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星路开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7章 三十万

星路开阔 虫2 3165 2019.09.08 16:08

  《来自天堂的魔鬼》这首歌很快就录好了唱,过了中午的时候,打着哈欠一看就是还没睡饱的温鑫来了,灌了好几杯咖啡,熬了一个两个小时睡了两个小时再做到了晚上七点多算是将这首歌的后制给完成了。

  “编曲真有自己做的?”

  温鑫从后制开始就一直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这个编曲实在是太扎实绝妙了,不管是管乐还是弦乐加的都是恰到好处,鼓的编排更是一直在抓耳朵,再搭配暗黑的曲风,实在是将电音的洗脑和魔性发挥到了极致。

  已经回答过好几次的楚天阔也真的懒得回答了,这个编曲确实是好的,也是楚天阔十分满意的,他并非是直接将原曲编曲搬过来用,而是进行了一些修改,以楚天阔自己的专业素养来说,他当然是坚信更好了的,事实也确实如此。

  “行行行,我不问了不问了。”温鑫摆了摆手,又问,“那你得告诉我这鼓是谁打的吧?你编的不错,但打的更好。我挺想认识这人的。”

  “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还蛮特别的。”

  ……

  在黑豆看来,楚天阔更特别。

  他最早与楚天阔见面是在给《来自天堂的魔鬼》做伴奏,而第二次则是前天给《发如雪》做伴奏,这次完成后,楚天阔问了他一句话。

  “你很缺钱吗?”

  很显然,楚天阔这么问是第一次合作后黑豆说的话,他说近期他缺钱所以楚天阔随时可以找他,过一段时间就不可能随叫随到了,必须得作品好。

  黑豆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就是因为缺钱才疯狂出来接单的。

  尔后,楚天阔又问他差多少。

  黑豆想了一下,说差三十万。

  再然后,楚天阔就给了他一张卡,告诉他卡里有三十万。

  彻底把黑豆整懵!

  “你不是缺钱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黑豆。”

  “没了?”

  “没了。”

  “我给你写欠条。”

  “好。”

  这是黑豆和楚天阔最后的对话。

  无论是事情还是对话都很荒诞,但就是发生了。

  真别觉得三十万不多,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有钱人这也是一笔大钱,而楚天阔这个仅和自己只见过两面的人就将这钱借他了,除了他叫黑豆之外几乎对自己一无所知,甚至是在自己写了欠条才知道自己的真名。

  这家伙是真的很有钱吗,这么不把钱当钱?

  不管怎么说,这笔钱对现在的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当然,他也知道,楚天阔肯定是看上了他的鼓。

  他的鼓这么值钱吗?

  他真不觉得!

  这些天来,他也不是给楚天阔一个人做伴奏,遇到的音乐人是知名的也有,他们也是知道他的鼓好才找他来做的,但要他们不会拿出几十万来借他,这是事实。

  ……

  “三十万?你钱哪来的啊?”

  “之前存了些,这两趟去芒果卫视的钱不少,主要还是吴子晗的制作费给的高,三十万还是有的。”

  “哦。”

  如果黑豆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觉得温鑫更是一个奇特的人,他只是好奇楚天阔的钱是哪里来的,一点都不好奇楚天阔为什么会这么将三十万给借出去了。

  ……

  做好后制,温鑫是又在这边眯了好一会儿才走的,准备到夜场赶鸭子去,走前,有点睡迷糊的温鑫差点就把自己找人整徐博文的事情给说出来了,倒不是说想告诉楚天阔自己为他做了什么事情,纯粹就是故事有点精彩,忍不住想跟楚天阔分享,同时呢也显摆显摆。

  还好的是刚好吴子晗来了,温鑫一个激灵赶紧开溜走人。即便他听了吴子晗那张EP觉得还挺不错的,但依旧对这人不待见。

  故事有多精彩,楚天阔是听不到了,但这个故事有精彩的带来的影响有多难受,陈桦算是感受到了。

  大概在楚天阔再次上了《音乐现场》又录了音乐酒馆之后,徐博文当然知道也看到了,据说,这也是陈桦后来听工作室成员说的,徐博文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了一通火,再然后呢是最近经常出入工作室的徐博文的一位女朋友给安抚了,徐博文丢下一句话就出去旅游了。

  起初,陈桦猜测着估计是徐博文知道已经拦不住楚天阔了,毕竟楚天阔现在因为一首破歌莫名其妙就有了孟延松这样的圈内大佬庇护,徐博文的影响力已经作用不到楚天阔身上了,而且以后想搞楚天阔还得掂量掂量,所以出去透透气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了。

  慢慢的,陈桦琢磨出了不对劲儿,一是出去一趟好几天没回来,时间有些超了,有点影响工作室运转;二是打了几次电话没接;三是他发现徐博文走了好几次工作室的账但人在外面肯定不是用于工作室的费用,打了电话终于打通了但没给具体解释;四是发现这走账的金额越来越大,大到陈桦已经有些接受不了了,再后来打电话都没接了。

  陈桦有点搞不懂徐博文那边在干什么,直到工作室账户上的钱全部用光后徐博文打电话来了,向陈桦借钱。

  陈桦在没弄清楚徐博文用工作室的账户支出用到了什么上面,当然是不可能借的,没想到徐博文那边反倒是骂骂咧咧的起来责怪陈桦没义气还因此吵了一架。

  丢下工作室管理,私自动用工作室资金,还跟自己吵架,这让陈桦又难受又生气还无奈,因为他只能知道陈桦去了南韩,但不知道他具体在哪里,以及在干什么。

  最可气的事情在今天发生了,徐博文家的老婆找上门了,倒不是因为好些天没见到徐博文了,反正两人各玩各的好些年了,压根没管死活,关键在于她说老徐说工作室资金短缺将家里的钱拿出来了,还说将给她弟准备的婚房给抵押贷款了,那家伙非要逼陈桦将这些钱还给她,一通闹,鸡飞狗跳,气得陈桦差点报警!

  到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答应又哭又闹说自己活不下去了的徐博文的老婆,给了她三十万当生活费,其他等徐博文回来再说。

  陈桦十分清楚自己开了一个很不好头,这话总是情这么做那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源源不断的麻烦,但实在是没办法了啊,一是他爱惜自己声誉,二是和徐博文十几二十年的感情,三是他也相信徐博文老婆说的事情大致不假,可恨又可怜,四是这么闹下去砸的东西都不止三十万了。

  这事儿,将陈桦差点气半死,仔细问了工作室这段时间的情况,大致猜测到了症结在那个近期常出入工作室的女人身上,也找来周道问了,知道这女人是徐博文认识不久的,前后最多半个月的时间。

  只是,陈桦也知道徐博文的那些风流破事,不觉得一个女人能将他迷到那么夸张的地步,钱都花在这女人身上,他是不信的。

  再有,根据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嘛,多少猜到与楚天阔有关,当然,这有关是指徐博文心态发生变化的有关,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他也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至于徐博文认识的这女人实际上还与楚天阔有关,这可就不是打破脑袋了,打死了,陈桦也想不到。

  别说陈桦了,楚天阔肯定也想不到,甚至连温鑫这个始作俑者刚开始也没想到能玩得这么绝,后来知道这南韩之旅不过破财而已,只是个开头,差点给那些小姐姐们跪了,太坏了,我喜欢!

  ……

  吴子晗与恒星娱乐同时对外宣布了吴子晗个人工作室正式成立的消息,随后也“认领”了《我是MVP》这张EP,宣布将会重新上架,为了报答歌迷依旧还是以免费的形式上架,同时也宣布将会在9月8日吴子晗生日的时候连同三首歌的MV一同发行实体EP,定价为9.8,这个价格确实可以说是良心价了。

  说实话,因为这张EP已经在晚上发酵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加上徐博文的“破坏”和运营团队的有意推动,整个舆论对此并没什么意外的,几乎关注的人都已经猜到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吴子晗饭圈粉丝们的狂欢。

  没多一会儿,有关#吴子晗是MVP#、#华语嘻哈歌手吴子晗#、#吴子晗的壁虎精神#、#是谁抢走了吴子晗的麦克风#、#吴子晗的EP良心价#等话题就被安排上了热门。

  这还没完,没两个小时过去,又爆出了MV的三位女主,一位流量小花,一位实力演员,一位顶级模特,全是女神级,嗯反正粉丝们表示风暴期待。

  这就结束了吗?

  并没有。

  在发布个人工作室成立与EP重新上架之后,吴子晗还发了一条“任务”围脖,重新上架的EP总播放量达到一千万之后将会在该围脖下面解锁一条发给歌迷粉丝们的音频。

  总播放量一千万难吗?

  真不难。

  在晚上6点不到也就是该围脖发布不到四个小时就达到了——这还是运营团队悠着的呢,几乎是全靠粉丝和路人。

  “任务”完成,音频解锁,所有人都以为是吴子晗留给歌迷粉丝们的什么话,告白啊感谢啊什么的,没想到,点进去音乐出来,这是一首新歌!

  先出来的是吴子晗的声音,数着1、2、3、4,然后是男女合唱:

  【忘记了姓名的请跟我来

  现在让我们向快乐崇拜

  放下了包袱的请跟我来

  传开去建立个快乐的时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