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长生1000000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变天

长生1000000年 张饭否 2064 2020.09.16 20:04

  站在包子铺门口的街坊邻居正在欢声笑语的损着财迷老张。

  李观潮没有参与其中,放下电话后,他看到了大路上在晨光的光晕之中几辆警车正一路驶来。

  警车来到巷口停下,不止走下来了四五个警探,刚刚还在大家口中的包子铺老板老张也走了下来。

  肥头大耳的他今天脸色苍白如纸,瞳孔涣散,脚步虚浮,但他还记得指正,一指院门道:“就是这。”

  警戒线被迅速拉起,几名警探将围观群众撵到了远处,却引来了更多的街坊邻居聚集在一起,李观潮对可可道:“你自己找个地方吃口饭,然后去医院吧。”

  可可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非要在这里可能会给李观潮添麻烦,转身走远。

  李观潮找到了一名警探,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然后越过了警戒线,走进了红门大院。

  映入眼前的画面与这个美好的清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红桶侧翻,一地的机油在向低坡处流淌,在半路铺陈在地面的石板缝隙中遇到了红色的血流,互不相融。

  鲜血还出现在了很多地方,模糊了餐桌上的白色桌布,小屋的玻璃也被鲜艳上色,而源头来自现在正趴在房门门槛上,全身伤口多处的中年妇人。

  李观潮认得她,她是老孙的媳妇,姓元。

  只要吃张家包子,每天清晨都会听到她中气十足的破口大骂,但现在她睁着一双眼眸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整座院落里,唯独在角落里的狗笼不染一抹红,敞开的铁栏门,随着微风轻轻摇曳,里面空空荡荡,以前这里养了一条大狼狗。

  李观潮走进其中,来到了已经死去的元姓妇女身前,看了看她身上的伤口,即便只是肉眼也可以甄别出,多数都是咬伤,尤其脖颈间的大动脉处齿痕刺穿出了一个个血洞,十分明显。

  看完后李观潮站了起来,转身走到了院门口,看到了在侧面一名警探的陪同下,老张正在抽着烟,肥胖的脸上忍不住发抖。

  来到了他身边,靠在了墙壁上,等他一直将烟抽完,李观潮这才问道:“老张,怎么回事?”

  老张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居然是李观潮,他正有所疑问间,李观潮拿出了证件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并拿出自己的烟,又给他点燃了一根。

  ……

  作为早餐店的老板,早起当然只是日常。

  凌晨二点半老张就已经醒来,因为他家的包子都是现活馅儿现蒸,所以简单的洗漱后,他就来到了店里,做起了准备工作。

  两点半的时候他得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店里唯一的员工昨晚发烧不能来,他只好独自承受起了工作的重担,埋头苦干一直到快三点半,刚坐下喘口气,他就听到了每天早上必备的吵架声。

  但今天有些不同,以往都是元老婆子开骂,老孙默不吭声,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孙居然敢还嘴了。

  两人越骂越凶,没过多久传来了锅碗瓢盆摔在地上的声音。

  老张叹了口气,不知道老孙子这日子过的有啥意思,还不如像自己这样单着舒服,而作为朋友,他想了想后,看了一眼大早起来的第一笼蒸好的包子,就装了一袋,走出了还没顾客的店门。

  等老张拎着包子走到红门前时,他听到了些许不太寻常的声音,但没多想,只是敲了敲门。

  敲门的动作并不用力,但没关的大门敞开了一条缝,于是他整个人傻了,他看到了一地血,看到了已经似乎没有生机倒在门槛上的元婆娘。

  同一时间大门也被从里面拉开,他的朋友老孙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老孙是一个修电瓶车的师傅,往日脸上出现最多的是油渍,只是今天的油渍却换成了红色。

  他看到脑袋大脖子粗的老友没有说一句话,双手一推将老张放倒,然后冲出院子,身边跟着那条他养了很多年,一直当儿子照顾的大狼狗。

  老张就这样在凌晨三点半,跌倒在每天都会踩无数次的小巷中,看着老友在天光刚蒙蒙亮的世界中慢慢消失。

  他还坐了有一阵子,脑袋里一片混乱,直到一个扫大街的老太太走过来时,他才立刻站起来,关上了红门,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老张觉得这样做似乎不对。

  ……

  ……

  听他说完时,烟早已经又换了一根。

  李观潮:“你去报警没错。”

  老张看向李观潮,这才坚定的点了点头。

  李观潮没再说话,拍了拍他肉垫似的肩膀,走出了警戒线,在一众街坊邻居想要询问的目光下,一个人上了昨天开回来的警车,直奔治安局。

  来到行动分队的办公室,李观潮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老孙当然跑不了,只要官方稍一排查,他又没从事过刑侦工作,慌乱之下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被抓起来只是早晚的事。

  这件案子值得让沉思的细节不是死了人,而是通过老张描述中的最后一个画面,老孙走的时候大狼狗紧跟左右。

  这说明狼狗或许并不是发狂,而是...

  正想着呢,一杯咖啡出现在了他眼前,吴勇脸色也有些沉,没有一点笑容:“青砖小巷具体是什么细节?”

  李观潮回答:“从死者伤口来看,是齿痕。”

  “死者是主人?”

  “算是。”

  “你是怎么想的?”

  李观潮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昨天的化验报告都齐全了吗?”

  这时,刚刚进入办公室的江博看到了李观潮,他来到两人身边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将文件夹放在了桌上:“你之前要艾利斯顿的案子是对的。”

  吴勇看向江博:“还有其他类似的案件?”

  江博重重点头,指着文件夹道:“今天所有的报案中,除了青砖小巷的案子之外,还有三起宠物伤人案,以及两起野生动物袭事件,不能细纠,很诡异。”

  李观潮打开了面前的文件夹,飞速的将一行一行案件描述全部看完,然后拿起了吴勇每早都会给他买的咖啡喝了一口,看向了窗外晴朗的天空。

  他知道这个世界要开始变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