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追逐夕阳的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灰狼骗钱得逞 赵亚宁救人受伤

追逐夕阳的人 舒南图 4285 2019.10.24 23:59

  张德福夫妇每天都会到火车站守候,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他们多么希望张志远会在一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

  今天也一样,只不过今天是骑着三轮车去的。

  王舒琴发现火车站内会有很多的矿泉水瓶子,于是他对张德福说到:“我在火车站里捡瓶子,你骑着车到处转转,这样可以捡得更多,也更方便找小远,说不定他到火车站来的时候我们刚好离开了”。

  张德福觉得有道理,就对王舒琴说道:“那好吧!你把捡到的瓶子放在大门口的电杆脚,你就在那儿等着我回来拉你,千万不能乱跑”。

  王舒琴点点头说道:“好,我就在车站里捡,不去别处,下午等你来拉我”。

  说完张德福便骑着三轮车上街去了,他们现在也算是生活、寻子两不误了。

  从早到晚,张德福只是吃饭的时候来找一趟王舒琴,并把自己捡到的东西堆放在王舒琴这里,等到晚上十点多回家的时候,三轮车上已经是满满的一车了,也算是收获颇丰。

  回到家,张德福到垃圾站按跟魏师傅说好的价钱把垃圾卖了,王舒琴则先回家做饭。

  张德福刚到垃圾站门口,魏师傅就笑着说:“收获不错嘛!老哥”。

  张德福也笑着答道:“是啊!只要不怕脏,不怕累,还是很好捡的”。

  两人边说边把东西卸下来过称,这时候魏师傅发现了扶手上的寻人启事,便问张德福:“老哥,这是你儿子吗”?

  张德福回答道:“是啊!出来打工,人丢了,我们就是为了找孩子才跑出来的”。

  魏师傅说:“这里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茫茫人海,不好找啊”。

  张德福眼泪汪汪的说道:“是啊!不好找”。

  说完接过魏师傅给他的钱,骑着三轮车回到了家里。

  张德福把卖垃圾的钱递给王舒琴,王舒琴接过钱说道:“今天的收入真不少,以后还是老规矩,你去街上,我去火车站”。

  张德福点点头回答道:“好”。

  张志远自从被杨青山打了一顿之后,一天的时间里,他再没有见过一个人,他又渴又饿。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到了晚上十二点左右,终于有人开门进来了,他睁开眼睛一看,四五个人走了进来,这间房子瞬间变得小了很多。

  张志远认出了杨青山,还有站在后面的那个身穿红色外套的男人,正是第一次猫仔带他去见的那个人,也就是绰号经理的人。

  张志远两眼直愣愣的看着这群人,一言不发,杨青山先开了口:“孙子,现在老实了啊”。

  张志远也没吭声,他努力记住这里每一个人的面孔,仇恨充斥了他的心领。

  经理说了一句:“把他带走吧!给他点水和食物”。

  旁边便出来了两个人,把张志远架着出了房间。

  张志远被带到了一艘大船上,关在一间小船舱里,有人给他送来了一瓶水,两个馒头,一盘菜。

  那人说到:“快吃吧,再过两小时我们就要出海了”,并解开了捆绑张志远的绳子,然后离开了房间,把门从外面锁死了。

  这人不像杨青山哪样凶神恶煞的,他是船上的水手,叫陈小军。

  张志远也顾不上是生是死了,急急忙忙的拧开水瓶,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完了,然后狼吞虎咽的吃起馒头来。

  经理带着杨青山和另外几个人来到甲板上,经理叮嘱道:“这次的货不能出现任何一点问题,我已经收了买家的定金了”。

  杨青山点头答道:“放心吧!南总,这条线一直都是我在把控,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经理,就是秦忠成的父亲秦建南,他表面是成功的企业家,背地里却贩卖毒品,他以打渔作为掩饰,然后把毒品放在鱼腹里,从海路把毒品运送到全国各地。

  猫仔和灰狼依然在大街上晃荡,不知不觉他们又来到了火车站,看见王舒琴拿着寻人启事在到处问人,手里还拎着一个蛇皮口袋,里面满满的全是矿泉水瓶子。

  猫仔伸出右手拦住了灰狼,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终于找到了,耶”。

  灰狼说道:“看她这样子,就算我们告诉他我们见过张志远,她也不一定能给我们钱啊!你看看她,哪像有钱的样子,我看还是算了吧,别羊肉没吃上,反而惹了一身膻”。

  猫仔捏着下巴说道:“好像也是啊!没钱的话,咱们不干,不过多少应该会有点吧”。

  “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去探探她的底,要是有钱咱们就说一点张志远的情况,如果没有,咱们就说认错人了,你看怎么样”?猫仔说道。

  灰狼说道:“行吧,但是咱们不能两个一起去,这次得单独行动,以免引起她的怀疑”。

  猫仔点了点头说道:“嗯嗯,有道理,那你去吧!你看起来更像好人”。

  灰狼说道:“你这样夸奖我,要是我不出手,有点对不住咱们的哥们儿情义啊!好吧,你在边上放哨,我去”。

  灰狼在路边顺手捡了一个空瓶子,慢慢的走了过去。

  来到王舒琴身边,说到:“阿姨,我这有个空瓶子,你要不要啊”?

  王舒琴说道:“谢谢你啊!小伙子”,边说边把手里的口袋拉开,灰狼顺手把瓶子扔进口袋里,往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问王舒琴:“阿姨,你这寻人启事……”还没等灰狼说完,王舒琴就说道:“这是我儿子,三个月前来永州打工,走丢了”。

  灰狼说道:“这孩子咋这么眼熟呢!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王舒琴一下子激动的泪流满面,自从张志远走丢后,第一次听到关于张志远的消息。

  王舒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手拉着灰狼的手说道:“小伙子,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见过我儿子,求求你告诉我,告诉我你在哪里见到他的,我给你跪下都行”。

  王舒琴连忙往地上跪,灰狼一把拉起王舒琴说道:“别这样阿姨,我再想想,我再想想”。

  此时的灰狼多少有点被感动了,毕竟人人都是爹妈生的,父爱如山,母爱如海,我们跨不过父爱这座山,也越不过母爱这片海。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围了过来,灰狼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回头看了看猫仔,猫仔给了他一个数钱的手势,然后示意他继续。

  灰狼问王舒琴说”这孩子是不是瘦高个,皮肤白净,差不多一米七左右,好像是穿一件淡蓝色的上衣,还背着一个牛仔包”。边说边假装认真回忆的样子。

  灰狼接着说道:“对,眉毛里还有一颗黑黝黝的痣,跟这照片上的差不多”。

  灰狼接着问王舒琴对不对,王舒琴点着头,哭泣着说道:”对,就是我的小远,他从小就特别听话,出门的时候,牛仔包还是我帮他背上肩的。”

  此时的王舒琴已经是个泪人了,第一次听到儿子的下落,心里五味杂陈。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恐怕也只有灰狼和猫仔才能说得出张志远的外貌特征来,因为只有他两曾尾随张志远两三天,别人不会去留意一个普通的外乡人。

  王舒琴拉着灰狼的手说道:“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里见到他的,你带我过去,只要能找到我儿子,我当牛做马感谢你都行”。

  周围围观的人也异口同声的说道:“你就带她去吧!你看她这么可怜”。

  灰狼这时也陷入两难的处境,去吧!他也不知道该把王舒琴带哪里去,不带吧,周围这么多人看着,更不必说骗钱了。

  无奈之下,灰狼说道:“好吧,我见到他的时候好像是在幸福路附近,我带你过去吧”。

  接着对周围围观的人群说,你们都散了吧!散了吧!

  灰狼隐约听到有人在赞扬他,“这小伙子不错”。

  王舒琴寻子的故事从此也便被更多人知晓。

  灰狼带着王舒琴往幸福路方向走去,一路上王舒琴都在问灰狼关于张志远的事,灰狼也语缺词穷了,便说道:“阿姨,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我道上有很多朋友,我可以让他们帮你打听一下,只不过请他们帮忙,多少得意思一下吧”。

  王舒琴平日里生活拮据,不舍得乱花一分钱,但是今天她非常慷慨,她一听便明白灰狼的意思,她对灰狼说道“你说个数吧!只要能找到我儿子,多少钱我都出,命都可以不要”。

  灰狼一听,心里暗自欣喜,终于上钩了,也没白费我这么半天口舌。

  灰狼说道:“吃个饭什么的,也得花个千八百的吧”。

  王舒琴一听,哆嗦了一下,说道:“吃,吃什么要这么多钱啊”。

  灰狼说道:“我得请一帮兄弟吃饭,不是一个人,懂吗?说实话,这数也只够吃碗面条喝瓶水”。

  我也是想帮你,这钱不能让我出吧!如果你不愿意,就你自己一个人慢慢找吧。

  这样的心理战术,猫仔和灰狼都很拿手,而且屡试不爽。

  王舒琴寻子心切,好不容易有了点消息,不能就这么放弃了,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钱刚好还有八百块,她在心里寻思着,为了找小远,张德福应该也不会怪我乱花钱的,等找到儿子,就一切都好了。

  王舒琴想尽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花这点钱是值得的。

  深思熟虑之后,她问灰狼:“你确定能帮我找到我儿子吗”?

  灰狼说道:“我道上的朋友厉害着呢!放心吧”。

  王舒琴咬咬牙,说道:“好吧,我只有八百块,全部都给你,这是我们家全部的家当,但是你要帮我找到小远”。

  灰狼接过钱,说道:“放心吧!你就在火车站等我消息吧,我打听到之后就去车站找你”。

  王舒琴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躁感,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她勉强的说道:“好,我在车站等你”。

  灰狼说道:“那现在咋们就不用再去了吧,你想想看,都这么久了,张志远也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站着等你对吧,你先回火车站,我现在就去找我道上的朋友,明天给你消息”。

  王舒琴说道:“好,好”

  灰狼说道:“那明天见”。

  王舒琴看着灰狼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中,许久才转身离开。但心里还是十分的不安。

  王舒琴回到车站后,天快黑了,过了没多久,张德福骑着三轮车过来了。

  她迫不及待的把刚才的事跟张德福说了一遍,张德福说道:“好事啊!终于有点消息了,说明小远就在这座城市里”。

  张德福夫妇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骗了,老两口收拾完东西,骑着三轮车回家去了。

  第二天一早,张德福夫妇早早就在火车站等着了,今天他们谁都没有去捡垃圾,就一直坐在火车站门口,搜寻着来来回回的人群,他们希望那个能带给他们福音的人早点出现。

  早上过去了,中午过去了,临近傍晚了,还是没见到那个人,他们似乎想明白了点什么,但都不愿意开口,他们不忍心打破这美好的期盼。

  一天,两天,三天……,张德福夫妇始终没有等到那个人。他们知道自己被骗了,他们所有的心血,积蓄,期望全都破灭了。

  连铁骨铮铮的汉子也绝望的落泪了,张德福蹲在地上,双手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头,说道:“都说天无绝人之路,这是老天爷不给我们活路啊……”

  灰狼和猫仔骗到钱之后,就一直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待着,一直没出过门。

  这天晚上,他们相约去酒吧,想痛痛快快的喝一场,他们来到了一间名叫“缘梦星空”的酒吧,点了一打啤酒,在靠门边的包间坐下,喝着酒,听着歌,不时随着音律晃动着身子。

  秦忠成为了给唐娟过生日,也在这家酒吧里寻欢作乐,同行的还有唐娟的闺蜜赵亚宁,苏可可等四五个女生和秦忠成的几个好哥们。

  他们都在尽情的唱着,喝着,跳着,仿佛今夜的时空只属于他们,他们可以尽情的放纵,肆意妄为。谈人生,谈理想太遥远,只想借着今夜美酒佳人,来他个不醉不归!

  酒过三巡,唐娟和赵亚宁微醉,她两相互掺着去了一趟洗手间,正好碰上了灰狼。

  灰狼一看是两个清纯妹子,便碰了一下赵亚宁,还用手摸了赵亚宁一下,赵亚宁大叫了一声,喊道:“流氓”。他摸我”赵亚宁对唐娟说道。

  唐娟一听,顺手就给灰狼一个耳光,声音格外的清脆,灰狼正要还手,被闻讯赶来的秦忠成一脚踢到了墙角。

  猫仔也拧着酒瓶赶了过来,径直砸向秦忠成,赵亚宁一看,一把推开秦忠成,酒瓶便砸到了赵亚宁头上,顿时满脸鲜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