏淼淼在一旁解释道:“忘记跟你说了,咱们白虎楼算上师父,只有五人而已,你呢是第三位入门的师兄。”

  “只有五人?”

  李陌晨简直不敢置信,长安城四楼之一的势力,居然只有五人。

  “很惊讶吗?”白逍遥轻声问了一句,“别看白虎楼人少,在这长安城里,没有哪个修行者敢小瞧咱们。因为师父他老人家,是长安城唯一的气海境练气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