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落剑涯下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3193 2020.06.22 11:02

    被贴上了镇妖符的悍山猿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像个木头人似的。

  伊允瞧见悍山猿没有动静,也顾不上瘴气入体,挥起长剑与要上去刺穿其要害。然而只是手臂轻轻用力,便觉得头疼欲裂,根本使不出力气。

  迷迷糊糊中,不知是谁往她嘴里塞了一枚丹药。

  入口柔,一线喉。

  丹药顷刻化作一股暖流顺着食道蔓延全身,伊允体内的瘴气也在飞速地散去。

  未几,她睁开双眸,水灵灵的眼睛凝视着眼前这位白衫少年,脸上满是惊讶。尽管带着一张面巾,但并不妨碍她认出来,眼前这人正是带着她一同来到长安的李陌晨。

  “陌晨哥,谢谢。”

  一声陌晨哥入耳,李陌晨安心了许多。

  伊允还是那个伊允,她并没有变。

  “陌晨哥,这悍山猿怎么不动了?”

  伊允很快回过神来,她能感受到悍山猿并没有死去,仍旧提着剑时刻提防着。

  “它被镇妖符定身了,片刻之内暂时无法动弹。”李陌晨疑惑地问道,“话说允儿,你们为何要打这悍山猿的主意?”

  伊允不假思索地回答,“我需要取它的血精来炼制一味药……”

  对于李陌晨,她并不打算有任何的隐瞒。

  伊允说罢,从腰间挂着的储物囊中取出一个小玉瓶,提剑在悍山猿手腕上划了个口子,让其血液缓缓流出,直至填满整个玉瓶。

  李陌晨在一旁暗想着:“不愧是朱雀楼,财大气粗,居然连储物囊都舍得给伊允。”

  储物囊大师兄有不少,之所以没给他,也是担心被他人给夺去。毕竟出了长安城,可就没有那么多规矩可言,各楼弟子间杀人夺宝一事并不罕见。

  李陌晨静静等候伊允将悍山猿血液取满,她接着将玉瓶收起,看着李陌晨正想要说些什么。

  “伊允师妹,我们来救你了!”

  就在这时,林间紧跟着响起了朱雀楼弟子的声音。

  伊允一听顿时有些惊慌,“陌晨哥,我得走了。”

  “嗯。”

  李陌晨点头,恋恋不舍地目送伊允离去。

  他也明白,伊允是担心自己与李陌晨太过亲密,而让同门弟子撞见会心生妒忌,从而私下里找他麻烦。

  想想以前在镇子上,两人几乎形影相随,而如今来到这长安城,伊允却要装作是互不认识的模样,到底是造化弄人,还是长安,本就是如此?

  随着伊允离去,李陌晨扭头瞥了一眼正在流淌鲜血的悍山猿。

  他受的伤可不轻,身上多处中剑,还被长弓射了几下,并且右目重创,能否恢复还很难说。

  李陌晨本想趁着镇妖符没解开之前一走了之,又觉得这悍山猿有些可怜。自己莫名其妙被人用垂涎散引到这儿,什么都还没做便直接被一通爆打。

  眼下身受重伤,它怕是也很难在北山之中存活下去吧?

  “猿兄,对不住了,允儿她方才下手重了点,这枚丹丸,是大师兄炼制的归灵丹,希望你不要记仇。”

  李陌晨说罢,踩着悍山猿的身子爬了上去,小心翼翼将归灵丹丢进悍山猿嘴里。他接着又拿出一张纱布,将悍山猿身上的几处伤口简单包扎,做完了这些,才摘下防毒面巾离去。

  走之前他瞥了一眼槐树下的猎兽网,织怜已经从中脱身,这会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

  “若是被大师兄知道我用了一颗归灵丹去救悍山猿的命,怕是会被他给骂死。

  这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大师兄了吧。”

  李陌晨走在林间自言自语道。

  眼下日已过半,再过不了多久便是日落之时。李陌晨也不打算继续逗留,加快步伐朝着那所谓的落剑涯前进。

  ……

  东荒林中,苏淼淼施展着分光错影剑法,收走了一只企图偷袭她的狐妖的命。

  她快步走到狐妖尸体前,切开狐妖的脑壳,立刻散发着幽碧光影的妖丹映入眼帘。

  “这是今天收下的第二枚妖丹了。”

  凝丹期的妖兽,便可以凝结妖丹。但并不是每只凝丹期妖兽都能寻到妖丹,妖兽能否结单,取决于它晋入凝丹期时间的长短,结丹的速度以及资质。

  若是没有凝结妖丹,也同样可以修炼至化形期,但实力会比那些凝结妖丹的妖兽弱上不少。

  “也不知道小师兄现在在北山如何,大师兄给他准备了那么多防身之物,应该不会有事才对。”苏淼淼遥望着北边的天,脸上不禁露出些许愁绪。

  “他现在应该跟那个一同来到长安的邻家小妹手拉手漫步在北山之中了吧?

  太过分了!

  为什么我的修为不是开光境,这样我就可以去北山保护小师兄了。”

  苏淼淼越想越是难受。

  “万一那个邻家小妹企图要害他怎么办,她可是朱雀楼的人!好像一同去往北山的,还有青龙楼的织怜,以及玄武楼的徐若若,她们若是对小师兄施展美人计那可就……

  天啊,小师兄的处境居然这么危险,走之前大师兄怎么不提醒他一二。

  不过小师兄看起来并不算笨的样子,应该不至于被她们给骗到,嗯,一定不会的。小师兄啊小师兄,可不要辜负了小师妹对你的期望啊……”

  ……

  月色婆娑,风轻云淡。

  落剑涯是北山山涧中的一处古遗迹,长安城附近类似这样的古遗迹并不在少数,但暴露于天野之下的,唯有落剑涯一处。

  可以瞧见沐浴在月色的那一座山崖上,留下了七道无比清晰的剑痕。

  几百年前,落剑涯便是由七把强大的飞剑从天而降,劈裂而成。故而山崖上的七道庞大剑痕,便是落剑涯的象征。

  李陌晨估摸着小册子上所写的七剑落长安,应该与落剑涯有关系。

  在剑痕之下,散发出强大的剑意,能够驱离野兽,同样也能阻拦他人前往瞻仰的步伐。

  故而这些来北山历练的三十名弟子,实际上只是在落剑涯外围栖息。这并不代表绝对安全,偶尔还是会有些能抗住剑意的野兽趁夜下悄然袭击。

  落剑涯下熙熙攘攘坐着三十名年轻弟子,有的人闭目养神,有的还在窃窃私谈,或是养精蓄锐打坐练气。但毫无例外,没人敢完全放松警惕。

  北山之行第一日,朱雀楼折了一名弟子,他最没能熬过悍山猿那一掌,在日落之前闭目离世。

  那名弟子的死,犹如对在座的所有人敲响了第一道丧钟。

  下一个死的人,很可能就会是他们的其中之一。

  李陌晨靠着岩壁仰头望月,来长安这么些时日,他还是头一回发现长安城的月亮是这般好看。

  夜色下,他隐约察觉到有一道身影正在悄悄地向他接近。

  “陌晨哥哥……”

  一道女孩子地声音从身旁传来,犹如一泓清泉涌入少年的心。

  伊允在陌晨身边坐下,望着他在月色下的侧脸,白齿轻咬唇间,她张开双臂扑了上去。

  这猝不及防的一个拥抱让李陌晨迷了双眼,感受着女孩身上散发的体香,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陌晨哥,允儿好想你。”伊允挨着李陌晨的肩膀轻声道。

  “哥也想你。”

  “哼,骗人。”

  谁想伊允竟是撅起小嘴道,“谁不知道你们白虎楼有个漂亮的小师妹天天陪着你,你肯定跟人家好上了吧?”

  “这个我真的没有。”

  李陌晨急忙解释道,冤枉啊,这是谁造的谣。

  “不过……”伊允用小手轻轻戳了戳下巴,“能有人在身边照顾你,允儿也就放心了。

  陌晨哥,你瘦了好多,是不是在白虎楼吃得不好?”

  “大师兄对我很好。”李陌晨如实回答。

  伊允一听,这才安心了许多,“你知道吗陌晨哥,我们朱雀楼有好多好吃的,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你没东西吃的话,你可以到朱雀楼来找我。

  我们就像小时候那样,悄悄在围墙下打个洞,我就可以把好吃的偷偷分给你。”

  “说起来那个洞,被你父亲发现之后,以为是家里闹耗子了,直接叫人给填上,还在墙边撒了不少耗子药。”

  两人闲聊着,李陌晨不由得记起来好多小时候的事情。

  有时候他就在想,如果伊允不是伊员外郎的女儿,又或者他们家也是万溪镇的有钱人家,自己或许就能像别人一样,堂堂正正地去伊允家向她提亲。

  而伊允,也不会嫁给那位县令的儿子。

  “陌晨哥。”

  “嗯?”

  “你现在是开光境的修为吗?为什么伊允看不透你的修炼境界,你好像还没有燃灯,可是气息又比普通人强上许多。”伊允好奇地问。

  “这个啊……这个……”

  李陌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这是属于李陌晨自己的一个秘密,他不想让这个秘密太早被别人知道,哪怕是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

  “不方便说就算了,允儿只是随便问问。”伊允出声打消了李陌晨的不安,“陌晨哥,这个给你。”

  伊允伸出柔软的小手,讲一样东西塞进了李陌晨的手上。

  “这是什么?”

  “护身符。”伊允压低声音道,“师父一共为我做了两张,这一张送给你。”

  李陌晨摸着手中的护身符,将它按在怀间。

  无需言语,也能感受到伊允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陌晨哥,答应允儿,我们一定要一起活着离开长安。”

  月色下,伊允红着眼道。

  “离开长安,回万溪镇吗?”

  伊允摇头:“不,不想回去。”

  “我明白了。”李陌晨伸手抹去伊允眼角的泪,“等离开了长安,我们先回万溪镇跟爹娘告别,然后哥带你远走高飞。”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