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成为悬案的绳祸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103 2019.03.29 09:21

  事情还是有人在做。

  这时候有人把赵曦抛掉的断绳拿过来了。

  “官家……”

  长得挺端正,偏偏要做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干嘛呢?

  “说!难道有什么需要避讳朝廷吗?”

  富弼一直对阉人不感冒,特别是皇城司的,可这是祖宗法度,朝廷不得干预皇城司,此乃陛下一人所控。

  既然涉及皇子安慰,那怕是内宫,他们作为大宋执宰,遇到了也是有权知晓的。

  “是何原因,也请相公们知晓。讲吧。”

  “回官家,断头参差不齐,非利器所致,故应为磨损而致。”

  去你大爷的!赵曦只瞄了一眼,就明白了……这就是被人做了手脚。

  白痴!非利器所致?你难道看不出是新茬口吗?若是磨损,会有这样多的新茬?

  可三岁的娃娃没发言权啊。赵曦只得乖乖的听着,看着……

  哎呦!不对吧,看这几个老家伙似乎明白了什么。

  范仲淹看韩琦,而韩琦和富弼相互对视一眼,都轻轻的摇了摇头。

  既然皇子无虞,那怕是再大的宫帷暗斗,都可以暂时放下。目前推行新政乃是朝廷当务之急。

  一旦把宫帷争斗引到朝廷,牵扯太广,说不定又得把革新延后了,甚至都有可能胎死腹中。

  别说什么内外不得勾连,对于他们这几个,谁不清楚现在的大宋后宫?

  因为陛下子嗣,朝廷中早有了各自站立的队伍,甚至明争暗斗很久了。

  他们又如何不清楚?

  而此时,朝廷最大的事,是推行新政。本来反对声就不小,倘若把此事引开,恐怕又是一场乱局,革新又会被搁置。

  大宋的弊端,真的不容拖延了!

  赵曦看着自己老爹拿着绳头看,然后随手就丢一边了。

  这时候赵曦似乎听到了范仲淹等人轻微的吁声……

  得!又高悬了。悬吧,悬吧,总有一天负担太重就断了。

  这就是轻重缓急吗?赵曦挺理解,若不是涉及到自己,就目前这情况,他也会选择息事宁人。只是他会私下里继续……

  这个……怕是老爹和相公们都不至于就这样轻轻放过吧?希望他们只是放下,而不是放过。

  因为赵曦这一摔,对于新政的奏对也这样有头没尾的结束了。到底新政会怎样,让儿子这一摔,赵祯把所有的思路全摔没了,即便他心头有些疑点,这时候啥也想不起来了。

  总则是要推行新政了,否则无法改变如今内忧外患的局面。所谓的奏对,只是赵祯需要别人的坚定来影响他,从而让他也坚定起来。

  赵曦还真没什么事儿,甚至连点擦伤和破皮都没有,除了衣裳沾了些泥土,真看不出这孩子刚刚被摔出去了。

  “确定是从秋千上摔出去的?”

  当所有人回返时,富弼路过秋千,再看看赵曦摔出去的地方,比划一下距离……这怎么可能?

  作为敬鬼神而远之的文人,富弼这时候也有点疑惑了。

  这么远的距离,鄂王爷居然一点事儿没有。难道上苍真的庇佑大宋吗?

  “回相公,确实是从秋千上摔出去的。鄂王爷胆子大,小的们也拗不过,所以……所以荡的有些高了。”

  几位相公都停下来了,眼睛在落地处和秋千之间交替。

  这……凭他们的见识,实在解释不清楚。毕竟王爷还是个两三岁的孩童,不是成人,偏偏就出现了连成人都不可能做到的毫发无损。

  “王爷,你确定没事?”

  看似关心,实为解惑。赵曦很清楚。

  “回相公,吾……吾感觉饿了。”

  可算是蒙混过关了。对于曹皇后,或者他老爹,赵曦并不觉得有多难糊弄,就这几位,说实话,自己也只有装娃娃了。

  他本身也就是个娃娃。

  大宋的朝堂是个漏勺,就是大宋的后宫也是个漏勺。这还没几天呢,整个京城已经传遍了。

  “娘娘,外面已经有了绳之错非人之过的折子戏。子民们对于娘娘的贤德那是赞叹不绝。”

  赵曦很喜欢有外人来,这样他多少能听到一些市井的故事,也可以让他真实的了解大宋是什么样子的。

  可今天,一直在说着一个话题,那就是:绳之错非人之过。

  闲扯的人时不时还扭过头来夸他几句……真是走不是留也不是。

  倒是滔娘子依偎着来人,眼睛笑着都眯起来了……今天是她娘亲来了。

  成人之间说话,特别是女人之间说话,赵曦插不得嘴,有些话还得过滤了。

  赵曦不明白为什么皇帝老爹不制止子民们的讨论,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追究这些话是怎样传出去的。

  封建社会,不是连文字狱都有吗?怎么会不在意舆情吗?

  该不会是那些相公们故意传出去的吧?

  还真有可能,一是为皇后和皇子加些人气,二是转移一下子民注意力,能使新政顺利推行。

  赵曦想着,还真有这可能。

  正如赵曦所料,不管是相公们,还是他皇上老爹,并没有真的就这样放过。

  皇城司专门抽调一些人,在太监和宫女中默默调查。

  “官家,仍然没线索。事发前几日,也就是王爷开始玩耍秋千后几日,找不到嫌疑。”

  “可小的派人检查了后苑所有秋千,全部存在磨损,断裂也就是这几日的事儿。小的无能……”

  延福宫,赵祯蹙着眉,听着老太监陈阳的汇报,脸上的愁容越发浓重了。

  “皇城司值夜可曾问讯?”

  “回官家,逐一排查过。皆为三五人同一岗位,期间无人单独离开。”

  “那殿前司……”

  “回官家,深夜宫门落锁,无紧要军国重事,无人可入宫门。”

  毋庸置疑,秋千是被人做了手脚。

  陈阳在列位相公跟前的应变,不一定能瞒的过相公,只是可以不让赵曦幼年被这样的龌蹉事沾染。

  而赵祯却是感到深深的恐惧,自己原来就活在如此千疮百孔的皇宫里!

  赵祯很不想就此作罢,可皇城司多日调查不见效,难道真的让外庭插手宫内事吗?

  这样的肮脏自己受着就行了,就没必要让整个天下一起嘲笑了。

  又妥协了!赵祯感觉自己活着就一直是在妥协。

  “把后苑的秋千都拆了吧。另外安排你的人,给朕看好鄂王爷,不得有任何闪失!”

  还能怎样?赵祯做这个皇帝,真的很憋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