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涮羊肉的味儿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119 2020.08.31 10:00

  抵在腰间的东西,隔着外衫,含钏都感到了一股冰凉锋利的寒意,嗅到了一股轻轻的羊肉膻味。

  约莫,是一把匕首?

  “别乱叫!别乱动!刀剑无眼,明儿个就要出宫了,留着一条命出宫享福不好吗!?”

  又是另一把声音。

  一个声音尖细,一个声音沙哑,都是太监,太监的声音很相似,倒是听不出来谁是谁。

  这个打劫的时候倒是挑得好,明儿个就出宫的宫女儿,今儿个铁定身上藏了钱,且是入宫这么十几年攒下来的老本儿。若是要去内务府告,就要等明儿个,宫女儿又没见着来人的样子,内务府便只能慢慢查,这一来误了宫女儿出宫的时辰,想再出宫便难了!

  大概很多宫女,都选择忍气吞声,破财免灾吧?

  含钏克制住回头看的冲动,双手举起,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位大哥,婢子决计不乱叫乱动,你说什么,婢子定竭力完成。”

  说实在话。

  虽然大半夜的被匕首抵着,含钏其实是不太怕的。

  太监半夜半路伏击一个要出宫的宫女儿,能干个啥?除了求财还能干啥?若真是有什么仇什么怨,哪儿还能让你别动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就让你交待这儿了吗?

  含钏心态放得很平。

  后头倒是笑得很畅快,压低了声音,“小娘子倒是很惜命,也聪明!下房里啥也没放,全搁身上了吧?”匕首又朝前抵了抵,“入宫十来年,好东西藏了不少把?交出来!”

  怪不得今儿个午歇回耳房,觉着不对劲儿!

  含钏抿了抿嘴,从袖兜里抖落出几块小碎银子,伸手到背后递了出去。

  后头那太监一把打掉碎银子,声音里带着明显克制的怒气,“打发要饭的?!娘娘们赏下的物件儿呢!长乐宫娘娘刚赏的金簪子,往前赏的银钗子!东西!交出来!”

  含钏手背被打得撞到匕首刀锋上,虎口撕裂的疼痛让含钏倒抽一口气。

  含钏带血的手伸进怀里将那支金簪子拿了出来,有些心疼,手伸到背后递给他们,“...银钗也不值几个钱...我最值钱的就是这个金钗子了...你们求财,我求保命,待我递给你们,你们松开我的肩膀,拿开匕首,我朝东走十步,你们朝西走十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两位爷,你们说可好?”

  拿到了金钗,腰间抵着的那把匕首松了松劲。

  含钏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正欲抬脚朝前走,却听那把沙哑的嗓子恶狠狠地开口,“等等!千秋宫九皇子也赏过这娘们东西!我记得是个葫芦玉坠子!水头好,东西也扎实!走出去顶咱哥俩大半年的例钱!”

  含钏心头一跳。

  果不其然,那把匕首又重新抵到了腰间。

  含钏心里骂了个娘,知道这两人看不见,却也拱了个笑脸,“两位爷,那玉坠子也不太值这个钱,小小一个,还没铜钱儿大,您拿过去走货,中间亏的线人钱都不止这么点儿...这金钗子有个二三两重,您老去外膳房要南边来的水烟袋子,只说是贺含钏的朋友,不能要二位爷的钱...”

  含钏话音刚落,头发被人向后一拽,头皮生疼险些厥过去。

  “哥!这娘们儿嘴上厉害着呢!你拽着这娘们,我来搜!”沙哑的声音透露着一丝兴奋,伸手从脚朝上摸。

  手隔着外裳,摸到含钏脚踝时,含钏浑身上下战栗着起了毛骨悚然的鸡皮疙瘩,腰间的凉意让含钏努力保持清醒,她有些怕了!金钗子、银锭子,她不在乎,只是这只玉坠...

  掖庭巷角黑乎乎的,最近的光亮在二十米外的拐角,含钏目之所及像看着一团团黑黢黢的棉絮,那手冰冰凉是带有欲望的,这欲望不是男女之间肉-体上的欲望,而是对金钱、泄愤的欲望。

  玉坠就挂在她的脖子上。

  她仍旧熬夜打了个五蝠络子,让这块玉坠时时日日都贴在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含钏紧紧闭上眼,那双手摸到了颈脖后的络子了,粗鲁地向后一拽,葫芦玉坠就从衣襟口里蹦了出来!

  那人揪着络绳,桀桀两声冷笑,“藏得倒好!自己取下来吧!”

  含钏一动不动。

  那人再将绳子向后拉拽,死死卡在了含钏的脖子上,力道很大,含钏不自觉地向后仰,喉咙被卡住,有种快窒息的错觉。

  “拿给我!”那人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

  沙哑的声音回荡在空空的掖庭巷内,像从井里传出。

  含钏艰难地吞咽,张大嘴巴企图喊叫出声,膝盖却被身后那人猛地一踹,正面扑倒在地,那人将含钏的脸死死摁在青石板上,小砂砾和石子儿膈在肉里,脖子却卡住,那人手上硬攥着络子向后拉,半跪着膝盖顶在含钏的脊骨上,语气有说不出的畅快,“...不是很厉害吗?做的菜不是很讨人喜欢吗?不是谁都护着你吗?你倒是喊啊,你喊啊!”

  含钏自己打的络子,结实牢固。,喉咙越卡越死。

  那太监使了吃奶的劲儿往后拽,就像挂在梁上的绳吊在了脖子上!

  另外一个太监见人被掐得说不出话了,脸都白了,手抠在石板上,虎口鲜血直流,同伴却如同红了眼似的,反倒慌张结巴起来,“...别...别把人勒死了!咱们求财,又不害命!”一边慌慌张张拿匕首去割络子,一边着急催促同伴,“坠子拿着了,走了走了!”

  络子应声而断,含钏的头一下子砸在了石板上。

  那人如不过瘾般,站起身狠狠在含钏腰上踹了两脚,啐了一口,“臭娘们!出宫后,进窑子吧!那地儿适合你这贱样儿!”

  含钏闭眼躲开,头上、身上、背上、腰上、手上皆剧痛,却忍着痛扶着墙努力站起来,破釜沉舟高声唤出那人的名字,“吴三狗!你今儿个若是不敢弄死我,就将玉坠子还来,其他的都可以给你!若你拿了玉坠,让我活着回去,我明儿个必定去敲内务府的大门,叫你血债血偿!”

  夜色中,那两个身影顿住了。

  含钏满脸是血、是汗、是泪。

  别的都顾不得了,所有的理智全都被抛在脑后,她脑子空空的。

  只有一个念头—那个玉坠不能丢,决不能丢!

  那是...

  那是那个梦与现实唯一的交织,也是徐慨存在过的唯一证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