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追逐夕阳的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张母心灰意冷欲轻生 唐娟感情现离痕

追逐夕阳的人 舒南图 4072 2019.10.26 02:49

  酒吧安保人员迅速上前制止并报警,不一会儿,警察,120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医护人员将赵亚宁送上了救护车,直奔医院而去。

  警察控制了现场,将双方人员一并带回了派出所。

  杨青山打开张志远的房门,对张志远说到:“我们到地方了,出来准备开始干活吧”!

  张志远有精无神的走了出来,沿着船舱过道走了几米,又上了几跑楼梯,这才到达甲板上。

  一缕耀眼的阳光照射过来,刺得张志远睁不开眼睛,他抬起右手,挡在额头上,眼前一片汪洋大海,湛蓝色的海洋上,只有孤零零的一条船,而他就在这孤零零的船上,有几分凄凉。

  一个被长时间禁锢在黑暗世界里的人,突然见到了阳光,仿佛看到了生机,张志远轻轻闭上双眼,张开胳膊,任海风扶过脸颊;透过十指指缝;撩起褴褛的衣襟;吹动宽大的裤脚。

  他仿佛被慈祥的母亲拥抱着,被少言寡语的父亲扛在肩上,幸福极了,脸上露出了微笑,好像看到了黑夜过后的黎明,一切希望被重新点燃。

  在清晨暖阳里欢歌的人,是还没有经受过烈日的考验,所以觉得幸福就是这么简单;追逐夕阳的人,是与时间赛跑,他们相信,黑夜过后,终将是第二个黎明,幸福在于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

  杨青山站在张志远的身后,看见张志远沉醉在阳光与微风中,心里很不舒服,他从后面一脚踹在张志远的屁股上,说道:“我是叫你来干活的,不是让你来享受生活的,看你很沉醉的样子,要不要赋诗一首啊”!

  张志远被这一记“飞毛腿”踹得向前扑了几步,回过神来之后,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杨青山,说道:“你们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权,我会告你们的”。

  杨青山一把抓住了张志远的后衣领,拖到船舷上,胳膊肘使劲压在张志远的脖子上,说道:“告我们对你来说太遥远了,要不我先送你去给龙王爷打个招呼吧”?

  张志远双手拼命顶在船舷上,用力的挣扎,说道:“我干活还不行吗?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杨青山把张志远拽回甲板,说道:“犯法,犯法的事我干得多了,但是我也活得好好的,如果你再不听话,我让你生不如死,看看哪条法律救得了你”。

  张志远无可奈何的说道:“好,我好好的干活,但是我不会啊”。

  杨青山说道:“去下网去”,说完向对面一中年男人说到,这人交给你了。并回头对他身后的人说:”他要是不听话,直接扔海里”。

  那人并没有回答,只是招手让张志远到他那个位置上去。

  张志远明白,无谓的挣扎是救不了自己的,只能暂时忍着,慢慢寻找机会,于是他开始移动脚步,走到那个中年男人身旁去了。

  秦忠成等人被带到派出所后,民警小白对他们做完笔录,并也普通的治安事件做了处理,他们正等着签字离开。

  这时所长候顺杰正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小白给所长敬礼问好后,所长问了一句:“这些人怎么回事”。

  小白回答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喝酒闹事,已经调解结束,等签完字就可以离开了”。

  所长说道:“好,我最近比较忙,市局抽调我去参与一宗毒品案件,你们处理好就行了”。

  小白回答道:“明白”。

  所长匆匆忙忙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秦忠成唐娟一伙出了派出所,径直往医院赶去,等他们赶到医院,赵亚宁已经包扎好了,正躺在病床上输液。

  唐娟在病床旁坐下,拉着赵亚宁的手,感激的问道:“亚宁,没什么大问题吧!谢谢你啦”。

  赵亚宁微笑答道:“没事,一点皮外伤,并无大碍”。

  唐娟说道:“那就好,当时你真的是太了勇敢了”。

  赵亚宁说道:“没什么,这事本来就是因为而起”。

  “忠成哥没事吧”,赵亚宁接着问道。

  秦忠成把手里的水果往桌上一放,笑着说道:“没事,派出所那边也已经搞定,有我爸的关系在这里,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秦忠成接着说道:“等你出院了,我一定请你吃大餐,犒劳一下我的恩人”,说完就在赵亚宁的床前坐下了。

  赵亚宁爽快的答道:“好,我接受了”。

  这时的唐娟感觉自己有点多余,而且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她就在旁边陪笑,傻傻的。

  张德福夫妇虽然知道自己被骗了,但是还是每天坚持都火车站去,他们不愿意失去儿子唯一的线索,每天等上几个小时,又蹬着三轮车上街捡几个小时的垃圾。

  王舒琴依然留守车站,她懊悔不已,不该轻易把钱给一个陌生人,现在弄得个人财两空。

  她越想越难受,她回想起当日灰狼对她说的话,说是在幸福路附近见到的张志远,虽然她不确定是真是假,但是她想自己去碰碰运气。

  王舒琴只身离开火车站,一边走一边问路,脚步显得有些蹒跚,但找路始终比找人容易。

  幸福路,王舒琴一点也没看出幸福的影子,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都与她不在同一个世界。

  她的世界里,只有让她日夜牵挂的小远,还有张德福,小小的一个家,足矣!

  她沿着幸福路一路向南走,街道的尽头,是一座有上百年历史的石拱桥,桥身成半圆形,桥上的台阶是长方形的石条砌成的,由于年代久远,走过的人多了,所以石头表面光华细腻,仿佛一面镜子,拱桥的中央刻着彼岸桥。

  王舒琴慢慢的,一级一级的踏上台阶,走到了桥的最高处,她停住了脚步,环顾着四周,始终看不到自己的儿子。

  张德福本来就沉默寡言,这几天因为灰狼骗走了他们所有的钱,张德福虽然没有埋怨她,但王舒琴心里知道,张德福心里特别难受,想想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错,却连累了一家人。

  再想想张志远,转眼几个月过去了,除了灰狼给的一点消息,其他的音信全无,生死不明。

  王舒琴心里思量着,说不定小远已经遇害了,不然怎么可能一点音讯都没有呢!

  想到这里,心痛得如刀绞一般,她依靠着护栏坐下,开始是默默的流泪,想着想着,便放声大哭起来。

  路过的人们不知道王舒琴为什么这么伤心,也不愿意多问,毕竟,王舒琴蓬头垢面的样子,让别人觉得会有些许肮脏,有人甚至觉得是她脑子有问题,或者是装可怜要钱,也许,十个人的眼里就会有十种答案。

  自从张志远丢失后,她几乎每天都以泪洗面,眼泪都快流干了,两只眼睛凹陷得很深,而且呆滞无神。

  哭完后,她站起身来,对着大街大声喊道:“我的儿啊!你在哪里呢?你要是还活着,你就出来吧!你要是死了,晚上也给我托个梦啊!你这样让我们怎么找啊,你如果死了,我就下来陪你”,说着就把一条腿跨上了栏杆。

  正在这时候,秦忠成唐娟一行刚好路过这里,唐娟第一个叫出声来:“不好,有人要投河”,说着便跑步上桥,说时迟,那时快,唐娟一把抓住了王舒琴的胳膊,因为长时间的焦虑忧愁,王舒琴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唐娟并没费多大劲就把她拉到了桥上。

  这世界有太多的偶然与必然,就像是被事先设计好的程序,然而,命运就是这程序的操盘手,每一次的相遇与离别,都逃不出命运的掌控。

  秦忠成一行也跟着跑了过来,但看见眼前的这个人,秦忠成有些迟疑,以他的身份,是不会和这样的人有任何瓜葛的。

  唐娟拉过王舒琴后,便悉心询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想不开呢”。

  边说边帮王舒琴整理头发,当唐娟撩起王舒琴的头发的那一刻,她惊呆了,她回头对秦忠成说道:“成哥,这人咱们见过”。

  秦忠成站在一旁挥着手说道:“怎么可能,别瞎说,我从小到大,认识的人多了,但绝对没有这样的”,说完用手捂了一下鼻子。

  唐娟明白秦忠成的意思,也不在多说什么。

  她拿起手中的半瓶水,喂到了王舒琴的嘴边,王舒琴推开唐娟的手,说道:“我不渴,谢谢你”。

  唐娟说道:“阿姨,我见过你,那天在街边,你跟叔叔在一起,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为什么想不开呀”。

  王舒琴说道:“娃子,你是个好姑娘,我儿子出来打工,走丢了,几个月了,音信全无,恐怕已经不在世上了,她是我们家命根子,他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唐娟此刻感觉鼻孔酸溜溜的,眼睛里有东西在翻滚,但是她强忍住了,笑着对王舒琴说道:“阿姨,你要想开点啊!说不定他找到好工作,只是一直很忙而已呢?”。

  “要是你想不开走了,你儿子回来找不到你他怎么办呢!他会不会也想不开呢”,唐娟接着说道。

  秦忠成在一旁催促唐娟:“快走吧,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像这样来路不明的人,还是不要搭理的好”。

  唐娟回头说道,你们走吧!我等会儿自己回学校,刚好我也快毕业了,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秦忠成指着自己的胸口冷笑道:“你是我女朋友,还用出去找工作?想上班的话,我爸的公司你随便挑一个不就完了吗”。

  唐娟说道:“我是一个能自食其力的人,不会去攀权附势。我不是你的花瓶,你也不要随意摆弄我,你们快走吧”。

  在医院的一幕,唐娟就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心里不愉快,但是忍住了。也许,敏感是女生的天性。

  秦忠成一甩手,带着他的狐朋狗友离开了,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人这样不给她面子过。

  这一切王舒琴都看在眼里,王舒琴拉着唐娟的手说道:“娃仔,你走吧!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好工作”。

  要是小远能像你一样上大学,他就不会出来打工,就不会走丢了,说着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了。

  唐娟咬咬唇,说道:“会找到的,皇天不负有心人,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唐娟知道,再说下去恐怕自己的眼泪也要跑出来了,这样的局面可不好收拾。

  说完伸手搀起了王舒琴,王舒琴说道:“娃仔,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一个人过来的,娃他爸到街上捡垃圾去了,等一下他会去火车站门口等我”。

  唐娟说道:“我妈叫我小娟,我爸也叫我小娟,你就叫我小娟吧!”

  王舒琴点了点头说道:“好孩子,真幸福”。

  王舒琴又对唐娟说道:“娃子,等一下如果见到娃他爸,你千万别把刚才的事说出来,我也是气糊涂了,才会这样做,我把钱给了骗子,娃他爸已经很难过了,我不想再让她担心我”。

  唐娟说道:“放心吧,阿姨,到车站门口你就自己过去,我在旁边看着”。

  王舒琴再次拉着唐娟的手说道:“谢谢你,娃子”。

  赵亚宁是学经济管理的,面对即将毕业的现实,她也需要找工作。其实她注意秦忠成很久了,只是碍于唐娟的面子,无从下手。

  经过这次的事,她创造了一个天衣无缝,顺理成章的接近秦忠成的机会。她很乐意坐享其成,踏出校门就能成为豪门贵妃。

  傍晚时分,张德福又骑着三轮车来到了火车站,王舒琴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火车站门口等候。

  张志远跟着那个中年男子,撒网,收网,把打捞上来的鱼分成三六九等,然后搬到冰冻库里存放起来。

  他利用来回搬东西的机会,把船舱的每个角落都熟记于心,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逃跑的机会,只是这茫茫大海,插翅也难飞啊!

  所以他得等待时机,伺机而动。如果再用这样刚烈的性格去处事,恐怕说不定哪天真被杨青山扔到海里了。

  于是他下定决心,要采取措施,要忍辱负重,首先保证自己能活下去,韩信还曾受过胯下之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