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四十九章 都不是傻子

我成了仁宗之子 布袋外的麦芒 2041 2019.06.07 14:56

  还有更让人惊讶的。

  当护卫营不再开枪了,侬兵中有缓过来的,被护卫营追上后,鼓足了劲还手。

  别说个人勇武的事儿。有些护卫营的军卒,面对扎向自己前胸的梭標,连躲都懒得躲,直接迎上去,就让梭標扎身上,继续把刺刀捅过去……

  结果是,那些可以扎透西军皮甲,甚至有可能穿过铠甲缝隙伤到人的梭標,扎在护卫营那个半臂上,居然连痕迹都留不下。

  “殿下,此半臂为何物?”

  咦……赵曦光注意眼前的战况了,没想到观战的这帮人也都跟过来了。

  更没想到,余靖老头没责怪自己的冒失,只是询问护甲的事儿。

  很好,只要你们感兴趣,这次就是被人说冒失也无所谓。

  “学士,乃护卫营护甲。”

  “可能推而广之?”

  “可!”

  赵曦也是服了,整个护卫营进攻的过程中,最不起眼的应该是护甲,偏偏余靖只看到了护甲的不凡。

  锰钢的火统呢?没看到?矢锋冲击阵型呢?也看不懂吗?

  难道说防守,或者说挨打的想法已经深入骨髓了?就不懂的看杀敌和进攻?

  还不如看这这俩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因为跑动还是激动,反正小脸红扑扑的,像是激动的,被王师的胜利激动的。

  侬兵败局已经定了,在护卫营冲击,狄青安排的两翼骑兵冲出之时,整个战局的结果已经定了。

  这时候作战,一方中只要有一个转身逃跑的,肯定会是连锁反应,整支队伍立马会跟着逃跑。

  别说是侬兵这种乌合之众,就是国朝的西军,也不是没有过这事,还是很多。

  然后就是把屁股留给对方,被人追着肆意砍杀了。

  “殿下把握战机及时,是这场战役胜利的关键!”

  我去!孙沔的这话,很明显是准备把这场由狄青主导的胜利,硬戴在赵曦身上。

  “安抚使恐有误会。曦何时出击,乃狄帅早先交代。”

  赵曦可不是愣头青。先不说自己根本用不着这功劳,就是护卫营也用不着。

  就说跟狄青的和谐,也不能因为这点破事,因为孙沔这话给搅和了。

  “战局转变,关键在出其不意。曦之所以趁诸位不备而率护卫营出击,实乃担心诸位劝解,延误狄帅吩咐之战机。”

  吕公著听赵曦白呼,嘴角都抽抽到眼角了。

  什么早有交代,什么延误战机,都是扯淡。太子殿下的目的他大概能猜出来,大老远跑到广南,太子殿下不甘心让护卫营只做个护卫,就是想蹭上战场的这股风,把护卫营现在拥有的军备展示出来,从而引起朝堂重视。

  他也想,所以太子殿下所说的,他就得把这个办成真的。

  几个教导一样的心思,相互看了看,韩缜直接拖后了。

  除了狄青,整个南征的军卒全部杀追兵去了,就连本来哆嗦着不敢上前的广南募兵,也嗷嗷叫的冲锋了。

  狄青在对待文官时的礼节相当周全,那怕是这个时候,他知道文官未必喜欢他那彰显军功的浑身血迹,并没有直接往这块凑,而是先回帅帐换下了一身血迹的战袍和盔甲。

  “狄帅,护卫营韩教导吩咐,太子殿下冲锋乃为与狄帅预谋,意在出奇不意!”

  机宜文字是从西军带过来的,切切实实的自己人。

  狄青在听到这话时,脑子里百转千回,几乎都能把太子殿下说这话的场景还原了。

  “殿下,学士,诸位同僚,归仁铺之战胜利,离不开广南同僚多方协作。青在此谢诸位!”

  自临战前杀死一堆广南将领,狄青这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广南官员……姿态放的很低,没一点打了大胜战后的嚣张。

  除了脸上的刺青以外,其他的看上去都有文士味道了,有个词叫如沫春风,就是说狄青现在这表情的。

  太子殿下遣人传话,就是告诉狄青,那个怨气没解。

  未战之前,即便是有多大恨,都会为了战局而压下来。如今,眼看胜利在望了,该着考虑缓和与广南官员的僵局了。

  否则,别说你狄青杀广南将领,就是杀侬兵也会成为弹劾的借口。

  国朝历来就有弹劾有功之战将的惯例!

  还行,狄青让广南官员看到了不独占功劳,这些个也让狄青第一次看到了好脸色。

  “狄帅,吾等正论及护卫营之半臂护甲。狄帅以为如何?”

  狄青很想说:朝廷应该装备西军,乃至整个国朝禁军。

  可是不能啊。从韩琦斩杀了焦用后,狄青跟文官打交道一直就多转几个心思。

  “太子殿下此番随军南征,护卫营逢战必赢。乃吾等西军楷模。”

  可以喽,这狄青学余靖那一手,学的相当到位。你问我几岁,我给你说多重。自己评摸去,也表明了:这事我没资格评论。

  赵曦差点没笑出来!

  扯淡归扯淡,该下的军令一样都没少。

  一道道军令下达后,整个营盘就要前移了,向邕州方向前移。

  至于打扫战场,国朝的官员还是相当有人道主义精神的,或者说是君子之风。

  那怕是侬兵,也一样吩咐了临时募集的乡兵,刨个坑埋掉。

  防疫,特别是广南这湿热的地方,对于防疫的意识相当强。

  “学士,掩埋之后责人喷洒些石灰吧。”

  这时候有石灰,赵曦知道,而广南更是多产石灰岩。后世常用来杀灭蚊虫,见余靖没交代,赵曦便多了句嘴。

  都是博览群书的学究,有些事是没提点过,也没人往这方面想。当赵曦说完这话,应该说这些文官都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侬贼灭了,而广南还是国朝的军州,他们还得治理。

  然后就是营盘的整体搬迁了。

  狄青没准备给侬智高留喘气的空间,借着王师大胜的这股劲,有意一举拿下邕州。

  再次扎营,已经能看到邕州的城墙了。

  邕州再前朝便是都护府所在地,虽不抵桂州,于广南西路也算是上州。

  府衙的基本配置,从知州、通判、推官等一应俱全。

  只是,据听说,在邕州沦陷后,以知州陈拱为首,与侬贼不妥协,全部就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