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星路开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5章 酒馆录制后

星路开阔 虫2 3074 2019.09.06 14:24

  楚天阔演唱《东风破》的这一段,弹幕非常厚,该期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弹幕都集中在了这五分钟和前后两分钟,大部分人都是听完了之后再回来听第二次第三次后发的。

  演唱前的弹幕几乎都是高能预警,歌曲信息出来的时候则是层层叠叠的一个人就是一个乐队。

  演唱期间,各种大小颜色字体的弹幕很大部分都是歌词本身,还有一些强解的,很厚,厚到基本看不清楚。

  演唱之后,当然就是各种牛批厉害666,而在林武晋问楚天阔是否有传世的词牌名叫做《东风破》时,弹幕里也总算不再都是骂林武晋的了,他们也真的都蛮好奇这一点的。

  甚至弹幕里还有类似于一定有绝对有谁谁还写过的话,实在也是这首歌让人太确信就是有这么一首词叫做《东风破》了。

  节目里,楚天阔只是笑了一下,也不摇头也不点头,而节目剪辑也是可恶,直接将楚天阔这么一笑后其他人的追问等内容全部剪了。

  一通对这首歌的分析评价与夸奖之后,孟延松乐乐呵呵的出来说最后的话:“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小楚这首歌的全部伴奏都是在刚才结束了《音乐现场》那边的录制后在这里现场做出来的。至于这首歌是否更早以前就已经写好了,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知道,小楚起码还有一首质量是不会弱于这首的华夏风歌曲。这足以证明,三古三新六大标准之下是可以写出很好的华夏风歌曲的,而且绝不可能只是昙花一现的孤篇一首。”

  “我现在也算是有点明白了小楚之前说的深挖华夏文字这座宝库,这首歌也充分证明了通俗易懂的文字依旧能够写出华夏古香古韵,至于写法修辞,刚才各位老师也已经说过很多了,我就不赘述了。我只说一点,小楚这首《东风破》完全可以成为三古三新六大标准下具备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我一直认为,传统与流行其实是一个环,这个环衔接好了,融合好了,才能够带着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文化缓缓向前。”

  节目在孟延松与四位嘉宾的碰杯中结束。

  节目最后又出现了一波比较厚的弹幕,基本都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到底有没有《东风破》这个词牌名。

  当然,大部分人在节目快结束的时候就去找歌了。

  《孟延松的音乐酒馆》每一期都会至少出现一首原创歌曲,另外也有至少一首翻唱或者表演歌曲,这个节目是有专门的音乐平台合作的,所有的歌曲都会在节目更新的同时出现在该音乐平台上面。

  版权归属当然还是楚天阔的,歌曲是免费听的,但经由音乐酒馆这个节目与企鹅音乐合作,还能获得一笔授权费的。如果楚天阔重新灌录录音室版本,那当然是可以自主选择收费或者VIP形式的。

  至于版权嘛,楚天阔当然是在每一首歌开出来后,找个时间就将词曲上传到华夏音乐版权网站上面进行了注册。

  孟江月就是等不及看自己家老头和楚天阔碰杯就去企鹅音乐上去找歌了,狠狠了听了两遍后,反应过来赶紧去告诉江盈盈,只是刚开了自己的房门又停住脚步了,最好还是选择将歌曲推送到了她的手机上。

  再听了两遍后,忍不住打开了游鱼平台又将楚天阔在上面上传的《烟花易冷》听了起来。

  孟江月当然有楚天阔的私人号码,虽然楚天阔的这个号码之前没有发过任何作品,但也是早早关注了的,很早就听到了这首弹唱歌曲,而她家孟老头之所以知道这首歌也是她告诉他的。

  孟延松在楚天阔第一次录制了《音乐现场》之后欣赏他不假,楚天阔的二胡演奏水准很高也不假,以他在音乐圈的地位压根不需要顾忌徐博文更不假,但你要说就因为这个明知道楚天阔和徐博文矛盾那么大还特地叫来楚天阔录节目、录完一个再带一个,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其实真的没有那么短缺二胡演奏家,他的性格也真的如木多朗一样不是图热闹的人,在与没什么利益冲突前提下,他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给徐博文难堪。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原因当然还是自己这宝贝女儿孟江月。

  孟江月听了一遍弹唱版本,实在是觉得不过瘾,忍不住给楚天阔发了一条微信:“姐夫,你赶紧把《烟花易冷》的编曲做出来啊,光是弹唱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楚天阔收到这条微信后,直接无视了孟江月的措辞,直接发了一个音频给她。

  这个音频是重新编曲和录制后的《烟花易冷》。

  在录制完《孟延松的音乐酒馆》后见到了陈桦,其实陈桦是在录制完《音乐现场》后面的部分就和郝桥一起来这边了。

  陈桦被《音乐现场》淘汰了,终究还是没能熬过第二轮,不过,对他来说能熬到第二轮就已经算是完成了自己的预期目标,能在第二轮将两首自己很想唱的歌进行了翻唱也就算是满足了,所以被淘汰后的他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反而挺没心没肺的样子跟着郝桥来了这边。

  当然了,如果说一点遗憾都没有那是不可能,其中一个遗憾就是之前楚天阔给他的那首《烟花易冷》他很喜欢但顾忌着徐博文一直没有机会演唱。

  这次被淘汰后,心情放松了,时间也宽裕,他是想着等待楚天阔这边录制结束了和楚天阔说一下,他准备请楚天阔参与把这首歌给做了。

  这段时间,陈桦除《音乐现场》外为数不多的精力基本都是给了楚天阔以及他和徐博文之间的破事,陈桦一度怀疑之前楚天阔待在音乐猴是不是限制住了他的能力,怎么一离开后展现出了这么多惊艳的东西,或者说是自己一直以来有眼无珠。

  看完这期节目录制,他基本确定自己就是有眼无珠了,如果不是有眼无珠的话,为什么楚天阔在自己身边这么久没有发现他在原创方面的能力,反而是与楚天阔没见过几次面的孟延松发现了,不然他怎么会清楚天阔过来录制节目呢。

  再说回《烟花易冷》,他是看过词曲编的,并且对这首歌十分喜欢,但他真的只是觉得这是一首好歌,很有华夏韵味的好歌,刚才听过《东风破》一对比,才真正发现了这也是一首非常标准的华夏风歌曲,而且词曲编明显要更好。

  原来三古三新完整编曲下的华夏风歌曲是这样有魅力的啊!

  陈桦有些后悔没有早点按照楚天阔的编曲将伴奏做出来,如果做出来了,他十分坚信自己在第三期或者第四期肯定会演唱这首歌——嗯起码在听完《东风破》之后是十分坚定这个想法的,说实话也真的是之前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标准华夏风歌曲,想象不出这样的韵味。

  无论是现场观众还是这几位音乐人以及自己的感受,陈桦知道这首《东风破》是绝对要火了,而且华夏风歌曲这个概念也会火,如果自己这时候将《烟花易冷》拿出来,那当然也会火。

  趁热打铁!

  自己被淘汰后,还会在第五期有一个返场表演,陈桦已经打定了主意将这首歌做出来用于返场表演,热度有,场合也适合,不火才怪!

  然而,令陈桦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突然问了楚天阔一个问题:“天阔,有准备成为一个唱作人吗?”

  在楚天阔点头后,陈桦做了一个完全违背了自己的决定:“你之前给我的那首,我觉得还是你自己来演唱更合适。那首歌也是华夏风的,我看得出来,成歌时间比刚才那首要晚,质量也要更高,延续性也很强。一,我的声线不适合演唱这个风格的歌曲;二,我不能打破你这种创作的完整性、整体性。”

  “嗯?什么情况?”

  边上的孟延松听到陈桦的话,紧紧皱眉,问陈桦:“小陈,你说的是《烟花易冷》吗?”见其点头,算是弄明白了,很是责怪的看了一眼楚天阔,然后哈哈笑着很亲切的拍着陈桦的肩膀,说道,“桦子,你这话说的太对了,这个决定也太对了!先不说你的音色适不适合,关键是这小子好不容易将华夏风这个概念定型了,又是自己写出来的歌,也不是不能自己唱,而且是有那么强延续性的,交给别人唱确实不合适了,起码要有几首歌稳固了华夏风之后才行!桦子,谢谢,谢谢你这个决定!”

  听着孟延松这严肃的不行的谢谢,再联想孟延松一直是三古三新华夏风的坚定支持者和推动者,陈桦暗呼庆幸,庆幸自己这个违背了自己意愿的决定。

  “啊?真的还有啊!”

  其他三位音乐人听到这边的对话,立马来了兴趣,原先孟延松在节目里说过楚天阔还有一首更成熟的华夏风他们是有点不信的,听这意思是真有啊!

  一问知道编曲都有了,孟延松就有点坐不住了,几个人一撺掇,画面就变得有些滑稽了,叫了编曲乐器需要的顶级乐手,逼着楚天阔就将这首歌给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