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六章 再上万尹山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094 2019.05.27 08:32

  确实,搜索时散开的队伍,在扎营时肯定是聚集的。

  由于处于山林,又不是真正的战场,所以以一营为单位,整个搜索队伍在天擦黑时,便生火造饭,准备歇息了。

  他们没有护卫营的帐篷,更没有护卫营的睡袋,只能是就那么席地而卧了。

  也顾不得什么更深露重了,一个后晌,不断的往山上爬,还得边走边探地面,不止是腿脚累,连心神也累。

  这护卫营为真够阴的,打不过就玩这些伎俩!

  “待碰到那群憨货,非得用箭杆打烂他们腚!”

  “废话真多……要有盆热水就好了,烫烫脚好睡。”

  “这才半天呀!还有两日半……这腿不得给跑废了。洒家是马步军,如今与尔等步军一般行军,此罪如何受的?”

  ……

  也就不远处,护卫营就潜伏在半里远的草丛灌木中。

  听到这般闲言碎语,也是无语了。

  如此这般的心疼腿脚,看来确实需要将其解救了……不急,再稍等片刻,待子时,护卫营会让你们省去明日行军的苦。

  太子说了,要子时刚过的时候行动。

  搞不懂为什么非得那个时辰,不过听太子殿下肯定没错。

  自演习前开始,依照太子这般安排,护卫营虽然多跑了些路程,至今没一人损伤,这就是太子殿下的计策。

  ……

  “敌袭……”

  “啊……护卫营来了……”

  还好,这个没喊敌袭。

  “按朝廷演习文书,尔等已是死人,莫乱了规矩!”

  两千战五百,不提个人勇武,也不提趁其不备,就说人数上,那也是绝对压制。

  所以,从袭击开始,禁军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喊话都是在被染了番石粉以后的事儿。

  这很正常,也是该预料到的。毕竟不是真死,也没谁真严格执行……

  “殿下,吾等已判定此一营伤亡……”

  呃……不好意思,大晚上的,根本看不清,这裁决组居然也被护卫营染了番石粉。

  裁决组早就盼着护卫营来了,如今可算是盼来了。

  倒不是说裁决组有什么倾向,只是随着这搜山的禁军,也够累的。

  双方交战,裁决组陪着一方即可,本以为护卫营是疲于奔命,跟着禁军会好点……或许是真好点吧,可这也够呛。

  没停歇的一后晌溜腿,不好受。

  这下好了,一营的军卒被护卫营全歼了,那随着这一营的裁决,也可以歇工了。

  “有劳诸位……”

  黑漆麻糊的,根本看不清是谁,赵曦只是冲着吭气的方向随意的来了这么一句。

  别以为自己是太子,就可以拽牛逼,赵曦很明白,在国朝,别说太子,就是官家一样与人客客气气,特别是对御史谏官。

  没多啰嗦,解救了受累的一营禁军,护卫营便斜插着越过山脊……

  凌晨一两点的时间,是人睡眠最沉,熟睡的时间。

  虽然禁军也安排了哨兵,因为谁也知道这不是战场,所以哨兵也就是摆个样子……即便警惕些,对于护卫营袭杀来说也容易。

  所以,丑时末,护卫营已经完成了既定目标,袭杀了三个营的禁军军卒。

  “殿下,此路似前日护卫营上山之路。”

  好不好巧不巧的,在袭杀三处禁军营地后,在下山腰乱成一锅粥的档口,护卫营竟然在原来的上山路上了。

  “辨认痕迹……文相公不会放过这条线吧?”

  文彦博不是菜鸟,也不是无兵可用。对于护卫营的踪迹,绝没有放过的道理。

  果然……

  “殿下,确有痕迹,人数众多……”

  呃……这是什么词?众多?众多是多少?

  “吕教导,对曹都使刚才用语记录!护卫营条例有明文,奏报均情不得以众多、少许等不定量词汇!”

  看来这一天一夜的小胜,让护卫营有点沾沾自喜了。连曹霖这老军伍都犯毛病了。

  于军律,赵曦从未讲过情面,表哥也一样。

  “突袭,若对方人数在护卫营两倍以上,制造混乱后,迅速分散撤离万尹山,山下据点集合。”

  算是幸运还是不幸?没往山顶跑多远,护卫营就看到了营区。

  “殿下,人数五千,为十都之数。”

  这下不含糊了。

  这帮禁军是今晚最为警惕的一伙了。毕竟他们属于沿着痕迹突进的先头部队,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是最接近护卫营的,所以,就是哨兵,都强打精神坚守着。

  “敌袭……”

  然后,然后就整个混乱了。

  护卫营直接解散了,要求一个时辰后到达集结地,其他的随机应变……

  以有备战无备,基本上都是占便宜的。这也是史书上为什么经常记载那些奇袭战例的缘由。

  这万尹山上也不例外,那怕是最后在接近山顶时遭遇,护卫营以两千对五千,仍然是占了些便宜……主要是他们压根就没准备真正的对战,就是搅和一番,然后撒丫子跑……你若追来,那不好意思,肯定要被染色了。

  整一晚,整个万尹山,一直到了近寅时时,才算安静下来。

  “各营清点人数……”

  这一次赵曦也清楚,护卫营不可能全身而退了,肯定会有损伤了,特别是那种倒霉蛋,因为骚扰了一个,被十几人死命追着的情况肯定有。

  那样,那怕护卫营的军卒对于隐藏潜伏多精通,也没那个机会了,势必会被追兵与下山脚扎营的禁军汇合夹击了。

  “殿下,未按时到达者一十七人。”

  吕公著很舍不得说是折损了,委婉的说是未按时到达……就凭护卫营这些年拉练出来的腿脚和辨认方向能力,存在不能按时到达的可能吗?

  十七人……还算能接受。

  “整队集合,继续往禁军营地进发,今天仍然在营地休息。”

  “殿下……”

  赵曦明白吕公著想说什么。所谓的损伤并不是真正的损伤,那些军卒肯定要面对相公的。所以……

  “诲叔,相信护卫营的军卒,为相信护卫营的反审讯训练科目。”

  ……

  如平常上朝时间一般,帅帐里的文彦博在卯时把自己收拾停当了,与富弼将就着饭食,思谋着今日可以推进多少,包围圈可以缩小多少……

  “禀相公,昨夜子时至卯时,禁军损伤近两成……”

  呃……文彦博都顾不得嘴里含着食物了,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