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千秋长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千秋长歌 平山归来客 4081 2019.05.16 08:52

  原秦侯府所在,其大门之上的牌匾已经改成了左将军府。傍晚时分,不断有华车至此,大大小小的栎阳官员与世家族长纷纷应邀前来。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嬴曦高坐上首,举杯向众人致意。

  “多谢诸位今日赏光莅临敝府,孤敬诸位一杯。”

  众人纷纷举杯以贺:“将军请!”

  嬴曦与众人举杯共饮,厅堂之上乐声响起,钟鼓琴瑟交相和谐,奏出《小雅》之章。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

  许是受这宁静诗章的感染,堂上其乐融融,嬴曦不断地向众人敬酒,无论亲疏尊卑,皆各敬一杯。

  一轮之后,已然微醺的嬴曦回到座上,坐于他左侧首位的独孤兆却在这时开口道:“诸位,老夫有话要讲!”

  众人看向独孤兆,他看了看嬴曦,说道:“在座诸位都不是蠢人,想必都知道天子的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独孤兆继续说道:“天子以老夫为尚书令,以昱之都督关中军事,其目的所在,便是要分化我关中军政,以便于他将来逐渐掌控,最终将权力收归己有,老夫的女儿虽然是当朝皇后,但在天子与整个关中的利益之间,老夫仍旧会选择后者,诸位,你们以为如何?”

  堂上一片沉寂,嬴曦打量了一眼堂下众人的面色,微笑着举起酒爵,独自品酒。

  半晌,兵曹尚书赵朔忽然说道:“独孤令君言之有理,在下以为,天子不但将关中政事与军事分开,还将王子吕封于朔方,其目的便是要对我等形成掣肘之势,赵朔虽不才,但也绝不愿做人板上鱼肉。”

  此言一出,顿时便打破了堂上的沉默,众人议论纷纷。雍州司马韦勣却起身道:“秦侯在时,我等皆从其号令,如今秦侯薨逝,将军入主秦侯府,韦某以为,我等应继续奉将军为嬴氏之主,继续统领关中军政。”

  闻言,众人却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独孤兆。

  独孤兆缓缓起身,面向众人,说道:“我关中大族,向来以嬴氏为执牛耳,今日也同样如此,老夫尚有自知之明,愿上奏天子,让政务于将军。”

  “好!”

  此话一出,不少人纷纷赞誉,称独孤兆有古先贤之风。

  就在这时,坐于主位上的嬴曦却开口说道:“诸位,请听我一言。”

  众人闻言,顿时便安静下来,将目光投向了嬴曦。

  “令君肺腑之言,曦深感敬服,如今天子无道,既想借我关中之力助他对抗齐王,又阴谋分化我关中,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嬴曦以为,天子既然对我关中无情,那我等自然也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敢问将军之意如何?”赵朔起身问道。

  嬴曦笑道:“天子既然阴谋分化我关中,那我等不妨也顺水推舟,遂了他的意,令君不必上书请辞,就是做这尚书令又能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独孤兆起身拱手道:“便依将军所言,老夫领行台之名,但关中大政不敢妄专,还需将军斟酌。”

  嬴曦轻笑道:“令君老成持重,乃我中流砥柱,嬴曦正欲委以政事,还望令君不要再推辞了!”

  独孤兆拱手道:“虽则如此,但今日老夫必须要把话给说明白了,老夫可领关中之政,但这关中之主却只能有一个人,那便是将军。”

  韦勣道:“下官赞同令君所言,愿从于将军麾下。”

  赵朔也起身拱手道:“嬴氏乃赵氏大宗,赵朔愿从将军麾下。”

  这三个在嬴曦攻取栎阳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人物纷纷表明立场,愿效忠嬴曦,堂上众人不禁议论纷纷。

  这时,上军将蒙皋站起身来说道:“老夫是军人,有些粗话,还请大家一听。”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蒙皋,只见他离开席位,站在堂中,说道:“昔日我关中尚无大族,诸位的家族皆是因嬴氏崛起,率我等先祖驱逐柔然,定边西垂,方才有今日的荣光。这百余年来,关中虽名为雍州,实际上就是一个诸侯国,我等皆奉嬴氏为主君,团结一致,方能在这四面虎狼的地方活下去。如今虽经嬴壮之乱,但我蒙皋仍然愿意奉将军为主君,他天子的诏令如何,与我毫无关联!”

  见蒙皋也表态愿意支持嬴曦,不少人也都逐渐拿定了主意。于是,范氏、李氏等大族纷纷表示愿追随嬴曦,一如往常。

  待堂上大多数人皆表示出对嬴曦的支持后,嬴曦终于站起身来,对众人说道:“多谢诸君今日对曦的信任,曦是军人,向来不愿作那等虚假辞让的姿态,既然诸位赏脸,愿意让嬴曦来扛关中这个担子,嬴曦便义不容辞,今日,孤向诸位保证,愿团结关中之力,立足于天下,并且,曦会在三年之内,让那掣肘于我等的夏王收拾好东西,滚回他的洛阳!我关中如何,容不得他人随意插手!”

  听得此言,众人纷纷离席,高声道:“我等愿从将军!”

  ……

  次日,也就是熙宁二年八月十五,中秋节。左将军府传来令文,原兵曹尚书赵朔擢升为左仆射,原雍州司马韦勣为右仆射,左丞杜审为吏曹尚书,工曹尚书范湜迁户曹尚书兼栎阳令。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官员都进行了一番小调动。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除了这些在关键时刻支持他的大族之外,嬴曦竟然连一个亲信都没有任用。甚至,在这次人员调动的名单上,所有嬴氏宗族之人都没有得到擢升或提拔。

  对此,不少人纷纷点头称赞。

  在这个青年人身上,他们看到的是一种极强的政局把控力,这对于尚有疑虑的人来说,无异于打了一针强心剂。

  八月十六,嬴曦离开幕府,于明月楼宴请赵武、独孤晟、韦裕、范烨、杜佑、蒙肃等人。

  与前日相比,这场宴会的气氛就显得十分愉快闲适了。

  杜佑离开席位,直接上前揽着嬴曦的脖子,大笑道:“我早就觉得昱之兄非常人,可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在这般年纪,成为这整个关中的主宰,就冲这一点,小弟就要敬你一杯。”

  与这些同辈好友在一起,嬴曦没有称孤道寡,拿捏姿态。而是直接脱掉大氅,与他们把酒言欢,觥筹交错间,众人的大笑声此起彼伏。

  赵武举杯道:“家父曾经说过,昱之兄风骨奇绝,有非凡气象,让我多与你交好,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嬴曦与他饮了一杯酒,笑道:“是吗?昔日也曾有一相士告诉我,说我之貌贵不可言,将来必为人主,想必就是如此了,哈哈哈……”

  赵武放下杯子,脸上的笑颇有些耐人寻味:“哦?昱之兄,那相士所谓人主者,想必你的成就绝不仅仅在这关中一地啊!”

  嬴曦笑道:“愿借子文吉言,若有富贵,必无相忘也!”

  赵武哈哈大笑,又敬了嬴曦一杯。

  这时,范烨忽然说道:“昱之兄,那些老家伙都已经加官进爵了,对我们这些人,你是不是也得有点表示啊?”

  嬴曦大笑道:“好说,我幕府之中正急需人手,行台府里也正缺你们这些少年俊杰,何去何从,随你们的便!”

  范烨笑道:“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便要厚着脸皮,向昱之兄讨口饭吃了!”

  ……

  八月十七日,左将军府下令,征辟赵武、范烨、杜佑等人为幕府掾属。仅仅相隔一天,嬴曦只用了两场宴会,便大致将这些大族的两代人皆纳入彀中。

  在安排好这一切后,嬴曦开始着手于军队。

  上军将蒙皋不变,嬴曦任命其孙蒙肃为左将军府长史。以韩信为下军将,独孤晟为下军佐。中军则由嬴曦亲自率领,以贺拔胜为中军佐。

  正在嬴曦调整三军的时候,韦裕忽然找上门来,提出了想要从军的想法。

  嬴曦有些惊讶,他说道:“孝宽只需在我幕府之中磨炼几年,届时我必会委你重任,勿要操之过急才是。”

  韦裕说道:“非是小弟贪图名利,小弟原从卒伍做起,待将来立有战功,将军再行封赏也不迟。”

  “这……”

  嬴曦有些犹豫,只好说道:“你且先回去,待我与令尊大人商议之后再行定夺。”

  韦裕没有再说什么,就这般告辞离去。嬴曦也没有耽搁,直接到行台府,找到韦勣,征询他的意见。

  他原以为这只是韦裕一时兴起,谁知韦勣在听他说完之后,略加考虑,竟然直接同意了韦裕参军的事情。于是,嬴曦只好又找到韦裕,将他安排在下军,由韩信统领。

  值得注意的是,在嬴曦把政务和军务都大体安置妥当以后,他忽然任命卫鞅为行台右丞。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将任何亲信安插在行台府之中,唯独任用了一个卫鞅,这使得许多人都在猜测他的用意所在。

  就在这个时候,嬴曦却忽然离开了栎阳,带着赵武等一干幕僚还有卫鞅去了冯翊郡巡视,将一切政务都交给独孤兆全权处理。

  滔滔渭水奔腾东进,直至流入大河。嬴曦立于船头,看着渭水被夕阳照射得一片赤霞,任袍袂被秋风吹起。

  一片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画舫行至渭水与另一条河流的交汇处,嬴曦转身看着两河相融的壮阔情景,不知怎的,却忽然感到一丝莫名的哀愁。

  这条由北向南,最终流入渭水的河流,叫做洛水。

  而在那东方神都之侧,也有一条洛水。与眼前的这条比起来,那里的洛水显然更加著名,也更有魅力。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嬴曦轻声吟哦着古人所作的《洛神赋》,那个身影却始终萦绕在眼前。挥之不去,欲拂还来。

  秋风瑟瑟,孤雁长鸣。天地间一片肃杀景象,嬴曦望着汹涌无尽的洛水,不禁低声吟道:“君也洛,我也洛。两洛相间去几何?一夜泪痕多。”

  远在洛阳,一位身着素服的女子却独坐青灯黄卷之下,一笔一笔,抄写着什么。

  “将军,独孤令君遣人求见。”

  离船上岸之时,嬴曦听见随从亲卫的禀报,眉头不禁一皱。

  “让他过来。”

  亲卫带上来人,嬴曦一看,竟是独孤府上的管家,嬴曦眉宇间的担忧渐渐化解,问道:“令君有何要事?”

  “启禀君侯,是我家公子自洛阳送来礼物,祝贺君侯高升。府君特地命我给您送来。”

  虽然天子只是以嬴曦为左将军、长平侯,并没有让他继承秦侯的爵位与君号。如今栎阳的大小官员也都习惯了称他为将军,但一般的百姓依旧还是按照习惯,称他为君侯。

  闻言,嬴曦忽然笑了,闻道:“东西呢?”

  管家回头唤来一人,说道:“便是他自洛阳送来的。”

  那人手中捧着一个木匣,上面还放着一封书信。嬴曦笑着从他手中接过,打开信封。

  “弟独孤信顿首敬上,兄长见信如唔:

  信于京师,闻兄长大业已定,与谯王痛饮数日,具此为贺。弟独孤信再拜顿首敬上。”

  嬴曦笑了笑,问道:“如愿在洛阳如何?”

  那人答道:“公子一切都好,只是时常会与人说起君侯,如今就连洛阳的一些士子都已听闻君侯威名,为之神往。”

  嬴曦笑着摇了摇头,打开木匣,只见里面放着两本明黄封面的经书,隐隐散发着颇有些奇特的香味。

  拿起一看,只见其中一本较厚的名为《金刚经》,另一本较薄的名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见到这两本书,嬴曦忽然笑出声来。

  他在洛阳时,曾听姬康说过《金刚经》,当时他还甚为迷惘。后来独孤信曾带他去永宁寺礼佛,他也因此稍微了解到禅宗的一些经文。其中他最喜欢的,便是手上这两本。

  没想到,独孤信竟然如此有心,给他准备了两本经书作为贺礼,这让嬴曦感到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

  当他翻开手中的那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时,书页上熟悉的字迹却让他忽然变了脸色。

举报

作者感言

平山归来客

平山归来客

感谢所有收藏、投推荐票的朋友

2019-05-16 08: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