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追逐夕阳的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张父寻子未果 志远受虐痛哭求救

追逐夕阳的人 舒南图 3973 2019.10.22 15:08

  就在张德福夫妇离开家后几天,张志远给家人的书信送到了水沟村公所,可是人去楼空,无法投送,又被邮寄退了回去,从此再无张志远的音讯。

  张德福夫妇到达永州后,便以火车站为中心,没日没夜的寻找,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到公安局寻求帮助,并登记了失踪人口。

  王平安因为连续寻找张志远旷工数日,也被公司解聘,迫于生计,不得不先找工作,无暇顾及姑妈姑父。

  张志远苏醒后,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他看不见多余的东西,只觉得整间屋子时不时在晃动,空气里充满了鱼腥味,而且还能听见嘈杂的人群声,应该隔市场不远,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在船上。

  他拼命地挣扎,可是双手都被粗绳子困着,根本无法挣断,他越挣扎,越是感觉头疼得厉害,这时他才回想起来,他是被人打晕了才绑起来的,可是,我又没钱,也不像是勒索,那他们为什么要绑我呢?张志远百思不得其解。

  越想越心惊肉跳,可是怎么办呢?他开始大声喊叫:“来人啊!放我出去,你们为什么要绑我,快放我出去”。

  张志远声嘶力竭的叫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出现。

  此时的张志远,不知身处何处,不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张志远虽然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但是从小就性格刚毅,从不轻易流泪,可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哭了,哭得那么认真。

  痛苦,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灵,他大声哭喊道:“爸爸,快来救我啊!快来救救我吧!妈妈,我想回家,你们在哪里啊!”

  张德福夫妇在大街上拿着寻人启事,见人就问:“请问有没有见过这个孩子”,一会儿拦住别人的去路,一会儿抓着别人的胳膊,路人也只是摇摇头,挥挥手,没有人愿意驻足多问,好像这样的事不足为奇。

  王舒琴忽然惊了一下,感觉胸闷气短,提不起气来,就捂着胸口顺势坐到路边的台阶上,张德福连忙跑过来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去给你买瓶水吧!”说完站起身来准备去买水。

  王舒琴拉住他的衣服说:“我没事,不要花钱去买水了,等会碰见有水龙头的地方,喝一点就行了,我们出来这么久了,带出来的钱也花了不少了,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张德福又转身坐下,帮王舒琴揉了揉胸口,用迷茫的眼光看着来来回回穿梭的人群,一言不发。

  旁边走过来一对青年男女,有说有笑,虽然没有牵手拥抱,但看得出来,他们是一对情侣。

  王舒琴说道:“要是小远能活得这么开心,该多好啊”。

  女孩回头看了看王舒琴,对男孩说:“阿成,你听见没有,那大婶好像在说我们什么”。

  男孩也回头看了看王舒琴,说道:“怎么可能呢,我家又没这样的穷亲戚,一看就是逃难的,她说我们干什么,顶多就是羡慕一下,要不你去给她几块钱”,说完对女孩笑了笑。

  男孩叫秦忠成,女孩叫唐娟。都是永州师范大学的学生,秦忠成是永州本地人,父亲秦建南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富二代吧!唐娟是外地人,来永州读书,家庭条件一般。

  唐娟说道:“你别这样说话好不好?我看他们挺可怜的”。

  唐娟又笑了笑说到:“但是他们也很幸福,虽然贫穷,却能相依相偎,不离不弃”。

  秦忠成把手搭在唐娟的肩上,说道:“我们不也是相依相偎,不离不弃吗?嘿嘿”。

  唐娟一把推开秦忠成的胳膊说道:“有一种幸福叫做有钱人的生活我不懂,但穷人的日子我过得很滋润”。

  秦忠成竖起大拇指说道:“不愧是国学的高材生啊!甘拜下风”,说完向唐娟作了一个揖。

  我们本没有交集,只是命运改变了我们前进的轨迹,才会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

  张志远隐约听见门外有动静,哗啦哗啦,好像是拉动铁链的声音,一会儿,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张志远不敢抬头,只是下意识的把身体往墙壁上靠。

  那人进门一看,嬉笑着说道:“哎呦,醒了啊!你这娃儿凶得很嘛!还敢打人”。

  话刚说完,已经走到张志远的身旁了,他用手轻轻的拍了几下张志远的脸。

  张志远侧了一下身子,抽泣的说道:“你们抓我做什么,我又没钱,我只是一个乡下娃娃,想进城找份工作,赚点钱,你们放了我吧”。

  那人说道:“我们知道你没钱,知道你是乡下来的,不然我们还不敢要你呢”。

  接着又说:“你不是要找工作吗?而且管吃管住,我们这里就管吃管住,至于工钱嘛你得去问猫仔跟灰狼要,我们把钱给他了”。

  张志远说:“我不认识他们,是他们把我骗到那个废弃工厂的”。

  那人说道:“我知道,不过呢!只要你好好替我们干活,说不定经理会多少给你点钱花,如果你偷懒或者是想逃跑,别怪我杨青山对你下狠手”。

  张志远小声的问道:“那你们要我干什么活”。

  杨青山回答说:“跟我们一起出海打渔,如果你不好好干,我就把你扔海里喂鲨鱼”。

  张志远暗自思索,如果真的出海打渔,茫茫大海,想逃跑都跑不掉啊,这里是他逃跑的最好机会。

  张志远对杨青山说:“那你现在能不能给我点吃的,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杨青山说:“想吃东西啊!今天恐怕是没有了,我们明天就出海,等出海后我会给你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现在让你吃饱了你好逃跑啊”。

  你是我们花钱买来的,跟这条船一样,是我们的财产,我得看好你,杨青山说道。

  张志远一听对方不上套,已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一怒之下,踹了杨青山一脚,喊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报警抓你们,枪毙你们,枪毙你们”。

  这一脚把杨青山惹急了,杨青山抓住张志远的头发,连续煽了七八个耳光,嘴里嘟囔着:“敢踹我,报警抓我,枪毙我,来呀!我先弄死你个小兔崽子”。

  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张志远被打得在地上滚来滚去,鼻子不停的流血,杨青山这才停手了。他凶神恶煞的出门去了,哗啦啦铁链声响起,门又被锁上了。

  此时疼痛感对张志远来说,或许能减少他的恐惧,但他毕竟是一个17岁的孩子,他勉强的翻起身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爸妈,你们在哪里,我好想你们啊!我想你们啊!快来救救我吧!王平安,我恨你,我恨你”,双手不停的敲打着地面。

  泪水,汗水,鲜血,交杂在一起,滴落在地上,流进嘴里,但有同一个味道,都是咸的,不,应该是苦涩的,令人至死不忘的。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永远刻在了一个17岁追梦少年的心里。

  猫仔和灰狼继续在大街上晃荡,忽然灰狼叫住了猫仔,说道:“猫哥,你看这寻人启事,像不像前久我们带走的那个人”。

  猫仔说道:“像就像呗!难道你要去告诉他家人,是我们把他带走的啊,傻不傻啊你”?

  灰狼说道:“谁傻啊!你也不想想,这是老天爷给我们送钱来了啊”!

  猫仔一下子楞住了,拍了灰狼脑袋一下,说道:“对啊!你这脑袋瓜子只要一想到钱就开窍了啊”。

  猫仔接着说:“我们可以找到他的家人,告诉他们,我们见过这人,让他们给我们辛苦费啊!哈哈”。

  灰狼拍拍手说到:“就这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猫仔说道:“整起,有钱不赚王八蛋,今晚可以大喝一顿了,哈哈哈”。

  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寻找张志远的父母。

  灰狼双手插在裤兜里,走路一颠一颠的,看见路过的小姑娘,就打着口哨“妹子,去哪啊!晚上哥哥请你吃饭呀”!当然没人搭理他,因为像这样的货色,大街上也不止他一个。人们都司空见惯了,大不了回一句“流氓”,然后自己走了。

  两人一直在街上晃悠,可是并没有看见张志远的父母,也没听见有人在打听张志远。两个人便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门一打开,满地狼藉,啤酒瓶,瓜子壳,烟头,方便面盒……各种垃圾应有尽有。

  人们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这样的人应该跟垃圾归为一类更合适吧!

  两人进屋后,各自往各自的沙发上一趟,点了一根烟,便开始讨论起来。

  灰狼问道:“猫哥,你说他们要找张志远,他们最好的选择是去哪里找”?

  猫仔有气无力的说道:“谁知道呢!今天溜达了一天,累死老子了,等找到他们,应该多要点精神损失费”。

  灰狼说道:“对,是那么个意思”。

  张德福夫妇因为王舒琴在街上突感不适,早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张德福准备让王舒琴休一天,再继续找。

  张德福夫妇租住的房子旁边正好有一个垃圾回收站,张德福心想,自己没什么技术,又不适合到工厂上班,因为还要寻找张志远,不如去大街上捡垃圾,然后拿回来卖,这样不但能能挣点钱,而且也不耽误找儿子。

  想到这里,张德福拍了一下大腿,站起身来对王舒琴说,你先躺一会儿,我出去办点事。

  王舒琴还没来得及开口,张德福已经窜出大门了,王舒琴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又躺下了。

  张德福来到垃圾回收站,像垃圾站的魏师傅打听了一下,什么垃圾能卖钱,长期合作能不能优惠什么的。

  谈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张德福看见垃圾场里放置了一辆破旧三轮车,便问魏师傅:“你这三轮车能不能卖给我”。

  魏师傅说,“这个已经不能骑了,你拿它也没什么用啊”!

  张德福说,我能修好它,再换个轮子就可以用了。

  魏师傅说,“那你拿去吧!前两天刚收回来的,二十块钱”。

  张德福掏出二十块钱递给魏师傅说道:“谢谢啊!魏师傅”,魏师傅挥手示意后,张德福高高兴兴的拖着破三轮回到了租住的院子里。

  一进门就翻箱倒柜,找到了几把扳手,钳子,这些东西都是以前租客不要了丢在屋里的。

  张德福拿上工具就往院子里跑,王舒琴一脸疑惑的跟了出来:“说到,你这是要搞什么啊”?

  张德福说道:“我买了一辆三轮车,我得把他修好,明天咱们出去捡垃圾,这样既能打听小远的下落,还能赚点生活费,我们得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说完笑了笑”。

  王舒琴听了说到:“切,老疯子”。然后回到了屋里,这是张志远丢失后,他第一次看到张德福笑。

  噼噼啪啪弄了半天,张德福终于把三轮车恢复了原貌,剩下的就只差一个轮子了,他跑到街上买了一个轮子,很快安装上,他的三轮子终于可以上路了。

  天已落幕,王舒琴做好了饭,等着张德福收工。

  张德福夫妇的这顿晚餐,好像比平时吃得都饱。

  张德福边吃饭边对王舒琴说:“明天我们一起出去,你坐车里,我蹬着三轮车,这样你就不会太累了”。

  王舒琴笑笑说:“好”。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张德福早早就起床了,他第一眼就是去看看他的三轮车,左看右看,感觉少了点什么,一会儿,他自言自语道:“对,我知道少什么了”。

  他回到屋里,找了一块透明塑料纸,拿出了寻人启事,按着寻人启事的大小裁好塑料纸,然后把寻人启事放进去,挂到了车把手上。

  一切准备就绪,夫妇两蹬着三轮车,又开始了新的寻子之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