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五八章 老侬 你一定要逃走呀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074 2019.06.12 08:34

  内部取得一致,这战就好打了。

  喊多少废话都没用,唯有把利益往外一扔,这些不屑于谈论钱财的士大夫,毫不犹豫的就站队了。

  所以,与朝堂奏报的事儿,也就统一了。

  广南作战的时机,也就不足半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整个南征军,在广南待的时间,包括问候安南的时间,有点紧迫了,还有不到三个月,整个大军必须撤离广南转战大理了。

  赵曦可不想在这深山密林里过大热天,也不能任由气候原因,导致王师的非战斗减员增加。

  所以,他考虑是不是该建议真的攻城了……

  侬智高跟他想一块了。

  广源城本来就不大,还是建在低洼处,被官兵这样没日没夜的,按你四面八方往里扔石头也就罢了,关键是还扔进来那种可以爆炸的竹节。

  见天的死人,死的莫名其妙的。甚至待屋子里也没一点安全感,说不定会有从天而降的石块,稀里糊涂就砸中人了……塞进石块裂缝的火药弹,在到达城墙爆炸,纷飞的碎石,根本让人防不胜防。

  侬人顶不住了,所有人都往城中心集中,搭配着烦躁的心境,整个城里都快乱的收拾不住了。

  这不是个事!

  如其这样内部混乱,不如跟官兵硬碰硬的打一场。

  所以,侬人整束队伍出城了,摆开了一决死战的架势。

  他这一出城,把赵曦给搞愣了。我说老侬,这才两三天,就扛不住了?不至于这么着急找死吧?爷可是准备留着你的命呢!

  不止是他,整个还继续往城里投石的军卒们也愣了。

  既然是逼迫,狄青和赵曦干脆就让军卒轮班倒着,日夜不停的往城里投石,投火药弹。

  为了节省,在确定了引线时间后,火药弹就成了调料,时不时的来那么一下而已。这也是侬智高出兵决战的原因………忒折磨人了!

  就在这班军卒愣神的间隙,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声擂鼓声……赵曦想让侬智高就做个**,就这么悄么声的逃往大理算了,而狄青却还是渴望这侬兵能来一次真正的阵战。

  当广源城门打开时,已经有哨兵传递了消息,然后狄青就整合队伍了。

  “朝那边的骑兵发射一轮火药弹!”

  赵曦看这侬兵中居然有骑兵,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安南支援吧。

  他看到了,就想试试这火药弹对骑兵会有怎样的效果。

  “砰…砰…砰砰…”

  一个基数,三十发火药弹直接由投石机发射到了侬兵的骑兵队伍中……

  没得玩了!这才刚摆好架势,被赵曦这么来一下,整个骑兵乱起来了。

  马被惊了!被惊了的战马,跟普通马没两样,根本不受骑兵的指挥,从本营开始,然后疯狂的跑动起来……

  “出击!”

  还没这么准备,侬兵的阵营已经被自己的骑兵踏乱了。

  狄青见此情况,早忘记什么留侬智高的命了。

  作为从底层搏杀而到高位的狄青,太懂得把握战机了,这已经是深入骨髓的概念。

  当对方阵营一乱,便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骑兵前,步兵后,近五万人,嗷嗷叫的冲向了侬兵……

  完了!完了!

  赵曦那个后悔呀,要知道这战马如此不堪,他真不会这般操作。这下完了,侬智高的命休矣!

  我的大理呢?我的铜矿呢?都被这一个基数的火药弹给泡汤了。

  归仁铺一战,已经把整个侬兵的胆打废了,加上这几天从天而降的天雷,对官兵的胆怯已经左右了侬兵。

  本来侬智高废了很大的劲,给各个垌里首领许诺了许多,才好不容易聚拢起士气来。

  这才刚出城,刚摆好阵势,结果又一拔天雷,让自己的骑兵直接冲垮了阵型。

  这一冲,不仅仅是阵型乱的问题,更是把刚刚凭着人多势众才有点的胆气,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然后,然后就是不由分说的开始往城里逃,往野外逃,根本没一点要战斗的意思,直接就是溃散。

  兵败如山倒!

  这景象,让赵曦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也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

  “想来好水川之败也是如此吧!”

  咳…咳…余靖这老小子,尽说这大实话。

  确实,作为韩琦知兵事的污点,一战死伤几万,好水川也是促成国朝二十年不言兵事的国策,更是让整个朝堂,听闻兵事便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的最主要原因。

  “将士士气,战斗力以及装备,是战斗胜败的要素。其中士气最为关键。”

  “有归仁铺做底,这几日从未间断的骚扰,整个侬兵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侬智高此时出战,实为不智!”

  赵曦对韩琦的印象还不错,没直接接余靖的茬去评论好水川之败,只是针对现在这战况……有点担心侬智高逃不掉。

  “坐困愁城,不如拼死一搏吧!只是,侬人并非都是侬智高……”

  一干看热闹的文臣,就这么陪着赵曦和余靖,看着被官兵追的狼奔豕突的侬人,就跟看戏一样。

  这种不是势均力敌的战斗,真的很没意思。

  一边是毫无组织,毫无头绪的逃窜,一边是斗志昂扬的追杀,这已经不是战斗,更像是在狩猎。

  可不就是狩猎嘛,每逮着一个侬人,就意味着多一个劳役的矿工!

  广南大局已定,都也有闲心看热闹了。

  更是如闲庭胜步一般,一个个悠哉游哉的朝广源城踱着步走去……

  穷寇莫追,毕竟这地方还是人家侬人的地盘,真要到了山里,指不定谁收拾谁呢。

  所以,王师的军卒们很懂得见好就收,追杀到山脚,再不会向前一步。

  待赵曦他们这样慢悠悠的靠近广源城,城外追杀的过程也差不多收尾了。

  城门是大开着的,城里还进行着城外那相同的行为。

  护卫营从开始就没有参与,在侬兵溃阵的开始,护卫营就没人动过。

  命令是一方面,关键是他们觉得,追杀这种状况下的侬兵,有点掉价。

  这也是这帮文臣敢如此溜达进广源城的原因。

  进了城,赵曦就成了向导了,凭着那天摸过的路,带领着大伙直接奔向侬智高的居所。

  心里一直念叨着:老侬,你可千万要争口气,一定要逃出去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