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看破不说破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2101 2020.06.27 11:25

    “事已至此,织怜你无需多言,为师会理解的。”清风道人轻轻捋一捋长白胡须说道。

  “看不出来,清风道长您也是个明白人。”鬼和尚在一旁冷笑道,“若是我门下的弟子偷偷在外边干了些苟且之事,嘿嘿……”

  听着鬼和尚这话,李陌晨不禁觉得浑身发凉,尤其是待在织怜身边,更是让他有种陷入地狱的假象。

  完了,这下自己跳进纵江横河也洗不清了!

  此时,朱雀楼的妖女看不下去了,不禁催促道,“清风道人,你还不快些把你那法宝给拿出来,你想让我徒儿性命堪忧吗?”

  清风道人瞥了一眼那正昏迷不醒的伊允,眼下的确是急需将她带回长安。

  旋即,清风道人点了点头,伸手一挥,一道巴掌大棕色法宝从他衣袖间飞出,紧接着悬浮在半空中不断放大,不多时竟变成了一张会飞的毛毯。

  “此物名为乘云毯,乃是我师尊生前所炼制,可载五人飞行。”清风道人瞥了妖女道,“将你徒弟放上来吧;织怜,你们两个也跟着我乘毯飞回长安。”

  听闻此话,织怜笑嘻嘻地贴近了李陌晨,正要拉着他乘上飞毯。

  后者很不情愿地扭头望向自家大师兄,那表情像是在发出求救。

  白逍遥摆了摆手,“小师弟你尽管去吧,不必在意师兄的感受。”

  “在意……在意个头啊!”

  李陌晨心里委屈,平日大师兄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今天脑子不太好使?

  也就是说,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自己曾与织怜患难与共?

  “我该怎么办?”李陌晨一脸惆怅地想着。

  往后即便自己说出织怜曾经想要杀了自己,以及古遗迹那一夜的真相,估计也不会有谁会相信。他们只会觉得,是自己和织怜闹了矛盾,故意找借口翻脸罢了。

  这事情在万溪镇一家夫妇那儿简直是家常便饭。

  “陌晨师弟……”

  此时此刻,织怜与李陌晨坐在飞毯的后方。织怜悄悄的挪了点距离,更加贴近了李陌晨。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陌晨瞪着她道。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如何将我要杀你的事情告诉我师父?”织怜一脸自信地问道,“可惜,我师父已经相信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此刻织怜布下了传音符,可以隔绝二人的话语,尽管这在清风道人面前并没有什么作用,可他身为长着,又怎会削于偷听两个晚辈的谈话呢?

  “若不是你夺我储物灵戒,又恶人先告状,他们又怎会相信?”李陌晨反驳道。

  织怜眨了眨眼,“所以说陌晨师弟,你还是太嫩了。要不然,你我便假戏真做如何,像本姑娘这般身材的女孩,想必在长安之外,应该也很少见吧?白给的便宜本姑娘还亏了呢……”

  “你……”

  李陌晨气不打一处来,织怜得了便宜还卖瓜,如今居然还来取笑自己。

  “怎么?难道你嫌本姑娘还不够……”织怜说着,稍微挺起了腰板,在李陌晨面前晃了晃。

  坐在飞毯最前方的清风道人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到底是贫道老了啊,如今看着两位后辈在打情骂俏,居然有点经受不住。

  唉……”

  想了想,清风道人决定,将飞毯的速度提升至原先的三倍。

  长安城眨眼间近在眼前。

  “陌晨侄儿,前方便是白虎楼,为了不打扰你师父闭关,我便送到这儿了。”清风道人将乘云毯高度降低,转头说道。

  “多谢清风道人。”李陌晨松了口气,从飞毯上一跃而下,头也不回朝着白虎楼直奔而去。

  摆脱了织怜,李陌晨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反正自己身在长安城,织怜也不可能有机会害他,古遗迹那晚的事情,日后再说吧。

  刚踏进白虎楼大门,李陌晨一眼便瞧见静候多时的白逍遥。

  “大师兄你怎么还是那么快?”

  “山遥路远,昼长夜短,是个男人怎能不快?”

  李陌晨一听,不由得干笑两声,“师兄我先回去了。”

  说罢,正要灰灰登上塔楼。

  “小师弟,你不打算跟师兄坦白些什么吗?”白逍遥两眼注视着李陌晨,认真的问道。

  “坦白什么?”

  “师兄给你的那些防身法宝,怎么会落到织怜手中?还有储物灵戒又是怎么回事?不难道想就这么瞒天过海?”白逍遥三连追问,让李陌晨一时间找不着北。

  白逍遥接着沉声道,“是织怜从你手中夺去的吧?”

  “大师兄……”

  李陌晨此刻心中只有感动与喜悦,险些热泪盈眶,原来大师兄早就已经看破了。

  “之所以没说破,也是为了给清风道人留个面子,加上空口无凭,说了也不会有谁相信。”白逍遥道,“小师弟,你要记住,女人的眼泪是最值钱的,不要尝试用你的三寸之舌去和她斗,你会输的很惨。”

  “大师兄,那我该怎么办?”李陌晨追问道。

  眼下大师兄什么都知道了,自己也就没必要再掖着藏着。

  “顺其自然便可。”白逍遥笑了笑,“当然,你若是想生米煮成熟饭,师兄也未尝不能帮你个忙。”

  “什么意思?”

  李陌晨不禁疑惑,好好地煮什么饭?

  “没事。”白逍遥道,“你先回屋好好调息吧,师兄我还得出去一趟。你小师妹过两天才会回来,这期间你就待在白虎楼,不要到处乱走。”

  “知道了师兄。”李陌晨点头,快步上楼。

  白逍遥站在白虎楼广场望着李陌晨离去的背影,不禁苦笑地摇了摇头,“这个小师弟,还真不让人省心。”

  自己与李陌晨朝夕相处数个月,他的那一身本事还是自己教的呢,又怎么会对这个小师弟不了解?

  别的不说,就自己传授的六字真言,将储物灵戒赠与他人小师弟绝对做不出此事。

  他接着迈出了白虎楼,走在长安街巷中,自言自语道:“这个织怜的确有问题,不过,她应该只是一个幌子,真正有问题的人并不是她。连大雁塔的弟子都能有问题,这座长安开始不太平了。

  小师弟啊,为何你一来长安,就让这座荒城变得有趣了呢?”

  他还要去一趟大雁塔,有许许多多烦琐事要处理。

  “这座长安看久了,到底是觉得有些无趣,

  少了些人间烟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