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三章 谁更无耻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146 2019.05.25 14:09

  国朝还是有人才的。

  当时赵曦并没有详细说演习的规矩……比如区域多大、比如设置警示牌以告知百姓、比如如何分辨双方、比如该准备那些物事等等。

  不是他想给护卫营留漏洞,是他熬油点灯做出来的演习规则,人家文彦博根本没要,就直接通知演习时间了。

  等他到了万尹山,才发现国朝是真不缺人才,特别是对这种与嬉戏关联的演习规则,制定真的挺严密的。

  “殿下,此乃演习文书,本是裁决组所备。因演习在后日午时开始,双方的演习文书以及粮草均未运到……”

  够狠!听御史台官员这般说,赵曦就明白,这都是文宽夫那个小人做的。

  他就想着明日双方全部到齐了,然后就那么看着护卫营进山,再然后……再然后就是两万五千禁军对两千护卫营的围剿了。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文彦博真是把有利因素充分利用到了极点。

  幸好,也幸好朝廷没在荥阳给护卫营准备营盘,也幸好他们连夜赶到了万尹山。

  只是这演习文书……

  方圆二十里,军械为箭杆,染料居然是滑石粉。

  至于其他的,跟赵曦在朝堂所言类同。被染色者为损伤,不得再参与演习;护卫营战损三成判失败……一点也不客气;禁军战损五成判败。

  三日后,双方战损均不达输赢时,以实际战损核算。

  就是这方圆二十里……着实让赵曦认识到了文彦博的谋算。方圆二十里,当把两万五千禁军放进去以后,就相当于每方圆两百米就有一个禁军。

  这几乎差不多做到让护卫营无处遁身了。

  “叨扰冲之了。护卫营未接到朝廷明示,故来早了,今晚还需借判决组营地留宿。”

  不管怎样,最起码不能给人家判决组甩脸子。再说了,赵曦觉得现今士子对术数的兴趣,未必能准确的算出方圆二十里与两万五千人的关系。

  所以,还是很客气的跟御史吕景初寒暄。

  估计这也是个倒霉蛋。大多数裁决组都还在荥阳,他却早早的到了营地……当然不是他一个人,这少数的人,正好空着营帐。

  ……

  “太子殿下率领护卫营昨夜抵达?汝所言属实?”

  文彦博前半晌刚到裁决组营地,就听到吕景初这样的汇报。

  一时间他真有点不信!这怎么可能?前日放衙前自己才遣人通报护卫营具体演习时间,听送信人说过,当时吕公著的脸色很差。

  这才一日……护卫营是怎样抵达万尹山的?

  “禀相公,确实如此。今日卯时,景初令人造饭,可太子殿下已经进山了。且太子殿下带走……”

  “殿下护卫营的马匹呢?亦或是何人运送护卫营抵达的?”

  吕景初还没说完,就被文彦博粗暴的打断了。

  这也难怪,偌大的万尹山,山高林密,又是深秋,枝叶茂盛不说,就是地上的落叶也有几尺厚了。

  护卫营这样藏进去,上哪去找?捱三日后,双方均无战损……那基本上就证明了护卫营的不凡。

  “禀相公,护卫营无人运送也未见马匹。”

  吕景初被打断一次,也不再多嘴了,干脆问什么说什么。

  “汝可是说护卫营凭脚力,自汴梁一日赶到此处?”

  文彦博几乎断定是吕景初隐瞒什么了。日行百里,谈何容易?更别说还有太子亲临。

  “确实如此。并非景初一人所言,裁决组先锋营皆见。”

  你比不过太子殿下的谋划,跟裁决组泄火?谁该着欠着你了?

  说这话时,吕景初直接梗起脖子了。

  “宽夫,莫以为怪。太子殿下孩童时,便每日绕宫墙跑动,风雨无辍。”

  富弼见场面不融洽,赶紧多了句嘴。他越发对于东宫护卫营兴趣大增了,最起码在演习前的谋算上,太子殿下并未输给文宽夫。

  要说赵曦就凭脚力,一路从汴梁赶到荥阳……这可是二百多里的路程呢。这不是拉练,这是演习w之前,将士是需要保存体力的。

  所以,在前夜,赵曦就联系了六家商队,日夜不停的运送,并且在离荥阳十里铺聚集……

  整个过程,别说已经到了荥阳的文彦博,就是在朝堂里关注着护卫营的庞籍都不知晓。

  至于赵曦老爹,知道是知道了,可他又能说什么?整个过程他都知道,这一场儿子与相公们的较量,他也只能做个看客。

  顶多是忧虑曦儿赢了会南征。

  “冲之,汝刚才欲言,太子殿下带走何物?”

  要说这文彦博,虽然打断了吕景初的话,可最后那半句,他居然听清了。

  因为他此时也感觉到了演习会有意外,特别是太子殿下能连夜赶路百里,就说明东宫护卫队真的非比寻常。

  他不得不引起足够的重视,否则,这次他文宽夫主帅的演习,将是他兵事上的滑铁卢。

  “禀相公,护卫营带走了近七成的番石粉,以及造饭的调味。”

  “七成?”

  文彦博仿佛恍然了。番石粉,在本次演习中,是作为染料使用。鉴于番石粉的粘性,即便是三万支箭杆使用,也没多少。

  只是为凑足这些番石粉的用量,文彦博几乎把汴梁药铺全采买了。

  如今殿下居然带走了七成……并不是只要汴梁有药铺。太子殿下若是想以减少禁军番石,以达到减少护卫营战损的目的……那怕是要想错了。

  “着一都马军,速于荥阳采买番石,并碾磨成粉……”

  这问题真不是问题。可文彦博还是心里有些不踏实,太子殿下一个日夜行军两百里……这一点很让文彦博忧虑。

  “殿下这是要进山吃野味了。”

  很轻松的跟富弼说笑,似乎刚才促急的并不是他。

  ……

  “殿下,为何再次返回山脚?”

  吕公著很不明白。护卫营一大早便离开了裁决组的营地,然后一路很悠闲的往山顶溜达,甚至还时不时打些野味,点火造饭,殿下连隐藏痕迹都不让做。

  本以为太子殿下是想最终在狭窄的山顶与禁军对战……即便是再多的军卒,实际能对战的顶大比护卫营多一倍。这点,吕公著觉得还是能赢。

  可后半晌了,殿下却再次命令护卫营返回山脚……

  “诲叔,若汝为文宽夫,针对两万五对两千,汝会如何?”

  “全面铺开,搜索前进,逐步压缩藏身空间,逼迫护卫营对战。”

  很显然,吕公著考虑过禁军的战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