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乌棒卤子面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250 2020.08.13 10:00

  天色渐暗下来。

  内膳房热菜局甲字号里里外外都守着,中途长乐宫崔大海来过一趟,神色匆匆,“圣人过来了!预备着吃食没?”白爷爷将单子递过去,崔大海看了看,把桂花蜜改成青瓜冰球,将单子揣在怀兜里,又急匆匆往内宫赶。

  之后来了个小太监,跑得一头的汗,对白爷爷点头哈腰,“白爷,素锦姑姑看过单子了,约莫亥时叫膳。素锦姑姑托小的传话儿,您经验足,这把儿就看您的手艺了!”

  白爷爷沉稳地点点头,赏了那小太监一个银馃子。

  含钏多看了那小太监一眼,白白净净的,十五六的年岁,长得都还算周正,就一双倒三角眼看上去绝不是个老实人,含钏脚跟脚送他出内膳房,笑道,“公公辛苦了。先头取单子是崔公公来的,如今崔公公是在圣人和淑妃娘娘跟前伺候着呢?”

  那小太监抹了把额角的汗,多看含钏两眼,有一瞬间藏不住的惊艳,“这位姐姐好,叫我小卓子就行。”

  听含钏说起崔大海,小卓子的背一下儿挺得笔直,看含钏的眼神多了几分玩味和炫耀,“姐姐口中的崔公公就是我师傅,很得淑妃娘娘的重视,如今正近身伺候呢!”

  一边往出走,一边往含钏身边靠。

  “姐姐往后若是有事,捎信来长乐宫找我小卓子就是。”小卓子的胳膊肘快要贴到含钏胸前了,“别的不敢说,内宫的胭脂花粉、绢花香囊,姐姐您一句话。”

  姐姐这词儿不敢应,只求您别越挨越近。

  含钏抿嘴笑了笑,不动声色地拉开距离,将小卓子送出内膳房。

  回到膳房,白爷爷一手摁乌棒头,一手拿筷子去鱼鳞,开膛破腹收拾干净后,左手攥住鱼身较粗的一端,右手用筷子夹住鱼身,手上功夫极快,两个眨眼便将两面鱼肉全部褪入盘中。

  白爷爷大拇指飞速一旋,盘子就转到含钏跟前。

  含钏束发净手,边沾水边摘鱼刺,防止细刺粘在鱼肉上。

  这是个精细活儿。

  宫里头不爱给主子上鱼鲜,一是鱼吃的就是新鲜劲儿,内膳房到内宫抄小路跑,长则半个时辰,膳食送到,鱼肉早就老了,二就是怕鱼刺捻不干净,若是贵人被卡住了,那就是诛九族的重罪。

  含钏没想进内宫见徐慨,更不想提前几十年见阎王,认认真真理了三遍后才开始起墩子。

  天渐渐落黑,内膳房起了灯,除却有规律的宰切声,便只有柴火窸窸窣窣燃烧的声音。

  白爷爷掌大勺,剥笋剁菌菇,刀起刀落,笋片薄得像纸,大菜刀往外一斜,一溜笋片儿炸熟猪油里,再放葱姜呛香,篓子捞葱段姜片不用,放入鱼头、尾及肚边,煎至两面金黄,灌高汤,旺火烧开。

  不一会儿,膳房里蹿出了鲜味儿、香味儿、笋片的清甜和乌棒独有的粘腻味道。

  含钏将鱼肉剁碎,另起锅熬汤,将鱼肉和酱油、精盐、鸡素放入锅内,旺火烧涨后转温火熬煮。熬鱼羹的功夫,含钏转身备好凉拌青笋和小茶丸。

  这是白四喜进宫头一回见到含钏做大菜,看得眼神亮晶晶,目瞪口呆。

  嗯...怎么说呢?

  往日的含钏美则美,美在皮囊,美在身段,美在姣好的五官。

  在灶台后的含钏,陡生出一股子气势,端锅起灶行云流水,收放麻溜果断,一勺子挖下去绝无半分犹豫,有一股落子无悔,至死方休的洒脱。

  白家世代做御厨,好厨子他没当过,还没见过吗?

  含钏手上一起范儿,他就感觉和顶尖的师傅身上的那股气质差不多——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就当爷爷的帮厨,在这靠手艺吃饭的内膳房没有不服的人,这...本就是顶尖师傅的成长之路啊!

  白四喜看了看手上的青瓜。

  他还是先老老实实挖瓜吧....

  白爷爷做汤底,含钏做卤子,白案揉面,三方差不多同时起锅关灶。白爷爷最后把关,掸了湿面粉在鱼肉卤子里搅匀,再将面条下热水煮熟后放进半冷的水盆,过掉面条上的粘液,随后用爪篱将水滴掸净。

  来取菜的还是小卓子。

  白爷爷沉声交待,“请小厨房最后将卤子、汤底和面合起来时,汤底最后加盐,否则卤子会稀。”

  小卓子连连点头记下,又苦哈哈一张脸,“还请随后留几位师傅可好?万一夜里圣人又要加膳,虽说按规矩是小厨房先顶上,可您也知道...”

  白爷爷嗤了嗤,点点头挥个手,表示明白。

  内宫的小厨房是副什么德行,他了解得很!

  内宫小厨房那群娘们儿做饭能有多好吃?饿不死你,就成!

  等了半个时辰,内宫来了人,白爷爷将食盒拎开,乌棒卤子面用得差不多了,剩了点面条,几样小菜也进得不少,青瓜冰球却还剩了许多,白爷爷满意颔首让众人歇去,留了含钏和四喜守膳房。

  守膳房,是怕圣人再传膳时灶火灭了,得留两个人守灶火。

  含钏端了个小杌凳坐在灶火边儿,时不时拿铁串子抖抖柴火。

  火光映在含钏侧面,静谧且安宁,狗啃一般的刘海也显出了几分可爱。

  四喜坐到含钏身边,心中天人交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问了出口,“钏儿,你当时为啥要点乌棒卤子面呀?”

  为了显得自己不是不服气,四喜赶忙再道,“听了你的解释,我知道火腿扒鱼翅不行。可我没弄明白,乌棒卤子面怎么就行了?乌棒面是江南菜,可用料做法都不名贵。我进宫的时间虽不长,可也听说圣人这些年偏爱年轻活泼的小妃嫔,杨淑妃已经...”

  四喜没说下去。

  含钏淡定接话,“已经失宠有一些时日了。”

  四喜四下看了看,见着实没人这才点点头。

  含钏笑起来,“杨淑妃从潜邸时就陪伴着圣人,为圣人生儿育女,常伴左右,正是因为这份情,圣人才会因为一簌海棠花来看看淑妃。”

  不知为何。

  含钏说起这些话,心里有些痛。

  含钏垂了垂眸,拿铁串子又捅捅炉火,“食材是否名贵,用料是否丰富,都是次要的。对圣人而言,淑妃是他的家常味道。海参鱼翅常有,家常味道却不常有,而乌棒鱼卤子面就是圣人潜邸时爱吃的一道家常宵夜。”

  四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含钏抿嘴笑了笑,努力将声音里的气提起来,想了想从怀里扔了本小册子给四喜,努努嘴,“翻到第二十三页,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个。”

  四喜听话翻开,认真读下去。

  “乌鳢,鳢首有七星,性温,强肾经。”

  强肾经....

  圣人叫膳,一般都在同-房叫水后...

  这时候上一盏强肾经的乌棒卤子面...

  四喜看向含钏的眼神,透露着由衷的敬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