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追逐夕阳的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追逐夕阳的人

舒南图

  • 现实

    类型
  • 2019.10.21上架
  • 8.83

    连载(字)

26位书友共同开启《追逐夕阳的人》的现实之旅

舵主书友20191112121337295 学徒书友20191111194638091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张志远背井离乡

追逐夕阳的人 舒南图 4084 2019.10.20 00:54

  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的贯彻落实,沿海地区三大产业迅速发展,各地掀起了打工致富的热潮。

  每个城市都披上霓虹外衣,喧嚣,繁华,车水马龙,金山银海。这些都是别人嘴里说出来的,而对于张志远,却是为了见证这份憧憬,才踏上了离乡的征途。

  列车飞驰,只见窗外高山河流渐渐远去,车厢内人们有说有笑,谈笑风生。

  出于本能的戒备心里,张志远并不跟别人搭话,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临走时,爸妈反复叮嘱,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到了永州,表哥会来车站接他。

  终于,旁边的大叔忍不住问道:“小孩,你这是要去哪里?”

  张志远回答道:“去永州,找工作”。

  大叔又问:“你这么小,一个人出门,有亲人在那里吗?”

  张志远点了点头,话匣一打开,旁边的人也相继搭话,而他只是微笑,很少搭话。

  一个阿姨问道:“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张志远回答道:“我叫张远志,今年十七岁了”,然后便假装睡觉。

  大叔说道:“这正是读书的最佳年龄啊”,为什么不读书呢?

  张志远说道:“现在打工也能挣钱,我想闯一下”,说完后笑了笑,有几分腼腆,但更多的是自信,然后继续迷上眼睛。

  十几个小时后,张志远终于达到目的地,下车后,他并没有见到表哥,他走出车站,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准备给表哥打电话,糟糕的是,他把记电话号码的本子丢了,他站在电话亭里翻遍了所有口袋,就是找不到电话号码(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普及),表哥联系不上,家里也联系不到,他心急如焚,又像无头苍蝇,只能在大街上漫无目的走。

  表哥叫王平安,很多年后张志远才知道,当时因为表哥喝了一顿大酒,把他给忘了,直到爸妈打电话问他,他才从醉梦中醒来,当王平安赶到车站,张志远已经离开车站,不知去向了。

  张志远的爸爸叫张德福,妈妈叫王舒琴,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靠家里的几亩地过日子。

  王平安没见到张志远,也十分着急,便往姑父张德福家所在的村公所打电话。

  咚咚咚,电话铃响了,村公所值班的朱大爷接起电话,“喂,水沟村公所,请问你找谁”。

  “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张德福,就说我是王平安,他家娃子走丢了”。

  朱大爷挂断电话,一路小跑了四五里路,来到张德福家门口,便气喘吁吁的大声喊道:“德福,德福,在家吗?你娃走丢了”。

  王舒琴听到叫声,便丢下手里的活,踉踉跄跄跑了出来。

  “你说什么?谁丢了”。

  朱大爷双手拍着膝盖,咽了一口气,说道:“你娃走丢了,小远走丢了”。刚刚王平安来电话说的。

  王舒琴一下子惊呆了,两眼直愣愣的盯着朱大爷。

  过了几秒钟,便大声喊着:“孩他爸,快出来,孩子出事了”。顿时泣不成声,眼泪哗啦啦掉了出来。

  张德福正在给刚买回来的猪仔搭圈,榔头一扔,三步并做两步窜到了大门口。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是让平安去接他吗?怎么会丢了”。

  这时,村里的人闻讯赶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这么小的孩子,又没出过门,德福啊!你们怎么就放心让他一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啊!”

  “这可怎么办呢!这样着急也不是办法啊!赶紧打电话给王平安,让他报警,总会找到的,”张志远的堂哥张志强说道。

  朱大爷说道:“对,赶快跟我回村公所,给王平安回电话”。

  王舒琴一听,第一个朝村公所奔去,张德福紧跟其后,乡亲们也一同赶往村公所。

  朱大爷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就是王平安,朱大爷把电话递给王舒琴,王舒琴说道“平安,小远是怎么丢的,你快给姑妈说,”

  “姑妈,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按时赶到车站,我到车站的时候,表弟也不知去向了”王平安说道。

  “你听姑妈说,我们现在没办法赶过来,你一定要帮姑妈把表弟找到,他是我们的心头肉啊!要是找不回来,我们可怎么活啊!”。

  这时王舒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瘫坐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张德福扶起王舒琴,接过电话说道:“平安,你听姑父说,快去报警,让警察帮着找一下”。

  王平安说“我已经去过警察局了,警察说,不到二十四小时,不能立案,但是他们会留意表弟的身份信息,一有消息,就会通知我”。

  张德福低声说道“好,好”,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张德福把王舒琴扶着回到了家里。

  原本平静的小山村,此时沸腾了,有人奔走相告,有人在给张德福出主意,但都是鞭长莫及,唯一的希望,就是坐等王平安的电话。

  张志远在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此时的他饥肠辘辘,他看了一下兜里的钱,已经只有几十块了,他知道自己将要一个人独自面对以后的生活,便只买了两个馒头,坐在街边路沿石上吃了起来,抚摸着身边的行李,眼泪汪汪。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住哪儿,成了张志远最大的难题,他依然在大街上走着。

  这个城市果真如别人所说,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找不到一点温存,孤独,害怕,让他百感交集。

  他来到一座立交桥下,看见很多流浪人睡在桥下,他也果断的找了一块空地,拿出自己外衣当被子,枕着行李包睡下了。

  此时的王平安正在各个大街小巷寻找张志远,见人就问,他懊悔不已,但于事无补。

  这个夜晚显得格外的漫长,张志远无法入睡,因为心里害怕;王平安无法入睡,因为心里自责;张德福,王舒琴更无法入睡,因为心里牵挂着不知所踪的儿子。

  张志远在心里盘算着,找不到表哥,那就自己先找一份工作,然后写一封信回家,给爸妈报平安,这样就没有太多顾虑了。

  天亮后,他第一件事就是买了纸和笔,给爸妈写了一封信,然后去邮局寄完信就到处打听在哪能找到工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