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追逐夕阳的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张志远再遭毒打 张德福夫妇无处安身

追逐夕阳的人 舒南图 4214 2019.11.05 01:36

  唐娟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有些陶醉,第一次独立生活,而且还是一个很远的地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但是她坚信自己的选择。

  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树木苍翠欲滴,花儿竞相开放,到处春意盎然。

  张志远又看到远处隐隐约约有船只出现,杨青山依然让所有人收工回船舱。他知道这是他获取杨青山等人罪证的最好时机。

  等到陈小军给他们送饭的时候,他对陈小军说:“杨青山他们今天又与外面的人接头了,这是我们拿到他们犯罪证据的好时机”。

  陈小军说道:“我看到他们往船上搬东西了,但全是他们自己的人,东西就放在冷冻舱,可是我们进不去,那里有人看守”。

  张志远想了想说:“我们来个调虎离山”。

  陈小军问道:“如何才能掉得动他们呢!”

  张志远凑到陈小军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一通。

  陈小军说:“这样风险太大了,如果他们要你的命,该怎么办,我们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张志远说道:“你就按我说的做,你先通知其他几人,把我的计划说给他们听,让他们配合好,应该不会出大问题的”。

  陈小军说道:“好吧,千万注意安全!先保住自己的命”。

  张志远拍了拍陈小军的肩膀,说道:”放心吧!”

  陈小军离开了房间,给其他人送饭去了。

  杨青山每次与外人接头,都会让张志远等人休息一天,这天晚上,张志远一直在盘算着他的计划,彻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杨青山按时发出了开工的命令,张志远和其他人一样,各司其职,开始干活了。

  中午的时候,杨青山一伙每天都会午睡,只有两个人轮流看守,这时,张志远搬着一满箱子的鱼,他走到甲板拐角处,便把箱子放下,他从箱子里抓起一条鱼,往鱼嘴里塞了一条布条,这是从他自己的衣服上扯下来的。

  一个巡逻的人刚好看见,大声呵斥道:“小子,你在做什么呢”!张志远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把那条鱼塞到了自己的衣服里,然后站起身来,说道:“没,没做什么,我搬不动了,歇一下”。

  那人走过来,扯开张志远的衣服,鱼滑溜溜的掉到了甲板上,那人捡起鱼来一看,刚好鱼的嘴角还露着布条的一个角,他拉出布条一看,上面用血写着“救命”两个字。

  那人一看,立刻通知了杨青山,杨青山正在午睡,好梦被人打破,心里非常恼火,他叫上其他人一起上了甲板。

  陈小军趁机溜进了船舱。

  杨青山来到甲板上,大声吼道:“怎么啦?死人啦?不知道我正在睡觉吗?”

  那人把布条递给杨青山,对杨青山说道:“大哥,这小子把布条塞到鱼肚子里,想向外面求救,正好被我发现了”。

  杨青山接过布条一看,斜着眼睛看着张志远说道:“小子,可以啊!你以为你是陈涉吴广啊?跟我玩鱼腹藏书”。

  说完便一脚踢在张志远的肚子上,张志远被踢背气了,他双手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杨青山接着又是一个耳光煽了过去。

  杨青山对他身后的人说道:“把这小子扔海里去,然后仔细检查所有的鱼”。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陈小军偷偷的摸进冷藏室,把所有的箱子都看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他很着急,他怕此时被人逮个正着,手忙脚乱的到处乱翻,可是除了鱼还是鱼,陈小军急出了一身冷汗。

  张志远一看杨青山要走,身体往前一扑,双手紧紧的抱住杨青山的左腿,说道:“大哥,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跟在杨青山后面的另外几个人赶紧过来,抓住张志远的胳膊,活生生的把他的手掰开,拖着张志远往船舷边走了。

  张志远知道,人在午睡时,被从睡梦中惊醒后,会心烦意乱,短时失去理智,所以算定杨青山会把所有人带出船舱,这样就给陈小军创造了机会。

  陈小军在冷库里来来回回的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着急得跺脚,用手敲打墙面。

  无意中他发现了一个按钮,不像是照明灯和其他设备的,他犹豫了一下,按下按钮,这时,船舱侧面一道小门缓缓升起。

  张志远哭着喊着:“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可是杨青山并没有丝毫反应”。

  就在张志远被拖到船边的时候,不能说话的那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拦在张志远的前面,用手比划着,架着张志远的那两个人用手一推,中年男人倒在了甲板上。

  这时,另外几个被绑来的苦力也跑了过来,他们扶起中年男人,一同又挡在了张志远的面前,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瘦小个说道:“难道我们的命在你们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说扔海里就扔海里了,他还是个孩子,你们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那来吧,把我们全都扔了吧!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我们都过够了,来吧!”

  他趁没人注意他,就溜到杨青山后面的一个油桶旁躲着。

  杨青山一看这场面,大笑着走了上去,说道:“你们要造反啊!你以为我不敢把你们全部扔海里”。

  说完抓住张志远的头发又说道:“小子,你可以啊,有人愿意陪你死,想死我成全你们,一个都不留”。

  这时陈小军伸出脑袋,喊道:“不要,不要,我不想死,我可以干活,我要活着,眼睛挣得圆圆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哆嗦着”。

  杨青山听到声音后回头一看,当他看到陈小军的样子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他拍了几下张志远的脸说道:“看见没有,想活命就得像他一样”,杨青山指着陈小军。

  张志远知道陈小军得手了,他说到:“我知道错了,放我这一次吧!我好好干活,我不想死”。

  杨青山的手下看了一眼杨青山,叫了一声“大哥”,杨青山点点头,说到:“拖回去关起来,三天不给饭吃”。

  张志远被拖回船舱,其他人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杨青山走到陈小军面前,问道:“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陈小军回答道:“我一直在这里,我害怕,我就躲这儿了”。

  杨青山说了一句“废物”,然后回到船舱里,他并没有多想,他觉得这一切都只是张志远想报信逃跑,然后继续睡觉去了。

  张志远虽然挨了打,但是他觉得很痛快,他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吃点苦也是值得的,只要过了三天,他就能见到陈小军,就能知道杨青山等人的勾当了,他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在小黑屋里待着。

  唐娟到达目的地后,她来到了一所乡村小学,这里的环境出乎她的意料,学校处在茫茫大山之中,隔市集来回要走几十里的上路,没有电,没有自来水,三间土坯房的教室,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屋顶的瓦片上还长满了青草,这一切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也想象不出来的。

  唐娟家在一个小县城,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她也从来没去过农村,所以她觉得这里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当她来到学校门口时,三十几个学生站在院子里夹道欢迎她,这是这所学校的全部学生,带队的两个老师看起来都是五十以上。

  她一走进院子里,两个老师连忙接过她的行李,带她到她的宿舍,宿舍里只有一张破旧不堪的方桌,一张看上去年纪比她还大的木床,一个火炉,旁边堆放着一堆木柴,两个黑不溜湫的锅,仅此而已,别无他物。

  两个老师一个姓宋,一个姓窦,说是老师,其实也就是上过几年小学,平时上完课还得回家干农活。

  宋老师说道:“唐老师,我们这里条件不好,你就将就一下先住着,做饭不方便的话,到时候跟我们去我家吃,乡下没有什么好的,都是自己家种的”。

  唐娟说道:“那这里能买到菜什么的吗?”

  宋老师说:“买菜买不到,集市一个星期赶一天,但是也没什么菜,我们都是自己种,我们这村子里的菜地你都可以去摘”。

  宋老师又说道:“我们这所学校,是我们村的小学,因为跟别的村隔得远,所有学生都是本村的,以前有一百多个学生,但是现在不是流行打工嘛!好多学生都随着父母进城去了,现在班上的大部分学生也都是爷爷奶奶照顾,父母也都在外面打工,现在有三十四个学生,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基本上上完三年级也就不上了,回家干活去了,如果要继续读的,就要到乡里的小学读”。

  唐娟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她此时有点茫然无措,面对眼前的环境,眼前的学生,她不知道如何做好一个老师,不知道如何在这里生存下去。

  所谓的操场,就是一块比较平的草场,里面绿草茵茵,一个木架的篮球板,球框已经掉了,木杆上已经长出了菌子。

  再看看这些学生,一个个蓬头垢面,夏天了还在穿着冬天的毛衣,却一个个都是欢声笑语,没有忧愁,没有顾虑。

  唐娟走后,秦忠成感觉空虚寂寞冷,他每天不是约哥们儿喝酒,就是到处闲逛,整天无所事事。

  赵亚宁也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公司做财务,初入职的小职员,总会有些不顺心的事,毕竟职场生活比学校生活更复杂,每天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工作出错,挨领导批评,生怕一不小心,跟同事闹矛盾,而且还有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赵亚宁感觉很疲惫,又很无助,她一个人来到酒吧,点了一杯扎啤,一个人喝闷酒,正好碰见了秦忠成。

  秦忠成一看是赵亚宁,就走过去打招呼,秦忠成说道:“亚宁,好久不见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

  赵亚宁说道:“毕业了,就都各奔东西了,唐娟走了,苏可可走了,你也走了……”

  秦忠成说道:“我不还在这里的嘛!”

  赵亚宁说道:“自从唐娟走后,我就再没见过你了”。

  赵亚宁又问道:“唐娟有没有给你写过信什么的,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秦忠成说道:“没有,她走得那么坚决,又怎么会在乎我这个不务正业的人呢!也许是她工作忙,也许是早把我忘了吧!总之没有一点消息”。

  两人举杯共饮,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所以有说不完的话,掏不完的心窝,就这样两个寂寞的灵魂产生了共鸣。

  她们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最后两人都是伶仃大醉,秦忠成扶着赵亚宁走出了酒吧,赵亚宁已经不省人事,秦忠成只好开了一家酒店,把赵亚宁扶到了床上。

  秦忠成用迷醉的眼神看着躺在床上的赵亚宁,苗条的身材,此时更加的性感。

  正在这时候,赵亚宁拉着秦忠成的手说道:“抱我一下,我好难受”。

  秦忠成起身抱住赵亚宁,两人躺倒在床上了。

  张德福夫妇跟着王平安来到了杨志鹏的工地,王平安还是负责施工,张德福夫妇就做杂工。

  新的环境,也不再是王平安说了算了,王平安有自己的工作,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张德福夫妇一天难得见上他几回。

  张德福虽然年纪大点,但是干活还行,可是王舒琴就不一样了,王舒琴憔悴得风到能吹倒,刚到工地没几天,工头就说她干活不行,让她走。

  张德福去找工头,说:“我们是没办法了,希望你能留下我们,她干不动的活,我可以帮忙干,工资你也可以少开点,让我们留下吧!”

  工头说道:“她的活你可以帮她干,那你的活呢,你留着力气帮她干,你干你自己的活岂不是要偷奸耍滑了”。

  张德福说道:“不会的,我可以干好的,我们需要这份工作,我们是为了找孩子才出来的,你就留下我们吧!”

  工头说道:“别装可怜了,我还比你们可怜呢!我要的是干活的人,不是装可怜的人,你们走吧!去别的地方找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