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四章 混乱元夜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136 2019.05.01 07:55

  汝南王府。

  “爹爹,孩儿探知,赵曦出城了。”

  赵宗愈只说了这个,就不再说话了。他虽然负责联络那些花腿闲汉,可具体怎样用,什么时候用,还得他爹做主。

  “出城?早已经回城了。且于牧马监解决了千年骑兵烂蹄的难题……唤宗晖来,汝出去吧。”

  汝南王说话之间顿了顿,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当知青州的富弼,京西路的韩琦,连带着准备进京履职的庞籍,接连专门撰写了赞扬鄂王爷的折子时,赵祯真的高兴的找不着北了。

  然后他便随意的赏赐了……

  赵曦不管这些,他得配合着将作监把自己想要的玩意儿鼓捣出来。

  先是从皇后娘娘那儿讨要了两万贯……皇后娘娘居然没问要干嘛。

  这可苦了王中正,两万贯呀,得他扛着,还得送给将作监大匠。

  赵曦从来没经手这么多钱,这才第一次发现,原来以为的都是错的,什么银票,什么银两,全都是扯淡。这……居然就是扛钱。

  其实还是有银两交易的,就是娘娘也有银两。只是娘娘以为他跟他爹一样,是做赏赐的,所以,都给他的是铜钱。

  赵曦还交代了王中正,要购置些硝石、硫磺和柳炭,还有坩埚、竹筷什么的。

  做爷就这点好处,基本上是用嘴干活的。

  ……

  得有三个多月吧,将作监终于给赵曦送过来了。还别说,时间是长了点,可东西是真的很精致,比赵曦想象的还好。

  红木的手柄,半尺长的青铜管,还是双管的,上下管的间隙恰好可以放通条。

  可以看出,这大匠确实费心了。无论是燧石还是撞锤,包括铁跕都用的是好料。

  “王爷,那大匠说,若不是将作监里有些存料,就这两个玩意儿,估计最少的三万贯……”

  王中正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很不以为然。就是个王爷玩耍的,还三万贯?王爷又不是不记你的人情,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大匠的话,赵曦信。不过人力,就单说这铜管,估计不知道废了多少。

  赵曦不知道大匠怎样测验沙眼的,但赵曦能感觉到,就这两把燧发枪的铜管,绝对不比后世的铸件差。

  唉……这根本就不存在推广的可能呀。

  这玩意儿寿命不确定,每把万贯,别说国朝并不富裕,即便真有宽裕的钱,相公们宁愿都发了贴钱,也不会让装备禁军。

  更何况,如今的大钱都快铜铅各一半了,国朝无丰铜之地呀。

  “中正,帮本王记住那大匠的名字,以后有用。”

  有用?王爷还是会还人情。王中正总觉得那大匠应该折扣了不少,两万贯,就这么俩小玩意儿……

  小玩意儿?

  王中正自有了品级,便有了单独的一间屋子,很多事赵曦没法在慈明宫做,便在他这里鼓捣。

  他已经准备好了跟后世相差无几的黑火药。

  没有定量装备,就是等着这燧发枪回来后看药锅的大小。

  然后王中正又有事儿了,就是想办法搞到弹珠……

  一切都弄好了,赵曦觉得应该可以。就是不能试,这里是内苑……年龄限制太多了。

  本来还想着元日快到了,自己可以趁燃放爆竹时自己可以试试,结果,这节日,他根本就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闲时间。

  那怕今年毕业闰正月……

  挺有意思,两个元日,两个元夕,这大宋还真就两次放衙,两次元夕夜狂欢。

  这些对赵曦已经引不起兴趣了。

  没了晏殊,没了欧阳修,连范仲淹……这老范该去创作他那个《岳阳楼记》了吧?

  很好,最起码自己没毁了千古名篇。

  就是元夕夜变的无趣了。

  庞籍……让赵曦想起了包公案。因为今年的元夕夜他终于见着这千古名臣包拯了,也自然的想到了这个庞籍。

  可惜他不是太师,包拯也不是黑炭头,更没有被驴踢过脑袋。

  挺白净的人,精神矍铄,两眼炯炯有神,看人看喜欢用盯。

  相反,庞籍略显得苍老一些。可能是被西北的风沙刮的。

  听闻庞相公一直主持西北事宜,在与大夏的交锋中颇有建树。没一点奸臣样,从头到脚都无不表露着对大宋的忠贞。

  再说了,包拯现在也就是个御史台的台谏,而庞籍已经是枢密院使。

  要说包拯在朝堂上嘚嘚几句还有可能,若他要跟庞籍争斗,恐怕还不是一个量级的。

  庞籍已经是昭文阁大学士,而包拯还两个直学士没混上。

  赵曦在宣德门楼上,再不能跟以前那样乱跑了,乖乖的待在自己那个固定的位置上。学着老爹看朝臣们吟诗作对。

  没了大家,就是吟诗作对也没人挑唆赵曦了。

  早几年,王爷已经与大拿媲美,如今……还是别找茬打脸了。

  赵曦来回看包拯和庞籍,可惜,看不到有一点矛盾存在。反倒包拯对庞籍相当的尊重……挺没劲的。

  也不知道那个傻蛋编排的这故事,让他有了这样的小心思。

  好吧,无聊就无聊吧,就是还得有一次无聊,自己还没试成燧发手枪……赵曦倍感遗憾。

  第二个元夕,内苑并没有再次张灯结彩,老爹也没有再次召唤朝臣们登宣德门看热闹。

  听说是包拯嫌老爹看相扑有点垂涎,还听说是娘娘说不该奢侈……甭管怎样吧,赵曦觉得这样对,自己也省得陪大叔们吃冷风发呆。

  内苑没了热闹,赵曦如平时那般早早入睡了……

  “出了什么事儿?”

  睡梦中,赵曦被一阵阵喧哗吵醒了。

  喧哗的声音太大了,跟打战一般,在这宁静的夜晚声音很大。

  “曦儿,莫慌,爹爹和娘娘都在。”

  这时候,赵曦发现老爹和娘娘都到了自己房间。很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了?

  “圣人,汝陪着曦儿,吾出去看看!”

  “官家!莫出去!”

  娘娘的嗓音都变了……

  “娘娘,到底出了何事?曦儿能知道吗?”

  赵曦看娘娘的神情和表现,知道事情肯定不一般。从来没见过娘娘如此失态,任何时候都是那样端庄的。

  更没有对老爹如此尖着嗓子喊叫,那怕是当初自己从秋千上掉下来,那怕是娘舅曹傅被弹劾,都一直很淡定的。

  而今天……

  “曦儿,应该是有殿前司值守作乱!”

  我嘞个去!赵曦也头炸了!本以为这些年,他大把的撒钱,应该养住这帮人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