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芋泥白虾冻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163 2020.09.11 21:21

  含钏落下的话音和八个铜子砸在瓷碗里的声音,同时达到。

  食客面上一滞,不可置信地“啊?”了一大声。

  含钏笑眯眯地点点头,重复一遍,“客官,十文钱,没错儿。”

  食客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压制住了诡异的不可思议的怒气,“昨儿个还是八文钱呢!”

  排着队的人都围拢来看热闹,有听到前因后果的略显不屑——看着是个乖巧伶俐的小姑娘,谁知道内里却是个奸商!啧啧啧,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也!

  不屑的食客想走,却也爱热闹,就想看看这怎么收场。

  人越围越多,倒有几许水泄不通的架势。

  含钏再笑着点点头,伸手指了指头顶的牌子,笑问,“客官,您看头上是写的哪两个字儿?”

  那食客腰佩九节环,身着单丝罗,一张玉面脸,要不是哪家侯府的小公子,要不是哪户富商的小少爷,要说真是好这口的主儿倒也不至于,啥山珍海味没吃过?哪个厨子的拿手没进过嘴儿?今儿个来买饼子,只不过是因为昨儿个没吃着,心里头跟猫抓抓似的不消停罢了。

  这吃东西,就跟绕小娘子似的。

  没吃过的东西,就是最好的;没绕过的妹妹,才是最漂亮的。

  那食客侧头一看,吊儿郎当地回道,“时鲜!”

  又见上面没写价格,讽笑,“小姑娘,你原就打着坐地起价的主意呢?!卖东西,明码标价,你这套在京城,在我张爷跟前可是行不通的!”

  食客见周遭的人越围越多,正义感顿生,今儿个他就来替天行道来的,“走走走!也甭管你饼子好吃不好吃了!咱先去京兆尹说个明白!”

  京城的人不都挺忙的吗?

  咋也这么爱看热闹!

  可见爱看热闹,不分地域不分年龄不分性别...是祖上传下来的...

  托这位张爷的福,没多会儿,这小摊儿就被里里外外围了个遍。

  含钏面色动也不动,笑得愈发甜,挺了挺脊背,伸手将拍了拍面前的面盆儿,等了一会儿,人群安静了下来,“您也看到了,小摊儿名为‘时鲜’,什么叫时鲜?三月的蜜,四月的笋,五月的河鱼,六月的鲈鱼,七月的瓜,八月的菱角,这才叫时鲜!”

  三层壮汉子,一个小女子。

  含钏觉得自个儿不能弱了气势,搬了个杌凳,一脚踩了上去,扬了扬下颌,总算跟这些个臭男人差不多高了,“昨儿个,东郊菜场的荸荠新鲜,西郊屠场刚杀了头一年的猪,儿便东郊买荸荠,西郊买墩儿肉,取的便是菜场肉场里最新鲜的两样!今儿个,荸荠不新鲜,肉也隔了夜,做出来能有昨天的馅儿饼好吃!?”

  做吃食的含钏,是最美的含钏。

  说吃经的含钏,是话最多的含钏。

  含钏手一扬,提高了声量,“孔子曰,不时,不食!儿读书少,只晓庖厨之艺,不懂甚大道理,可这两句话,还是要听的!”含钏拍了拍摊位的牌子,笑道,“时鲜,这个招牌,儿可不能砸了!”

  国子监的书生噼里啪啦地鼓起掌来。

  一个卖吃食的小女子都随口说出论语里的词句,这可是让天下读书人长脸的事啊!

  “那...这跟你涨了两文钱,有什么关系!”食客被绕得云里雾里,所以孔圣人就是你涨价的理由?

  含钏笑了笑,跳下杌凳,笑得让人很舒坦,“昨儿个的馅儿卖八文,是因为值八文钱。今儿个的馅儿不一样,卖十文,是因为值十文钱。”

  含钏一边拿出盖着细纱的大白粗瓷盆,一边认真说道,“做生意讲究的一个‘诚’字,儿虽不才,却敢立誓,从不拿坏的劣的,名不副实的食材糊弄食客。客官,您若相信儿,便请补齐十文钱,儿不善言辞,您尝尝今儿个的饼,您细品品,若您觉得不值十文钱,儿便从此不做宽街的生意了。”

  含钏望着那纨绔食客的眼睛,说得很认真。

  食客想了想,从袖兜里取了两文钱补在放钱的瓷碗里。

  含钏朝他点了点头,锅热倒油,左手飞快地将面几子擀薄,右手将粗瓷盆上的细纱掀开,一手捻住薄木片儿擀馅料,一手掐住面皮最薄处掐花封边,再拿手一摁,成了巴掌大的均匀的小薄饼。

  小薄饼在热油里迅速膨胀,窜出了浓郁的香味。

  这香味有点怪。

  食客深深嗅了嗅,很鲜又很甜。

  含钏迅速翻面,待两面金黄后出锅铲进麻纸袋里,递给食客,“您尝尝。”

  围观的人群越靠越近,靠得越近,香味越重。

  食客颇为享受被众人关注的滋味儿,不免得意洋洋地张口咬下去。

  “哎哟喂!”

  食客捂着嘴,被烫着了!

  谁他娘的能预见到,这煎饼还能爆汁儿呀!

  里头的馅儿,真是绝了。

  咬开的瞬间,汁液就在口中爆发开,他能清晰地尝到虾泥、芋泥、玉米粒儿,还有其他五六钟叫不出名的食材的味道,玉米粒儿糯甜,芋泥绵软,虾的颗粒感很强,却嫩得抿一抿就化掉了。

  这些...这些都不足以有这么多的汁水呀!

  爆开的汁水,究竟从何而来?

  食客捂住嘴,瞪大眼睛的样子,如同看见了九天的仙人。

  站在树干上围观的着急了,扯着嗓子唤,“张三郎,这到底是好吃还是不好吃呀!还送不送京兆尹呀!你说句话啊!”

  送...送你娘的京兆尹!

  张三郎捂着嘴,朝含钏比了个“一”。

  含钏不解地眯了眯眼。

  “今儿个的一百个饼子,爷包了!”纨绔大喇喇地把饼子纨绔大喇喇地把饼子往袖里一藏,再甩了个银锭子,“十文钱一个,一百个一贯钱,算是一两银子!赶紧做吧!”

  “碛!”

  “咋能这样!”

  围观人群爆发出了一顿不满意。

  含钏仍旧笑眯眯,“客官爱吃,觉着十文钱划算,便是对儿最大的褒奖了。”

  顿了顿,将那两银子双手奉还,“好东西得大家品,才有意思。‘时鲜’小摊儿每天限量一百个,每个人限购两个——今儿个,儿便多加一则规矩吧。”

  围观人群便哄笑起来。

  “小娘子有心胸!”

  “不错不错!”

  “规矩都得兴好,咱北京爷们儿最重的就是规矩!”

  定己门大大打开,有三四架黑漆素面的马车从里面出来。

  外头太闹了。

  徐慨轻掀开车帘,看了看不远处乌压压的那团人头,略显烦躁地将帘子盖下。

  世上就是吃饱了撑的人太多,才显得这么挤。

举报

作者感言

董无渊

董无渊

明天的更估计也会晚一点,下午两点前发出

2020-09-11 21: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