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追逐夕阳的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王平安进退两难 张志远即将回程

追逐夕阳的人 舒南图 4256 2019.10.29 21:55

  张德福夫妇回到大街上,心里空落落的,虽然被骗钱的事告一段落,但是张志远始终杳无音信。

  张德福有点动摇了,他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下去,如果不坚持,又能何去何从,家里也一无所有了。

  灰狼回到自己的出租屋,看见猫仔还在睡大觉,心里愤愤不平,他把猫仔拖起来,说道:“我被人撵得差点断气,你在这睡大觉”。

  猫仔揉揉眼睛说道:“咋啦,谁撵你,你不会是又去摸人家小姑娘了吧”,说完指着灰狼大笑起来。

  灰狼说道:“我不是出去买早点吗?谁会想到碰见张志远的爸妈了,他们一认出我来我就开跑,然后老头子就一直追我,我差点就二进宫了”。

  ”这倒真是出乎意料啊”!猫仔说道。

  猫仔接着又说道:“不对啊!你这一小伙子,能跑不过一老头?这不科学吧”!

  灰狼说道:“这老头子疯了似的,一直对我穷追不舍,好在他没把我送派出所去,这才回来了,这段时间也太倒霉了”。

  猫仔说道:“物极必反,说不定我们的好运就要来了,到了否极泰来的时候,咱哥俩还是一样的吃肉,你洗洗接着睡吧,说完又倒床上了”。

  灰狼叹了口气,也在沙发上躺着了。

  王平安一大早见到工头就问:“孙哥,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事怎么样了”?

  孙先平回答到:“我帮你问了,但是估计还得等几天,现在公司资金周转有点紧张,过几天就发了”。

  王平安也只好继续干活,孙先平对王平安说道:“对了小王,施工经理今天需要一个打下手的人,我照顾你一下,你去吧”

  王平安一听,这可是一份美差啊,便爽快的答应了,他说了一声谢谢!丢下手里的砖头小跑过去了。

  王平安来到经理身边,对经理说道:“我是孙先平叫来帮你打下手的”。

  经理”嗯”了一声,然后又低下头看他的图纸去了,并用笔不停的标注,王平安凑了过去,刚一伸头就被经理骂了:“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干你的活去,你都看得懂还要我做什么”。

  王平安没想到自己居然碰了一鼻子灰,难为情的笑了一下说道:“看不懂可以学嘛!”

  经理看了他一眼,对他说道:“学,你要是能在图上指出我们现在站的位置,我就教你学”。

  王平安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很机灵,也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才出来打工的。

  他又凑过去看了一眼图纸,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指了指图纸,对经理说道:“我们在这儿”。

  经理一看,点点头说:“嗯,还不错,干活去吧”。

  王平安答道:“好呢”,然后就干自己的活去了。

  张德福夫妇依然在大街上捡垃圾,突然听见警笛长鸣,三辆警察疾驰而过。

  他们本没有在意,但突然听见旁边的人说,在城南的一个小河边发现了一具男尸,老两口不约而同的把手里的塑料瓶扔进三轮车里,然后王舒琴坐到了车厢上,张德福骑着三轮车沿着警车的方向驶去。

  他们虽然不希望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们赶到小河边,小河两岸已经聚集了很多围观群众,警察也在四周拉起了警戒线,正在做现场勘验,法医正在解剖尸体。

  王舒琴拼命的往人群中挤,张德福紧跟其后,警察一把拦住了王舒琴,说道:“往后退,不要妨碍警察办案”。

  王舒琴说道:“我儿子失踪了大半年了,我想看看是不是我儿子”。

  这本来就是无名尸,警察便让王舒琴越过警戒线,前去认人。

  王舒琴凑到尸体跟前时,法官刚好切开男尸的腹部,王舒琴一看,吓得往后一坐,顿时觉得恶心,并伴有腐尸的味道。

  王舒琴捂着鼻子,半天没回过神来,张德福一看,赶紧跑过去拉起王舒琴,在场的警察也帮忙把王舒琴扶到警戒线外,并给了他一瓶水,让她在外面等着,让张德福去认人。

  张德福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尸体腐烂严重,从面部根本无法辨别,不过从身高题型看,不像是张志远。

  张德福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这不是我们的儿子,我敢确定”。

  王舒琴一听,心里好像吃了定心丸,她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拉着张德福的手说道:“小远一定还活着”,眼泪又开始泛滥了。

  经过法医的初步判断,该男子三十岁左右,没有明显的外伤,鼻腔和肺里有大量的泥沙和河水,应该是不慎落水溺亡,

  但是该男子生前曾吸过毒。

  现场勘察结束后,尸体被警察带走,将做后续处理。

  张德福夫妇也骑着三轮车回到了家里,但是王舒琴只要一想起看到尸体时的场景,就会不停作呕。

  人生有太多的意料之外,得意时不要目空一切,失意时不要妄自菲薄,旦夕祸福尽在转眼之间。

  赵亚宁康复出院了,秦忠成如约请赵亚宁吃大餐,唐娟挽着赵亚宁的胳膊,秦忠成给唐娟拎包,后面还有几个秦忠成的跟班,他们一起走进了饭店。

  秦忠成要了一个包间,几个人坐下之后,服务员热情的送上餐单,并给他们倒满了水。

  秦忠成把菜单递到赵亚宁的面前,说道:“今天你是主角,想吃什么点什么,酒管够菜管饱”。

  赵亚宁接过菜单,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啦”。

  不一会儿,一桌子美味佳肴全上齐了,秦忠成问道:“此情此景,知己佳丽全齐了,唯独少了一瓶好酒,哥们儿,来一杯”。

  还没等他几个哥们儿开口,唐娟说道:“我看今天就别喝酒了,上次就是因为喝酒,害得亚宁住院,咋们喝点饮料,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总之一句话,开心了就对了”。

  秦忠成笑着说道:“别,谈人生太遥远,谈理想,我早就戒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赵亚宁说:“成哥你落地就坐拥金山银海,人生,理想,不用说都是一路坦途,但是我们只是市井小民,人生理想还是要有的”。

  唐娟接着说到:“是啊!原本我们都是公主,只是现实逼迫我们做了女汉子”。

  唐娟又说:“我们虽然是无名之辈,但是我们有勇往直前的心,不服输的劲,我们要做命运的主宰”。

  一边热火朝天的聊着,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

  有情的青春留不住无情的岁月,时间的脚步带走了多少喜乐哀泣。

  王平安自从第一次给施工经理打下手之后,就被施工经理当做是一个可塑之才,只要一有机会,就教王平安看图,讲施工要点,王平安也学得很认真,再加上他头脑灵活,学了不少东西。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冬天也快到了,工程也接近尾声,他实在是没办法了,就约了几个工友前去讨要工资,但是就只有孙先平在工地。

  孙先平刚见到王平安还客气的打招呼,问道:“小王,今天不上班吗”?

  王平安说道,班是要上的,但是我们要先找老板拿点生活费,这都干了快大半年了,多少也该给我们发点了。

  孙先平说道:“老板出门谈工程去了,你们过几天再来吧!还是先把活干好”。

  王平安一听,心里很不爽。他问孙先平,”孙哥,咱们平时干活不偷懒吧!”

  孙先平说道:“是,干得挺好的,但是工钱这事,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工头,你也不能为难我吧!况且我也很照顾你对吧”。

  王平安也知道这是事实,难为孙先平也没什么意思,他对孙先平说道:“那我们先休息几天,等老板回来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再干活”。

  没等孙先平开口,王平安就带着几个工友回去了。

  没过几天,王平安听说老板回来了,又带着工友去找老板要钱。

  老板说道:“工程还没完工现在我也没钱给你们,再说你们班都不上,害得我停工,这笔损失你们得负责”。

  王平安顿时火冒三丈,你欠我工钱半年多了,我们休息几天你要我们付损失,那我们的损失谁来付,想坑我们的血汗钱,我让你缺胳膊少腿的你信不信。

  老板一听被一个打杂的威胁,心里自然是不服气,于是他把脑袋伸过来,对王平安说道:“你来试试,来呀!看你有没有这胆量”。

  此时的王平安已经失去理智了,顺手捡起一块砖头,砸到了老板的头上,说道:“现在知道了吗”。

  其他人一看打起来了,连忙跑过来拉住王平安,两个工友架住王平安的胳膊,王平安还在双脚不停的蹬,淤积在心里也久的火一下子释放出来了。

  自从张志远走丢后,他一直顶着各种各样的压力,毕竟是自己的失误才导致张志远的失踪的。

  这一顿发泄之后,他顿时感觉舒服了痛快了,当然他没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王平安被派出所也寻衅滋事,故意伤人为由,处十五日行政拘留。

  一时冲动,虽然发泄出了心中的怨气,但是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永州的冬天虽然很少积雪,但是海风吹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让人受不了。

  张德福夫妇把从家里带来的外套,棉服全穿上了,并用布条把手掌裹得严严实实的,因为长时间在外面风吹日晒,张德福显得沧桑了,脸颊通红通红的。

  张志远现在更加确定杨青山这帮人有问题,他开始试图接近陈小军。

  张志远搬着一筐鱼,从陈小军身旁走过,故意拌了一下脚,摔了一跤,一筐子鱼撒得遍地都是。

  陈小军看看四周,没有其他的人,便说道:“小心点,你想死啊!赶快捡起来”。

  张志远一听,心里暗喜:“果然跟我猜想的差不多,陈小军没有杨青山那么凶,应该可以作一个突破口”。

  张志远迅速捡起地上的鱼,说了一声谢谢,把鱼搬到了冻库。

  张志远边走边想,如果陈小军也是被抓来的,那么他为什么不逃跑呢!他又是怎么获得杨青山等人的信任的呢!

  如果他本来就是跟杨青山一伙的,我要是跟他透了底,他把我卖了,那我就有生命之忧了。

  所以他小心翼翼,决定先不暴露自己的目的。

  他更好弄清楚这条船上不为人知的勾当,每次来跟杨青山接头的到底是什么人,是做什么的。

  张志远出海也差不多一个月了,就在他捉摸不透的时候,杨青山出来了,杨青山站在甲板上对所有人说道:“大伙今天忙完之后就可以休息了,明天咋们回城交货”。

  这个消息对张志远来说是再好不过了,回到港口,他逃跑的机会就更好了,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他实在是一筹莫展。

  他越是想着逃跑,对爸妈的思恋就越强烈,经过这段似人非人的经历,张志远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从小到大都是在父母亲人的庇护小长大,他从来没有受够这么多委屈和折磨,他把对猫仔,灰狼,杨青山等的恨深深的埋在心里。

  当然,他的遭遇也跟王平安脱不了干系,只是对王平安的恨跟对这么他的人的恨性质不太一样。

  他一个人在小黑屋里,看不见星星月亮,连出这间小屋的权利都没有,他没有倾诉的对象,只能对着墙壁自言自语。

  王平安从派出所出来之后,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没有工作,没有钱。

  他搬出了工棚,蹭住在一个老乡的出租屋里,老乡也是做工地活的,于是他托老乡帮他找找工作。

  这天他闲着没事,就到大街上晃悠,他心里也想着,说不定还能碰到张志远呢!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儿都是流浪,在外面走走,也可以放松一下心情。

  他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半天,又渴又疺,他走进一家小饭馆,叫了一份盖饭,两瓶啤酒,一个人吃着喝着。

  这时候唐娟走了进来,要了一碗面条,坐在王平安的对面。王平安看了唐娟一眼,眉清目秀,身材姣好,但是王平安觉得唐娟器宇不凡,很有气质。

  王平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穷酸样,心里很是自卑,瞬间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不多一会儿,她看见唐娟站起身来,走出门去,他的目光随着唐娟的身影越动。

  只见唐娟好像在跟谁说话,那人的身体刚好被门挡住,他低头吃了几口饭。这时唐娟拉着两个脏兮兮的老年人走进了饭店。

  这举动出乎王平安的意料,王平安再仔细一看,好像是自己的姑父姑妈,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姑父姑妈远在千里之外,怎么可能瞬间出现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