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不算太傻的老爹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127 2019.03.27 08:23

  赵曦嘴里把已经含嘴里的糯米粥吐出来,也不管吐什么地方了……两三岁的娃可以任性的。

  “王爷……”

  赵曦看着这太监边喊自己,边惊慌的收拾前襟和床榻上的粥……做一个孩童也挺好。

  “曦儿……”

  “娘娘……皇后娘娘……”

  “这是那般?”

  “禀皇后娘娘,小的伺候王爷进膳,不小心撒了。”

  这小太监倒也没敢往赵曦身上栽赃,居然还揽事。

  “下去吧,吾喂曦儿即可。”

  “娘娘,吾不喜。”

  “嗯?曦儿不是一直最喜糯米蜂蜜粥吗?为何今日如此?”

  “娘娘,吾不喜。”

  赵曦那个愁呀!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样对话。

  这几天他认真考虑过了,既然是以鄂王爷赵曦活着,就需要适应现在的身份和环境,也在学着人与人的对话和礼节。

  学了好几天,才知道这时候的人说话也不是全部嚼文嚼字,只是喜欢大白话之间间杂几句自己搞不懂的词汇。

  或者说话时尽量少用字,三字说明问题的,绝不用五个。本来赵曦想说:我不爱喝这个,结果学着说成了:吾不喜。

  凭心而论,赵曦是真不喜欢,也不知道加了多少蜂蜜,甜的都腻了。

  别说这玩意儿还会让他拉脱,就是能让他喝完跑起来,他也喝不下去。

  曹皇后很奇怪的看着赵曦,这孩子大变样了。

  原来对于甜食是不拒绝的,而此时却拒绝的很坚决。

  “圣人……”

  “官家来了,曦儿说不喜糯米蜂蜜粥。”

  “哦?”

  赵祯愣了愣。

  “传御医!”

  对于赵曦的身体,赵祯是谨慎的,那怕是饮食口味的变化,他也相当的郑重其事,不敢有半点轻视。

  “回官家,幼儿痢疾伤及脾胃,病愈后口味改变虽不常见,倒也有前例。只是……”

  赵曦痊愈,自不用御医守候,今日诊治之人,并非原来是那位,似乎还是新进太医院的,还没有御医那种八面玲珑的心思,只是因听闻太多,在阐述时略有犹豫。

  “当说无妨!”

  “官家,臣行医多年,曾见过幼儿因误食蜂蜜而泄泻或痢疾者,更甚者有致命案例。”

  “糯米、蜂蜜皆为温补之物,成人食之确有温补之效,只是幼儿……似与脾胃之能不全有关,其中机理尚不得而知。”

  赵曦很想知道自己老爹会如何处理这事儿,看看他所谓的仁慈,是宽容还是窝囊,是糊涂还是妥协。

  “圣人……”

  赵曦由皇后扶养,追根溯源,问一下皇后是应有之举。

  赵曦看着老爹的脸色阴沉,嘴角抽动,似有怒气欲发,唤这声‘圣人’也带着冷气,喝声严厉。

  “回官家,吾不喜甜食,宫内从不备蜂蜜。曦儿早先所食蜂蜜糯米粥,皆由澜屏宫所供。”

  诶……不对,怎么老爹的神色居然有了犹豫和不忍。什么个情况?难道这大宋皇宫内苑还有比皇后地位高的?还有比皇后不能惹的?

  “传张贤妃!”

  像是下了很大决心。

  赵曦就不明白了,无非是个妃子,不是太后或者太妃之类的长辈,老爹为何如此作难?

  不多时……哦,是这位,赵曦清楚的记得,当时他被确定痊愈时,也就这位的在庆贺时努力掩饰这怨恨。

  赵曦再看看。终于明白了,老爹的审美还是有点层次,就这张贤妃,姿色确实有一看,不管是身段还是脸庞,都不是皇后和自己生母可比的。

  瞬间明白了,原来是宠爱美色!倒要看看,这花瓶该如何辩解。

  “官家,大姐,唤妾身来可是曦儿喜爱糯米蜂蜜粥?妾身可以继续熬做。”

  又看见老爹嘴角抽抽了,这次抽抽的频率更快了。

  “张氏!你可知蜂蜜对曦儿病症效用?”

  得!就这开头,赵曦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尾。这是责问吗?纯粹是放水,听着声音挺大,感觉纯粹是提高嗓门给皇后听的。

  “回官家,蜂蜜性温,属脾胃经。曦儿久痢,脾胃运化不足,需温补以全脾胃之气。”

  可以呀!赵曦不得不佩服,难道说大宋的女子也都有如此学识?该不是这女人早就备好了答案吧?赵曦这不是恶意揣度。

  再看看这张氏,很坦然,可还是掩盖不了那一瞬间的慌乱。

  “御医……”

  “回官家,贤妃娘娘此话属实。”

  “那汝为何说蜂蜜可致幼儿痢疾?前后反复,意欲何为?”

  赵曦闭眼了,特没劲,就老爹这把戏……玩的忒没层次了。

  做一个一把手,决不能有左右逢源的心思,特别是对你的下属。

  就这点事,不管是真的要表现的偏爱张氏,还是说秉公责罚张氏,都是个选择,而不是如此推卸,就是个措辞都去借御医之口。

  老爹,这样玩会玩脱的。

  “回官家,臣是以行医见识推断,并非是典籍所载。”

  完了,这事该算是结束了。至于自己这个三岁娃,不管谁都不会去考虑的。

  “官家,妾身并非郎中,实为不知,还请官家明察。”

  行了,差不多得了。赵曦真看不了这种得便宜卖乖的做法。遮掩着没揭穿你,差不多过去就过去了,老爹妥协了,你特么一个始做佣着还要说法不成?

  “张氏且起身,不知无罪,圣人和吾眀了,不必如此。”

  “官家,大姐,妾身月事延后,延医诊脉为喜脉,妾身服食与曦儿同,皆为糯米蜂蜜粥。若知蜂蜜对婴幼儿有害,妾身自不敢有损腹中胎儿。”

  这才是这女人想说的吧?若她有孕了,什么蜂蜜不蜂蜜的,一切都扯淡了。

  “啊?御医……”

  呵呵,赵曦真觉得是在看戏。自己这赵祯老爹,早把蜂蜜的事抛去九霄云外了。

  对于子嗣难继的他,还有什么比嫔妃有孕更重要的?

  再看看皇后娘娘涩涩的恭喜,张氏暗暗的得意,搭配着老爹搓手转圈的激动……多生动的画面。

  “回官家,贤妃娘娘确有身孕了。”

  没劲!老爹,千万别指望会有儿子生下呀,你只有三个,还都死了……不对,就自己活着。

  赵曦看着老爹那种对照顾孕妇时的指挥得当……也是服了。

  “圣人,自今日曦儿回慈明宫。所有膳食均经你手,外人不得掺和。”

  咦?赵曦快速的向张氏看去……嘿嘿,别想多了,看你失落中带着狠戾的眼神,我很痛快。

  原来老爹不傻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