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内侍大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抱紧皇帝大腿

内侍大人 一顿吃三斤 2121 2019.07.17 00:15

  “陛下恕罪!”海公公赶忙拉着江清流跪了下来,“这孩子年纪小,规矩学的不周全,奴才这就轰出去。”

  说罢就要把江清流往外轰。

  “好了好了,小题大做什么。”皇帝自即位来便心情不佳,连带着周围的人都战战兢兢不敢言笑,突然见这新进的小太监对着笑的红口白牙十分讨喜,心情居然也跟着好了些,挥了挥手,没有追究。

  “宣娴妃、珍妃、德妃过来,让她们自己来挑人。”皇帝在鎏金雕龙椅上坐下,对着海公公道。

  “是。”海公公领命,去各宫宣旨去了。

  不一会儿,香风笑语便冲殿外飘了进来,各宫的娘娘们到了。

  “臣妾参见皇上。”声音娇柔婉转,十分悦耳。

  “免礼,瞧瞧,都是新进的,年纪不大,你们自己去挑了领回去用。”皇帝指着江清流一众小太监,对着娴妃珍妃、德妃道。

  “谢陛下,那臣妾就不客气了。”娴妃轻轻一笑,在旁边看边点了几个人出来。

  “我就要这几个了。”娴妃娘娘开了头,接着珍妃、德妃也挑了几个中意的。

  他们一共十个人,娴妃、珍妃、德妃各挑了三个,可能是娘娘们都不想在皇帝面前显得争强好胜,谁都不愿意再多要一个人,且这些小太监挑过去是要随侍自己的孩子的,自然是挑比皇子公主们大一点的,江清流在十个人中最小,个子也最矮,于是他就被剩出来了。

  “都挑好了?”皇帝问道。

  “回陛下,挑好了。”娘娘们齐声道。

  “这个没人要?”皇帝指着江清流问道。

  娘娘们又齐齐摇头,都不愿意再多要一个人。

  江清流老脸一红,这皇帝的问的让人有些尴尬啊!什么叫没人要啊!她以前好歹也是一代校园女神好么!好吧,如今确实是没人要了。

  “行吧,把人带下去吧。”皇帝摆了摆手,让各宫娘娘们带着人回去了。

  江清流站在殿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走吧,没人带她走,留吧,同样也没人让她留,一时间杵在原地,没了主意。

  “哈哈哈哈哈。”洪亮的笑声传来,惊得江清流一趔趄,差点没站稳。

  皇帝看着她的样子,笑的更大声了。“你这小奴才,还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陛下,是奴才教导不周,才让他殿前失仪,奴才这就领他下去,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跟前碍眼。”海公公连忙请罪。

  “好了好了,年纪小难免犯错,好好教就是了。”皇帝止住海公公,想了想又道,“既然三位娘娘都不要他,这么小也干不了别的,让他以后跟着你倒茶磨墨吧。”

  “是,还不快谢陛下恩典!”海公公见江清流还愣着,没好气的训了一句。

  “谢陛下恩典,吾皇龙体伟岸千秋万载。”江清流从善如流。

  “噗······”皇帝刚到嘴的一口茶,全喷了出来。

  海公公赶忙小跑着前去,给皇帝奉上锦帕,周围站着的其他太监也赶忙蹲下来,收拾喷在地上的水渍。

  海公公一边给皇帝擦衣服,看着还伏在地上的江清流,脸都绿了,这小子平日里学什么都快,规矩的要命,今天怎么老是给他出乱子!坐着的这位打登基以来心情就没好过,这要是触怒了龙颜可怎么办啊!

  “小奴才,你过来。”皇帝由着海公公给他擦衣服,冲着江清流道。

  江清流把头从地上往皇帝的方向掀了个缝,眨巴着眼睛看了过去。

  皇帝看着他的样子,又笑了,“你别跟着海公公倒茶磨墨了,以后天乾殿里伺候吧。”

  江清流似是没听懂,只眼睛又眨巴了两下。

  皇帝见状,心情甚好的挥了挥手,让他退下了。

  出得殿来,江清流捏了捏已经汗湿的手心,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

  赌对了!

  今日海公公带他们进殿候选,得知只供三位娘娘挑人时,她便知道十有八九会剩下一个人,前些日子她便打听到,宫里的皇子公主们最小的年纪也有八岁,在挑选随侍的太监宫女们时,一般都会往大了里挑,江清流个子不占优势,极有可能被剩下来。

  果然,她没人要!

  更重要的是,之前自己条件反射的笑在海公公眼里已经是殿前失仪,这几天海公公的手段,她看的清清楚楚,若不能抱上皇帝这跟大腿,等待他的,可就不知道是什么命运了。

  从之前被招去捉蝉的时候,江清流就知道了,皇帝近来心情郁闷,从只是捉蝉而不是砍树来看,就知道皇帝本性并不暴虐,如果想要抱大腿,逗他开心是见效最快的方法!

  好在这具身体生相好,小孩子软萌软萌的,对皇帝这种自己有孩子但又没有孩子敢在面前撒娇的中年抑郁大叔,卖个萌,治愈能力不要太好。

  果然,她赌对了!

  之后,海公公因为皇帝亲口说了她在天乾殿里伺候,也就没有对她重罚,只是在教导规矩时,更加严格了。

  江清流虚心候教,没让海公公寻到一丝错处,日子倒也平静。

  偶尔替皇帝跑跑腿,给抱恙的娘娘们送送点心,给皇子公主们送送小玩意儿······倒把各宫的人认识了个遍。

  “我家娘娘已无大恙,多谢陛下记挂。”小宫女笑语盈盈的接过江清流手里提着的点心,一只手拉住江清流的手,塞了一个香囊给她,“还得劳烦小公公多多美言几句。”

  江清流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点点头转身飞快的离开了。

  皇帝让江清流替他送礼,每每有小宫女小太监叫她小公公,她就想崩溃。小公公······,这个身份适应了这么久还是有点适应不了啊!

  娴妃娘娘,也就是那天殿里没选她的其中一位娘娘,据说是当前最得宠的娘娘,生了一个皇子,现在十一岁,大名魏钰,天资聪颖,是皇帝的长子,也是最有可能被封为太子的人。

  江清流想着这些,没注意撞到了一个人。

  “哪个狗奴才这么不长眼?”江清流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对面的呵斥便以传入了耳朵。

  心知自己闯了祸,连忙伏下身子准备认罪,但低头一看,入眼的是一双样式和自己脚上制式一样的鞋子,江清流心下心下明了,得,遇上找茬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