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九章 徐才人自缢了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081 2019.04.13 13:27

  赵曦不确定今晚能不能遇到,毕竟早上碰着太偶然了。

  那怕有一丝可能,他也得把这事做了,顺便也给老爹提个醒:该捯饬捯饬你这些嫔妃了,都成什么了?

  王中正就这样陪着王爷蹲在宫墙下,他不知道王爷要逮什么,反正王爷要做,陪着就是了。

  他在跟随王爷之前,也跟班做过值守,知道如何熬夜。可王爷……王爷不让他挨着,让他在这边拽着渔网,说是等逮着了好兜。

  咦……王中正突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从宫墙上传来的……有人!

  王中正头皮发麻了。王爷……向王爷看去,却见王爷给自己打手势,意思是不让出声。

  王中正也不敢出声,最起码现在王爷是内监的装束,生怕因为自己喊叫让人知道那是王爷。若王爷有个闪失,别说自己,就是自己九族宗亲全陪上,也换不来王爷呀。

  果然来了!但愿这只是第一个也是第一次吧。赵曦都替老爹发愁,这过的都什么烂日子。

  声音越来越近了,不用硬仰着脖子都已经能看到人的下身了。

  还真消停……落下来还悠闲的拆下来身上的绳索。

  就在那人解开绳索的一瞬间,赵曦卯足劲把渔网的边角往高处兜……

  王中正一直注意着王爷。他其实完全可以将此人放倒,只是王爷交代过,他不敢擅自做主,得跟着王爷做。

  两人身高有限,兜起来的渔网根本没罩着人,只是让那人手忙脚乱的扒拉渔网了。

  王中正还记得王爷的交代,需要摁头捂嘴……见也就是这一人,王中正也不用担心王爷的安危,双腿微,腾空跃起,抽中了那人扒拉渔网的档口,准确的抱住了那人的头。

  王中正忙乎着摸准了那人的嘴巴,使劲将其撞在宫墙上,死死的摁住不动了,他的人还挂在那人身体上。

  似乎这人并不敢呼喊,只是想腾出手里掰开王中正,可惜,每扒拉一截,渔网的空洞总是套着他的手臂,动作根本利索不起来。

  赵曦也跑过来了,手里捏着长长的银针,看着根本够不着的脑袋……

  唉,还是太小了。

  赵曦突然爬过去,抱住腿,又掏出准备好的铁钉,狠劲扎进那人的腘窝……

  “呜呜……”

  终于拦不住发声了……王中正连胳膊带手的越搂越紧。

  “噗通……”

  跪下了!这时候赵曦终于能够着了。

  “别让他晃!”

  赵曦试了几次,都不能准确的把银针捅进耳朵去。

  王中正已经很尽力了,可他毕竟只有十二三……

  赵曦把手握拳,中指指节突出,狠狠的对准这人的脖颈侧面……咦,居然管用了。

  就一时的停顿,赵曦将那根长长的银针捅进了那人的耳洞里……

  俩人喘着粗气,他俩都不大,王中正还好点,赵曦毕竟只是三四岁的孩子,就这一阵耗尽了全身气力。

  “王爷,通知冰井务勾管吗?”

  “不,咱们回去。”

  “回去?”

  王中正看看靠着宫墙死狗一样的人,不确定王爷为什么要回去。这……这对他来说可是大功劳。

  可奇怪的是王爷说回去,却还是顺着来路返回,一边走一边还一直低头看廊庭的那些木柱子……

  今晚王爷的行为都很奇怪。银针扎耳朵洞里,搅半天,等那人死了,王爷还看看耳朵洞里有没有流血,感觉没出血王爷很满意。

  临离开时,王爷还把那人被铁钉扎过的腘窝给绑好了,好像还怕这死人流血流死了。

  这又不停的看廊庭的木柱子……都是榫卯,能看出啥来?

  这又是要干啥?

  王中正见王爷在一根木柱子盯了半天,然后把那根带血的铁钉,塞进了看着已经腐朽了的木柱子底角了。

  看着露出来带血的钉尖,王爷好像又很满意。

  赵曦在窗台下把内监的衣服脱了,让王中正带回去烧了,这才爬窗子回去了。

  第二天,赵曦仍然寅时刚过就醒来了。有点困,还是强忍着睡意醒了。

  跟往常一样,让王中正喊着‘一二一’顺着内苑兜一圈,然后去进学了。

  在路过徐才人宫院时,王中正瞅了好几眼王爷,却见王爷压根跟没什么事一样。

  王爷就是王爷,想当初他自己第一次见杀人,连腿都迈不动。

  ……

  “是何人?”

  一大早陈琳就跟赵祯汇报了死在宫墙下的人。

  “回官家,未查清!”

  “那就查!令探事司查!”

  “回官家,此人似从徐才人处出逃时,被廊庭铁钉损伤,到宫墙下突发脑疾而亡。”

  “脑疾?”

  “回官家,皇城司仵作判定如此。右腿有伤口,在通往徐才人宫院的廊庭处寻的带血铁钉一枚。仵作判定应为此铁钉所伤。”

  “口鼻深处有出血,未查的有伤口,应为脑部内破裂所致。”

  赵祯一直想回避陈琳说到的徐才人,可陈琳再一次提及了。

  每提到一次,他就像被人煽一个耳光,脆生生的,火辣辣的疼。

  他不傻,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尽管只是猜测,应该与真相不会太远了。

  “告知圣人了?”

  “回官家,尚未与娘娘说起。”

  “禀告圣人吧……”

  毕竟皇后才是六宫之首,如何处置,由她定夺吧。

  曹皇后从来没有想过,内苑会出现如此丑事……

  “此事还有何人知晓?”

  “回娘娘,唯有皇城司值守,老奴已告诫。”

  官家让自己处置……说起来确实是宫内事宜,可交于皇城司即可。唉,就官家那性子!

  “着人将徐才人带来,一并唤宫内审身的嚒嚒也到慈明宫。”

  若此事确定,唯有处死一途,内苑容不得如此肮脏事。

  ……

  “王爷,徐才人自缢了。”

  每日下学,赵曦都是溜溜哒哒的回去的,不再一二一的喊着走。

  这时候宫内总有往来的人,时不时会有停下来行礼。

  王中正整一天根本没待在资善堂,一直记挂着死掉的那人。这刚下学就跟赵曦汇报了。

  “皇城司仵作找到了铁钉,判定那人突然脑疾而亡。然后徐才人被娘娘唤,趁换衣的档口,自缢了。”

  王中正说的很随意,可心里却怎么也想不通。那人怎样死掉的,他很清楚,可为什么仵作会判定是突发脑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