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桂花糕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610 2020.09.16 10:00

  含钏穿过影壁时,崔氏正大刀阔斧地斩排骨。

  “咣咣咣”几声,把栖在墙外柳枝上的鸟儿惊得向南飞去。

  许是听见含钏进门,灶房剁案板的声音更响了。

  含钏抹了把额头的薄汗,将两个扁平的簸箕洗净擦干,扯了两米长的薄纱布铺在井边,用轻纱一朵一朵地擦拭桂花,在簸箕里铺平。

  落霞西降,京城的十月秋风瑟寒,有些冷,但风很大。

  约莫一个时辰,含钏才将桂花擦干择尽,腰杆快要直不起来了,手臂也僵得厉害。

  崔氏吃了晚饭,路过时看铺了一地的桂花儿,手里端着白大郎的药,神色似笑非笑,“钏儿,这是干嘛呀?酿桂花酒吗?”药碗有点烫,崔氏换了个手,“巷口那家留仙居最有名的就是各类花酒果酒,与大酒肆争利,咱得掂掂分量才行。”

  含钏抬头看了她一眼,抿嘴笑了笑,没答话。

  天儿渐渐暗下去,崔氏好心提醒,“过会子公公与四喜便回来了。”

  含钏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

  她到现在,都还没告诉白爷爷,她在摆摊儿卖饼。

  倒不是觉着做吃食生意低贱。

  只是白爷爷个性好强又自尊,他一手一脚带出来的徒弟摆练摊儿...

  含钏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她可是好些时日没挨白爷爷的闷勺了...

  她由衷地希望,这种好日子能再长一些。

  否则,迟早被白爷爷打秃...

  含钏埋着头不搭理,崔氏说了个没趣儿,刚迈步往里走,却想起什么来,步子一滞,这每月的食宿费若这丫头给公公提了咋办?老头子那性格知道了,恐怕今儿个这天要翻!

  崔氏余光一扫,见含钏埋着头,袖子束在腰间,露出两条白花花、满是红戳子的手臂。

  瞬时,心一横!

  管他的呢!

  若公公就此翻脸,那也好!

  趁早将这丫头赶出去!

  也绝了公公想乱牵红线的念头!

  小小年纪,整日整日地不着家到处跑,知道的说是出门摆摊儿赚钱,不知道的还以为出去做啥呢!

  这样的姑娘给她当儿媳妇,她可要不起!

  崔氏咬了咬后槽牙,不再开口,转身朝东偏厢走去。

  含钏没空搭理崔氏的小心思,在院子里忙忙碌碌,待风将桂花儿表层的水分吹干,这头早已烧好了土窑,含钏拿铁夹子将土窑炕里的的柴火取出来,取了几只扁扁的铁铛,将桂花铺在铁铛上,一只接一只小心翼翼地送进土窑里。

  还好在白爷爷家借宿。

  御膳房出来的厨子家里,什么都有呢!

  简直是一个缩小的内膳房!

  含钏用沙漏计时,桂花个头小,香味浓,烘不了多久。

  趁这个功夫,含钏取了三斤籼糯米,糯米分成狭长的籼米和椭圆的粳米,籼米更粘更香,色白,米粒更脆,更容易舂成粉末。

  是的。

  含钏在灶台又翻出了一台比她膝盖还高的石臼,和一支比她人还长的棒槌。

  含钏望着比她高出一个头的棒槌,陡然觉得,自己就像个棒槌。

  白爷爷和白四喜下值回家,推开门,看见了神奇的一幕。

  一个骨量纤细的姑娘,站在宽板凳上,双手抱住一个大棒槌,咬牙切齿地向下砸,一砸下去,雪白的粉末四溅,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魄。

  白爷爷扶在门栓上,“钏儿,在干啥呢!”

  含钏一哆嗦,棒槌差点砸在脚上。

  “碾糯米粉!”含钏跳下板凳,强自稳住心神,拍拍手心,把黏在手上的糯米粉拍干净,转个话头拍白爷爷的马屁,“今儿这糯米不错,没沾水都会黏在手上,我嗅了嗅,约莫是临沧出产的,是新米吧?”

  你可以说一个厨子手艺不行,但你不能说厨子挑的食材有问题。

  白爷爷勾了勾胡子,有点得意,“...是内务府上贡的好糯,当差的太监给爷爷我扣了五十斤...算你眼招子灵,识货!”

  含钏“嘿嘿”笑起来。

  白四喜插了话,“你磨这么多糯米粉干啥呀!拿出去卖呀!”

  ...

  含钏忍住了想掐他的冲动。

  说白四喜蠢兮兮的吧,有时候偏偏又瞎猫撞上死耗子。

  白爷爷挑了挑胡子,看向含钏。

  小姑娘面色红润,眼神透亮,眼下倒有些乌青,神色看上去不疲惫,却一身的汗味儿。

  这些时日,他总觉得含钏这丫头哪儿不对,可又说不清。

  他们下值回家,含钏房里的灯都歇了,早上他们出门上值,小姑娘还没起床,硬是没凑个时候问聊一聊。

  家里太安静了——老大媳妇儿再也没提含钏吃穿用度的问题。

  这就是最大的不对。

  白爷爷鼻尖一动,嗅到了土窑里桂花香,眯了眯眼,搀着拐杖走到灶屋后面去,只见一张大大的油纸把什么东西罩住了,白爷爷伸手一掀。

  赫然是含钏的摊儿车!

  含钏紧紧跟在白爷爷身后,口中发涩,“师...师傅...您听我解释..”

  白爷爷的脸在昏黄的油灯下,有些模糊不清。

  含钏赶紧道,“您教我一身本事,总得用起来谋生吧?您说过,厨子靠本事吃饭,靠手艺赚钱。乐意吃的人多了,吃的人高兴了,咱便高兴。这...这没什么好丢人的!”

  含钏边说边拿胳膊肘怼了怼白四喜,白四喜回过神来,雄赳赳气昂昂地敲边鼓,“爷爷,我要是不进内膳房,我也做吃食生意去!我听留仙居的掌勺说,人一个月开八两银子呢!比咱的月钱还多!要留仙居请我当大厨子,我立马和内务府请辞...”

  含钏再次克制住了掐死白四喜的冲动。

  大哥诶!

  您这话儿一点儿帮助都没有!

  在内膳房当厨子是铁饭碗,为啥在留仙居当厨子,是因为进不去内膳房呀!

  白爷爷最看重的,觉得这辈子最有面儿的事儿——就是他伺候的人,全都是通了天的贵人主子!

  含钏以为白爷爷要发怒。

  谁知白爷爷后背一颓,手扶在摊车的梁柱上,轻轻叹口气儿,“钏儿呀...”

  含钏忙应了个“是”。

  “有什么难处,师傅帮你解决。师傅解决不了,咱想办法商量着办。”

  白爷爷轻声道,“你说你要从宫里出来,师傅就做好了要养着你,给你当娘家人的准备。为你置办嫁妆,为你送嫁,若夫家欺负你,师傅就带着四喜打上门去...”

  含钏的眼泪一下子被逼了出来。

  小姑娘低着头,眼泪砸在地上,扬起一片沙。

  “我想试试,我应该可以做点什么。”含钏手背抹了把脸,低着头把眼泪擦干净了。

  梦里太无力了。

  这种无力感,伴随了她在梦里的一生。

  “我做的东西,大家都爱吃...我精心搭配的馅儿,大家都赞不绝口...有的食客头一天没买到,第二天还会提早排队来买。”含钏声音很轻,“师傅,我只会这个的,我也喜欢这个。您年岁高了,我不能一直拖累您,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家里又怎么能养一个闲人?”

  “您很早以前教过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小时候练墩子,小太监练五斤的刀,您给我六斤的刀。小太监扛八斤的案板,您让我扛十斤的菜板,您告诉我,不要因为我是个姑娘就懈怠,姑娘怎么了,姑娘也能当个好厨子,做一手好饭菜...您说,在宫里要有本事才能活下去。我出了宫了,就可以没有本事了吗?”

  含钏止住了眼泪,“在宫里有本事是为了活命。如今我出宫了,我想活得更好,更自由。”

  庭院里静悄悄的。

  白爷爷看着小姑娘低垂下的脑袋瓜子,莫名生起一股与有荣焉之感。

  若大郎身子骨壮实,是不是也会长成这样优秀的人?

  风把土窑焖烘出的桂花香向四周传递。

  白爷爷伸出手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脑勺,淡淡开口,“高温里焖久的桂花,味道会发苦。”

举报

作者感言

董无渊

董无渊

每一章都很肥厚,就像三线肉。

2020-09-16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