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我与师兄的难言之隐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2399 2020.06.28 14:55

    “小师弟,你且听好了。”龟甲里传出白逍遥严肃地声音,“今日师兄便将这千里传音法传授与你。”

  李陌晨看着光影里的白逍遥时而动手比划,时而滔滔不绝,迷迷糊糊中便将这千里传音法听了个大概。

  基本上也就是说,首先要通过龟甲来占卜一个人的方位,然后对着其所在方位的对位继续占卜。重点是这一套龟甲,已经被师兄改造过了,届时只需灵符传信,让持有同样龟甲之人一同进行占卜。

  便可达到同时将自身的影像与音讯传递。

  这听起来不复杂,但操作起来却没那么简单。

  “小师弟,你将一面龟甲反盖在地,影像便可中断。随后你试着自行占卜,将影像重新连接。”白逍遥说道。

  “嗯,我试试。”

  李陌晨点头,轻轻拿起一块龟甲反盖于地。

  果然蓝色光影瞬间散去,大师兄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他接着又将龟甲重新翻了过来,想了想道,“师兄说要处在对位才能占卜,那我是不是要坐到师兄先前的位置上?”

  李陌晨起身,来到巽位坐下。

  他接着回想起方才师兄所做的一切,指尖燃起一缕神火在一块龟甲上轻轻一点。

  “师兄说,人有七情六欲,若要占卜一个人,就先得通过他的七情六欲入手。”李陌晨点了点头,在龟甲上一顿操作,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师兄的模样。

  七情即为:喜怒忧思悲恐惊。

  六欲即为:眼耳鼻舌身意。

  所谓占卜,便是通过将这七情六欲通过龟甲呈现出来,实际上自己所看到的,都是猜想而来的幻象。既然是幻象,就必然存在虚假的说法。

  故而就需要另一个人同时与之占卜,便可将虚假的部分给排除,呈现出真实的场景。

  李陌晨缓缓睁开眼睛,龟甲中间已经亮起了一道蓝色光屏,这倒是让他欣喜了许多。

  缓缓,光屏上出现了一个房间。

  “咦,这怎么那么像师兄的房间呢?”正当李陌晨疑惑之时。

  房间里缓缓浮现出两个人。

  其中一人身着白衫,身高七尺,一双剑眉凌厉,此人应该就是大师兄。

  “另一人又是谁?”

  只见那人披着一头白发,光着膀子趴在床上,表情痛苦,似乎在忍耐着些什么。

  白逍遥同样也是靠着床边,两眼凝视着他,身形时而颤动。

  “师兄,轻点……疼。”

  “二师弟,男人不能轻易说疼,这道理师兄教了你多少次?疼也得忍着,不许叫出声,不许让小师妹听见。”

  “嗯……那师兄你快些。”

  李陌晨两个瞳孔瞪得很大,那一身白发趴在床上的男子,竟然是自己二师兄!

  等会!

  大师兄要干什么?

  白逍遥拖鞋踏上了床,跨过二师兄的身子缓缓坐下……

  “准备好了吗?师兄我要开始了。”

  “嗯……”

  “小师弟!

  小师弟你在干什么?”

  正当李陌晨看着这画面心惊肉跳,神情惊恐之事,大师兄的一道呼声将他给吓了一跳。

  “啊……大师兄。”李陌晨回过神来。

  糟糕!

  自己居然忘记与师兄的占卜进行对接了。

  先前师兄说过,占卜只是个人的一些猜想,其中并不是真实。故而要通过对接,才能保证出现真实的画面。

  “难道说,方才我所见到的都是我对大师兄的妄想?”李陌晨吓得满头大汗,“李陌晨啊李陌晨,你怎么能这样子猜测大师兄呢?

  他是那样子的人吗?”

  “也不对……”李陌晨喃喃道,“大师兄说了,占卜并非是胡乱猜测,而是通过过去或是未来的剪影形成卦象。

  也就是说,方才画面中的事情,应该是真实发生。只是我错误的将之理解,才让大师兄的清白有所受损?

  可大师兄说了,要从人的七情六欲开始入手。若是大师兄本就没有对二师兄抱有非分之想,那又何来这……”

  “小师弟!”

  正当李陌晨猜测不定的时候,龟甲中间的画面突然出现了大师兄的模样。

  此刻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脸焦急地问,“为何你已经占卜成功,却迟迟不与我对接?”

  “啊,那个我……”

  李陌晨发现,自己竟然不敢去直视大师兄的脸庞,好像大师兄会吃人一般。

  “你为何脸红?”白逍遥立马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急忙质问道,“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没,我什么也没看到。”李陌晨摆手摇头,呵呵笑道。

  “那你的指尖为何搭在情卦之上?”白逍遥接着质问道。

  “情卦?”

  李陌晨低头看去,吓得脸色煞白。

  难怪自己会看到那些画面,原来自己占卜的卦象乃是大师兄的情卦。

  白逍遥瞧见李陌晨面色无比难看,急忙脸色大变。旋即左手并指对着光影中的李陌晨,右手掐指算着什么。李陌晨见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干什么去?”白逍遥松开剑指,一脸寒笑地看着李陌晨。

  “我去看看师父出关了没。”李陌晨解释道。

  师父啊师父,你可赶紧出关吧,再不出关你的徒儿就要死于大师兄手中了。

  这大师兄好危险!

  铿锵!

  龟甲中紧跟着传出一道拔剑出鞘之声。

  李陌晨慌了,急忙哭求道,“大师兄我求求你别杀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白逍遥沉声喝道:“发誓!对着我这把苟且与誓言之剑发誓!”

  李陌晨咽了口唾沫,忽然间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发誓而已啊,还以为师兄要拔剑杀了我呢……

  与此同时,白虎楼外一道娇小的身影疾驰而来,她身着一身白裙清风习习,好似出淤泥而不染。

  “小师兄,我回来啦!

  几日不见你有没有想我?”

  苏淼淼激动地推开李陌晨的房门,却看到白逍遥持剑而立,坐在房间之中。

  “额?怎么会是大师兄?”苏淼淼惊呼道。

  与此同时,在龟甲中间的光影里头,坐着一个人。

  那不正是她的小师兄吗?

  等等!

  这个场面,师兄那把剑。

  苏淼淼眉头一皱,察觉此事并不简单,正要关上房门悄悄离去。

  “我发誓绝对不将大师兄对二师兄抱有非分之想的事情说出去!”

  李陌晨闭着眼睛四指朝天说道。

  呼……

  说完,他送了口气,睁开眼正想看看剑身上是否有多处一道红色印记。却震惊地发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头,多了一个人。

  “小、师、妹!”

  白逍遥回过头,一字一句地看着苏淼淼道。

  “大、大大师兄早,那个……我就路过,路过……”

  苏淼淼表情僵硬,笑得很坚强,眼里头仿佛有泪。

  “别说了。”

  白逍遥高举长剑正对苏淼淼。

  苏淼淼瞬间石化。

  完蛋了……

  “发誓吧。”

  白逍遥缓缓走到她声旁,砰的一声将房门合上。

  “唉,孽障啊。

  我不就给二师弟上了个创伤药,李陌晨这小子怎么就……

  难不成他真有这种嗜好?”

  ……

  直至过去了数万年,偶有说书人于茶馆中醒目拍案道:

  白虎楼下为何惨叫连连?俏丽小师妹为何夜夜难眠?神秘二师兄又为何迟迟不肯出关?

  这一切究竟是人心的扭曲,亦或是天道的沦丧?

  一切尽在!

  我与师兄之间的难言之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