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这座长安很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阴阳鱼眼

这座长安很危险 末日海 2319 2020.06.24 10:10

    符阵之下释放出越来越强的灵力波动,几乎不给李陌晨留下多少反抗的时间。

  他右手轻轻一抖,一对阴阳鱼眼紧跟着落在手中。

  “这是一对阴阳鱼眼,将之藏至手腕,若是你不慎被困,随时可以将它取下。但你要记住,此物可不分敌我,即便你身上穿着琉璃软甲,也有可能会被炸伤,所以一定要在最为难的关头之下才能使用。”

  脑海里回荡着师兄的教诲,李陌晨眼下也只能拼了。

  琉璃软甲,阴阳鱼眼,归元丹,百炼散,降妖丹,镇妖符,软筋散,这七样便是大师兄出发之前为他准备的防身手段。

  现在看来,似乎远远不够用。

  随着符光绽放的片刻,阴阳鱼眼如两颗石子一般同时砸出。

  轰!

  阴阳鱼眼在符阵生效之前炸开,此刻蒙面人全神贯注于符阵之中,又怎会猜到李陌晨突然给他使来这么强的暗器。

  一时间,烟尘四起,浓雾缭绕,于两人上方汇聚成一朵蘑菇云。

  “他死了吗?”

  趴在树下的徐若若瞧见那惊天动地一般地爆炸,一股直冲脑门的寒意逼得她体内的邪意散了大半。

  蘑菇云下,寂静无声。

  两人的身躯完全被浓烟给覆盖,根本看不清里边究竟是什么情况。

  “咳咳……”

  莫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一位少年伏地而行,缓缓从浓烟中爬了出来。

  他一头尘土,面无血色,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只见在破损的衣服下边,显露出一道满是裂痕的浅色软甲。

  “若不是师兄给我准备了这琉璃软甲,我怕是也要同那蒙面人一般被炸死。”李陌晨缓缓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徐若若身旁,此刻她下裙已经微微有些湿润……

  将解毒丸塞入口中,李陌晨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头昏眼花,噗通一声倒了下去,似乎还压到了某些柔软之物。

  “禽兽!”

  一声叱骂紧跟着在林间响起。

  片刻过去,徐若若四肢总算是恢复了知觉,她一把推开昏睡不醒的李陌晨,想想自己最羞涩的一面都被这人给瞧见了,恨不得一刀把它给砍了。

  “谁叫你刚刚欺负我的,你自求多福吧。。”徐若若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走出数十步,她突然停下了步伐,转向朝着蒙面人的尸首直奔而去。

  想到李陌晨重伤之下还不忘了给自己服下解药,那份恩情让她怎么去还?

  “烦死了。”徐若若边走边抱怨道。

  地上已是寸草不留,只留下一具焦尸以及散落在地的泛黄符纸,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瓷瓶。

  徐若若匆匆忙忙将这些个小瓷瓶一一捡起,这些瓷瓶都是从李陌晨包袱里掉出来的。

  她手捧着十来个瓷瓶,匆匆来到昏倒的李陌晨身边,这才挨个把瓷瓶抓起细细打量。

  “降妖丹?百炼散?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哪个可以用来救人。”徐若若抱怨道。

  她最终抓起了写着归元丹的小瓷瓶,“算了,赌一把吧,反正不吃你也要死,若这是毒药的话,那只能怪你运气太差。”

  徐若若说着,将瓷瓶内仅剩的一枚归元丹正要塞进他嘴里。

  丹丸在嘴边停了下来,她想了想,从归元丹上抠下了一小块,放入自己嘴里咀嚼。

  “给你吃的我也吃了,要死大家一块死,黄泉路上你可不许怪我了。”徐若若撅着小嘴喃喃自语。

  若不是李陌晨身受重伤了还来为自己解毒,自己才懒得管他呢。

  “我如今救了他,师父那边又该如何是好……”

  徐若若一想到鬼和尚的嘱托,不禁一副愁眉苦脸。鬼和尚并没有让自己杀死李陌晨,只需将他重创,之后让山林里的野兽把他啃光就好。

  这也是第一日徐若若为何没有下手的缘故。

  若是李陌晨第一天就没妖兽啃光了,自己也就没必要出手。

  “看样子,我也被人给利用了。”徐若若心想道。

  那人给自己和李陌晨下了药,就是想伪造出一副李陌晨要玷污自己而被反杀的假象,能想出这种计谋,的确心狠手辣。

  徐若若守在少年身旁,直至夕阳西下他才缓缓睁眼。

  “我没死?”

  李陌晨从地上爬起来,非但没觉得有丝毫的疼痛,反而是浑身无比畅快,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次。

  “嗯?徐……姑娘。”李陌晨瞧见坐在自己身旁的徐若若,不由得惊呼道。

  “不用谢我,我只是喂你吃了一枚归元丹。”徐若若噘着小嘴说道。

  李陌晨起身,望着摆在的十来个小瓷瓶,不禁有些犯愁。如今自己的包袱坏了,又该拿什么东西来装呢。

  “拿去。”徐若若说罢,将一个储物灵戒递了过来,“算是我借你的。”

  李陌晨会心一笑,将这些小玩意一一收入储物灵戒中。

  “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行一步,天快黑了,你也赶紧回到落剑涯吧。”

  “嗯。”

  “对了,想杀你的那个人,似乎是青楼龙的弟子,我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块青龙楼的腰牌,只是……”

  “只是什么?”

  “你自己过去看就知道了。”

  徐若若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再靠近那具焦尸,残阳将地上照得火红,也将她离去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李陌晨提起长剑,回到那具焦尸身旁,还未细看,一眼便瞧它的脑壳已经被人给切开,里头藏着一枚光亮圆润的丹丸。

  “这居然是……妖丹!”李陌晨惊道。

  简直是见鬼了,人的身上怎么会有妖丹?

  “难不成……这是一个化形期的妖兽?”李陌晨震惊不已,他听闻化形期妖兽可以化成人形。

  “也不对。”李陌晨接着摇了摇头,“化形期妖兽实力相当于练气士五境修为,他若是想杀自己,还需要这般麻烦吗?”

  由于尸体已经被烧成焦炭,样子的确很是吓人。

  李陌晨也难以在他身上发现什么,只好就此作罢,将妖丹给取走后,趁着天黑之前回到了落剑涯。

  今天回来的弟子,又少了四人。

  至于刺杀他的那名弟子也弄清楚了,他是青龙楼的弟子崔玮,据门内的弟子坦白,他是隐藏了修为前来北山,实际上崔玮已经是凝气境巅峰了。

  对此,大雁塔三人也没有追究。

  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让一位门内修为高的弟子隐藏修为,这样就可以在危急时刻暗中保护,想必朱雀楼甚至玄武楼也会有这样的人混入北山。

  “陌晨哥,你今天这么这么晚才回来?”

  刚回到落剑涯下,伊允便悄悄靠了过来。

  “今天绕的有点远,一不留神就天黑了。”李陌晨解释道,好在自己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没让她起疑心。

  “下次还是早点回来吧,北山虽说妖兽不多,可天黑之后还是很危险的。”伊允道。

  “嗯。”李陌晨点头。

  “还有,陌晨哥,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其他女孩的香味?”伊允注视着他幽幽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