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六章 横生枝节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074 2019.05.12 08:07

  离东宫护卫选兵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些日子,赵曦除了陪庞太师聊天,就泡在营地里。

  反正也不远,离自己东宫也就穿一条巷子。

  不只是他,曹家的三个,高家的俩,还有王中正和李宪,没事都泡在营地里。

  都不是新鲜,而是经过训练,真的感受到了好处。

  而东宫护卫的教导也在几番争斗和妥协中定下了。

  总教导居然是吕公著。赵曦终于明白了,国朝这是完全打破了职级的关系,级别与官职还真没多大关系。

  就比如东宫护卫总教导,赵曦是换了个名字,可在本质上是相当于太子詹事,应该是至少为从三品。

  吕公著原在荥阳通判,而州府通判从八品到五品皆可任,也就是说吕公著最高到五品,现在却能担任相当于从三品的职务。

  就跟后世的地市级二把手,突然上调,成了负责全境内青少年工作的一把手……这跨度不是一般的大。

  再想想这些年外放的相公,富弼、韩琦先不说,好歹是统辖一路,可范仲淹……几次转任,均是知州。也就是说从政事堂副职,直接去担任地市级一把手了。

  这跌的也不是一般的深。

  不说了,太乱,乱的根本就没个谱,根本没法用自己最熟悉的体制来对照。

  然后是四个教导,好像也没出多大意外,一个韩缜,寄禄官太子中允……基本等同于平调。

  一个王陶,赵曦本以为这又是一个世家,后来了解一下才知道,跟王素的那个王家没关系。

  还有两个叫苏颂,一个叫赵瞻的,好像也没有什么来历。

  大概明白了,所谓较劲,也就在总教导的职位上较劲,除了这个,其他的,对于士子来说也就可有可无了。

  至于韩家,应该属于紧跟太子殿下步伐的做法。无所谓,谁来都行,只要按自己定下的,谁都一样。

  赵曦本来也不畏权贵,更何况今日他就是最大的权贵。所以,在自己的地盘就得按自己说的做。

  当然,这不是靠嘴说的,说半天估计也说不明白。所以,赵曦再一次累于案牍了。

  内务条令和条例,赵曦背的滚瓜烂熟,时隔多年,反倒在脑子里更加的清晰。他所做的,就是把一些词汇更换,让语句和规矩更符合现时。

  当赵曦把这些完成,才发现,真不是件轻松的事……

  同时,赵曦还明确了东宫护卫队文武的职责。鉴于国朝现状,赵曦还是加大了文职的权重……本来后世也如此。

  但有一点赵曦着重提出了,就是日常训练和作战,这一点必须以武将为主,而文职只能协同。

  修饰一些措辞,换一些说法,最起码做到旁人看不出武将地位有多大提高来。

  比如,教导主持东宫护卫除训练和作战以外所有事物……比如,护卫队所有人员的奖惩均由教导依照条例规定予以执行等等此类的说辞。

  反正一句话,就是武将只管常时训练,战时作战,而整个护卫队的其他事务一律归教导,与武将无关。

  赵曦在整个条陈中最为明显的改变,是将武将的薪酬待遇提升到了与教导几乎等同的程度。

  最起码东宫护卫队统领……赵曦真想直接把名称定成团长。

  这个统领的薪酬不应该低于分队教导的待遇。

  并且详细制定了整个护卫队的武将职衔……相对于改变文官体系的繁乱,改变武官序列的阻碍要小的多。

  说是改变,更应该说是照搬,也就是把后世的军制直接搬过来了。

  整个护卫队就是一个加强团而已,班、排、连、营、团五级,这些都很熟悉。

  赵曦把这些做好了,并没有到朝堂上去显摆,只是小范围的公布了。这个范围,也就是他跟五个教导。

  赵曦的目的很清楚。其一,作为未来护卫队的事务主官,应该先得把条令条例内容熟悉了,把责任和职责熟悉了。

  其二,毕竟最了解文人的就是文人。在这五人差遣定为护卫队教导时,他们的未来应该与太子殿下乃至整个教导队结为一体了。所以,赵曦想让大伙说些体己话,看看这洋洋洒洒十几万的内容,是不是适合现时,能不能在朝堂通过。

  有些内容,并不是一时半会能理解透彻的。赵曦理解,所以,五人各自誊抄一份,赵曦准许各自带出去熟悉。

  自己也不可能就这样陪着大家,一直等到他们熟悉了内容为止。

  本该是自然而然的事,却硬是被搅和的有了枝节。

  “曦儿,今日早朝,有臣工上奏,言及东宫护卫队颠倒乾坤,违背祖宗法度,随意改变国朝文官主持战时的宗旨。”

  赵祯很忧虑。历朝历代,太子本来就是被弹劾的目标,而弹劾太子也是文官快速成名的捷径。没办法,自古如此,谁也无法改变。

  可曦儿……这才刚刚立储,就被弹劾,还是如此大的帽子。祖宗法度,岂容后人随意变更?

  “爹爹,孩儿不明。东宫护卫之事,皆由朝堂议定,何来擅自颠倒乾坤?”

  听老爹这般说,赵曦也愣了。缩减编制,在六率设立文佐官,应该算不上与祖宗法度相悖呀?

  自己已经够小心了,怎么还是被人咬了。

  “非也,今日之奏,乃为汝之东宫护卫职责……”

  什么?这怎么可能?昨日自己已经言明,所有条款皆为草稿。之所以下发至各教导,实为采纳意见,集众所长,待定之议。怎么就到了朝堂上?

  “爹爹,除职责之外,可对条令条例有异议?”

  “无!只对职责之条款有异议!”

  “是何人所奏?”

  “赵瞻,赵立明!”

  还真有为扬名不要脸也不要命的!好!很好!你不就是想扬名吗?爷让你出个名,出大名!

  “爹爹,即日起,赵瞻赵立明自东宫护卫队除名,且未来与东宫所有事宜其人不得参与。”

  “同时,孩儿建议,此人应远窜边州,甚至剥其功名,永不录用!”

  人该有上进心,也可以理解钻营的做法,甚至为扬名立万可以道貌岸然,衣冠禽兽。在某种程度上,都值得理解。

  只有一点,赵曦认为不可原谅,那就是:出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