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星路开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4章 彩排

星路开阔 虫2 3050 2019.08.18 23:21

  楚天阔本身也是编曲师,阅读分谱的能力是很强的,加上二胡演奏已经达到大师级,分谱拿到之后看过两遍也就开箱取二胡直接上手对着谱子练习了。

  郝桥等人那边继续准备着新一次的彩排,一组音乐人一轮只有一个小时的彩排时间,得抓紧。

  同时,这边不少人也都关注着边上熟悉曲子的楚天阔。

  他们都已经知道楚天阔要加入二胡伴奏的事情了,眼下的情况大家都知道,需要找一个强力的二胡琴师来托底,托得住唢呐大师碾压的那种。

  木多朗的话,大家当然都相信,只是楚天阔实在是太年轻,年轻的一点都不像一位二胡大师。

  本来担任二胡伴奏的琴师是节目组音乐班底的音乐人,二胡不算他最擅长的乐器,不过论演奏技巧那肯定是专业级以上的,可以到专业院系担任二胡专业课老师的那种级别,虽说自己确实是托不住这位唢呐大师,但若说眼前这位高高帅帅的小年轻就能托得住他是不信的。只是,这话是木多朗说的,他虽有不同意见,也只能是憋着。

  被邀请来的唢呐大师任华音对此也是挺好奇的,他合作过的二胡演奏家不少,真要让他放开了还能跟得住被淹没的二胡大师不多,能托得住他的更少,他向来是以独奏为主,单独一段其他乐器都停下让他一枝独秀。

  这次的编曲安排他是很喜欢的,但又不很看好,原因还是郝桥找不到能托得住自己的琴师,真要能托得住,他对呈现出来的效果是非常期待的。

  见楚天阔调琴好持弓出声,任华音靠近了几步。

  楚天阔练琴当然是没有连接音响设备的,如今的录影棚里声音比较嘈杂,距离远了想听清楚楚天阔那边的琴声比较困难,不过,任华音只走了两步就停下来了,因为楚天阔那边的琴声传到他的耳朵里依旧很稳,声音不大,但听得很清楚。

  只一段旋律下来,任华音就知道木多朗所言非虚了,这年轻人在二胡演奏方面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确实可以说是大师级的演奏水准,如此年轻,这般造诣,实在难得!

  无论哪种乐器演奏的分水岭,在任华音看来就是攀登完技巧高峰之后追寻音乐本质,过了这个分水岭,可称之为大师。

  楚天阔与之前一样并没有展现任何高超的演奏技巧,但仅仅就是音色和稳定就让任华音听出了功底来。

  音色是否好听,并非完全取决于乐器本身的音色,演奏的水准也能够很大程度上决定音色品质,一件普通的乐器在大师手中依旧能够演奏出很棒的音色,可谓化腐朽为神奇。

  就拿这飘过来的琴声来说,并非因为大声而传得远,而是因为楚天阔演奏出来的琴声结实稳定,不管多远就是凝而不散直到完全消失,一般人演奏出来的声音出去一段距离后就会立马散架而导致音色变质,按照很多书中的说法就是琴声悠扬。

  木多朗不知道时候站在了任华音边上,笑呵呵问:“我这耳力还行吧?”

  这次任华音愿意来给郝桥伴奏,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看在木多朗的面上。在木多朗高频率接触综艺市场前,他的团队是在各大歌剧院、歌舞团等以及各大官方晚会流转的,两人碰面和合作的几率是非常高的,几十年下来友情深厚。

  “没老。”任华音多了一些好奇,“这年轻人什么来头啊?哪个老家伙藏着掖着的宝贝,还是专业院系出来的?”

  木多朗因为楚天阔的二胡演奏稍微了解了一下,知道了楚天阔大概的信息,也顺带的听说了楚天阔和胡科余之间出矛盾是因为他打了徐博文的事儿,不过后面这事儿他并没有和郝桥说,自然不会跟任华音提,这种事情想知道的自然会知道,不想知道的说了也只是逞个口舌之快。

  当然了,自己推荐楚天阔是否会让徐博文不满,他是不在意的,徐博文再不满,也不敢冲他呲牙,也不敢因此而对他有什么意见。

  至于帮楚天阔,那也不至于,没那交情。再者说了,推荐楚天阔二胡演奏,帮郝桥的同时也算是在帮楚天阔了。

  木多朗说:“说起来,他还和你有点关系,他毕业于申城音乐学院。”

  “真的啊?”如今在申城音乐学院任教的任华音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我们院系还是有这样的学生,我肯定知道。”

  木多朗笑道:“他可不是你们民乐系的学生,而是学作曲的。”

  任华音苦笑:“这不闹吗?这么年轻达到这样的高度,绝对可称少年天才了,学什么作曲啊!”

  “老任,你这话我可不同意。”木多朗说,“我问你,他这水准,你们系上有人教得了?就算是报你们民乐系,能学多少?还真不如去学作曲开阔下其他音乐门类视野,从中所学反哺到二胡上面,怕是也要更多吧。”

  任华音被反驳并无半点异样,反而点了点头:“你这话不假。”因楚天阔毕业申城音乐学院也就多了一分亲切,“这孩子的演奏水准确实是可以去其他音乐形式、门类去采风了。”

  任华音和木多朗驻足听了一会儿,脸上相当享受,新一轮彩排开始后才离开。任华音彩排完一次后,下一次就没加入彩排了,年纪大了体力肯定有限,他是准备留足了体力等下和楚天阔磨合,对此相当期待。

  楚天阔这边熟悉曲子的效率非常高,以至于任华音都没休息够,他就向郝桥提出自己可以随时加入彩排磨合的想法了。

  在这段时间内,郝桥当然也在边上默默观察楚天阔,就算不用去看任华音和木多朗的表情,他也能分辨出好歹来,当即同意让楚天阔加入了下一次彩排,此时距离这一轮一个小时彩排时限还剩下十分钟,也就是说楚天阔前后就花了二十分钟不到熟悉了整个曲子,而剩下十分钟,如果不出意外,还能再彩排两次。

  这首《声声叹》重新做的编曲是以二胡托底的,也是旋律伴奏之一,从一开始贯穿到最后,并非是辅助乐器只演奏其中一段。

  由此,除了技巧和稳定,一定程度上还考验着楚天阔对这首歌的理解和情感释放,拉准旋律甚至托住唢呐容易,真正精准诠释这首歌并与演唱者郝桥相得益彰才是楚天阔认为的难点。

  彩排开始。

  楚天阔的二胡琴声紧随鼓点之后出现开始了前奏,彩排现场没有杂音,连上音响设备,声音传得更远更透,整个录音棚弥漫着悠扬的琴声,辽阔星空下一座孤楼只影如泣如诉带着哀怨惆怅的意境一下子就勾勒了出来。

  唢呐声也在开局前奏之中,响彻起来,如同孤楼前风声乍起惊飞一只夜枭,风卷云也涌,还带起江边浪,如同此时独倚孤楼那人的心情。

  唢呐声音高亢嘹亮,如似一飞冲天。二胡琴声悠扬辽阔,任凭这唢呐如何飞都能紧紧相随,如烟如雾缠绕闪电。

  闪电去而复返四处冲撞,烟无不散!

  本是两种经常在一起但很和谐的乐器,此时在两位大师操控之下呈现出了奇特而让人惊艳的效果。

  “炸了!”

  同样一直在彩排现场的音乐总监孟延松给出了最直接也最粗暴的评价,他料想过郝桥这个版本真做出来的话效果会非常炸场,没想到的是真给做出来了,而且效果比他想象的要更好。

  一遍过后,现在伴奏是完全不成问题了,唯一的问题反而成了郝桥能不能压得住这样的伴奏,起码从刚才那一遍看来还是有所欠缺的,还需要更多的磨练。

  中途团队稍微进行了商议和调整,虽然距离彩排时限就剩下两分钟了,但节目组和音乐团队都当不知情,继续彩排了一遍。

  彩排结束,郝桥这边让助理找来节目组工作人员,楚天阔确定加入他的团队需要办理一些手续,比如说签订新的保密合同、更换工作证等等。

  跟随郝桥团队回到排练厅那边,团队还是需要继续打磨,想要更好的呈现出舞台效果,舞台下的辛苦是少不了的,加上歌手们甚至是乐手们对这个舞台都非常重视,肯定是要精益求精。

  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也出来不是一句套话。

  排练厅这边刚好是陈桦团队和节目组分配给他们的音乐班底进行磨合,在边上观察的徐博文正准备和过来的郝桥等人打招呼,看到楚天阔出现在一行人后面,眉头紧凑了一下,这家伙怎么还没回去?

  刚结束完演唱的陈桦等人也看到了。

  “老陈,排练的怎么样了啊?”

  在白亮这事儿上,两人通病相怜。

  郝桥过来打了招呼后,说道:“有个事儿我跟你说一下。我这换歌后需要二胡伴奏,三爷向我推荐了你们工作室的成员楚天阔。刚才正好碰上,因为彩排时间就那么点,我就直接请他先参与彩排了,到现在才有机会和你说,你可别怪我先斩后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