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桂花糕成品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409 2020.09.17 10:00

  白爷爷想留在灶屋帮忙,被含钏说一不二地赶跑了。

  白爷爷有令,白四喜留了下来。

  多个人,动作确实更快。

  白四喜将糯米和细砂糖舂成细腻滑顺的粉末,又将从土窑里拿出的烘干了水分的桂花,混合味道稍淡的黄砂糖舂成薄薄的粉末。

  含钏将灶屋的竹帘放下,防止风将细腻的粉末吹散,隔热将猪油融化加入糯米糖粉中,搅拌均匀,用手弄碎,再取出一支孔小广深的竹筛,将糯米糖粉用筛子过滤五遍,直到加入猪油的米粉细腻蓬松。又将纱布浸湿铺在蒸笼里,将过筛的粉末均匀地铺在蒸笼底,铺上一半即可,再加入一层干桂花和砂糖的粉末,再盖上最后一层糯米糖粉。

  热锅起蒸,小半个时辰。

  做桂花糕一共十八道工序,混合,打磨,调制、成型、蒸笼,每一道都要耗费大量的人工与时间。

  宫廷特制的桂花糕,讲究糕体软绵细致,桂花香气浓郁,入口齿颊生香,清甜可口,甜而不腻,米香、油香和桂花香交相辉映,互为旦角,谁的味道也不抢了上风,谁的味道也曾落了下乘,这才是一块合格的桂花糕。

  圣人爱好味淡却雅致的菜品,桂花糕在内廷中颇受欢迎。

  只可惜,饶是御膳房和内膳房的师傅,能做好一手桂花糕的,也只是少数。

  掌勺师傅们或是一味追求桂花的香味,便落了个“腻”字;或是一味偏向淡雅,像在吃没发好的白糖糕,做得左一些右一些都进不了圣人的口,只一位白案局掌勺王师傅做的桂花糕是九、十月份,几位大宫的娘娘兵家必争之地。

  天快亮了,含钏取出一笼,待凉后,割下一小块递给白四喜,“你尝尝。”

  白四喜咬了一口,有点呆愣,“...这是王师傅做桂花糕的味道!”

  含钏笑着点点头,“好舌头!这是王师傅的方子。”

  白四喜不可思议道,“你,你也就看王师傅做过一次桂花糕吧!”

  含钏再笑着点点头,“去年?还是前年?我记不得了,好像当时是翊坤宫娘娘面圣,塞了十两银子请王师傅亲做的。”

  白四喜惊叹,“只看一次,你就学会了!?”

  只看一次,就能完美复刻出同样,甚至青出于蓝的味道!

  白四喜眼眶发酸,他还不如去念书呢!

  念书,努努力,高低还能整两句。

  这庖厨之艺,可不是努努力就能有的天赋。

  白四喜带着羡慕嫉妒恨舂出的糯米粉,格外香甜。

  这头锅里蒸着,那头含钏将白四喜也赶出睡觉后,彻夜点着油灯,将洒金箔的宣纸裁成二指宽的细溜儿,拿出厚厚的牛皮纸穿上掺金线的红绳,叠了整整一夜,待天刚蒙蒙亮,含钏含了口冷透了的酽茶醒精神,揉了揉眼睛,拿冷水扑了脸,收拾妥帖后正预备推着摊儿车出门子,却被睡眼朦胧的白四喜唤住,“等我一刻,我今儿轮休,和你一块儿去。”

  轮啥休呀。

  膳房里的小帮厨可没资格轮休。

  必定是白爷爷不放心,今儿个擅作主张让白四喜去看看。

  去看看也好。

  免得白爷爷担心,总以为是啥龙潭虎穴。

  二人到宽街的时候晚了些,有几个国子监的青年人已经等在原处了,看含钏身后还跟了个面生的年轻小伙儿,便一边递钱一边笑着打趣儿了,“‘时鲜’的生意是真好,老板娘都有钱雇帮佣了。”

  白四喜:???

  凭啥无缘无故就判定他是帮佣?

  白四喜下定决心,再也不和含钏走在一起,每次都会受到难以愈合的伤害。

  含钏眯眼笑起来,都是熟客了,也不需得介绍今日专供,熟门熟路地煎了饼,递给青年人,顺手递了个小牛皮纸装好的小裹子,“昨儿做了点小东西...请您尝尝。”

  书生打扮的青年人掂了掂,把热腾腾的饼子揣好,把牛皮纸袋打开,一枚白白净净,面上点缀着几朵桂花的糕点出现在他眼前,瞧上去小小巧巧的,精致得像一幅白纸为底的工笔画。

  青年人凑上去闻了闻,满鼻子的清香气,这个糕点小小的,能一口吃完。

  青年人塞进嘴里,当即被惊到了。

  这和寻常的桂花糕不同!入口即化,不粘牙不干涩,不苦不淡,两层糯米粉夹着一层清爽香甜的干桂花粉末,吃进去就像一支柔软的羽毛轻轻挠着上牙膛!

  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桂花糕!

  时鲜出品,必属精品!

  青年人忙不迭地朝含钏树起大拇哥,连声问道,“桂花糕也是卖货?几钱一个?”

  含钏笑着答,扬起声音,“凡今日购小饼者送尝桂花糕一个!若诸君吃得好,内造桂花糕,六只二十文钱!”

  六只桂花糕,就卖二十文!?

  京城里做糕点赫赫有名的白奎楼也就这价!

  “你说内造,便是内造的啦!”有食客起哄。

  他话儿还没说完,便被排队的食客怼了回去。

  “嘁——头一回来吃饼吧!?”

  “‘时鲜’摊儿上的东西,贵有贵的道理,出不起银子就去买米团子去!别跟这起哄!”

  旁边卖米团子的小哥满脸不可置信,决定明儿个离这摊儿远点。

  进国子监念书的,家里没穷的,二十文六只的糕点,洒洒水啦。

  青年人伸手摸兜,又“啧”了一声,突然想起国子监不许拎包入室,就算买,他也没法子带进去!

  可若是在这儿吃,一个两个还好,若是多了便不大方便了——糕点必定掉屑,落在外袍上,实在不雅,到时又惹夫子一顿臭骂。

  他们可不是张三郎那混不吝的...

  青年人惋惜地摇摇头,若是白日摆摊儿就好了,下了学他也能来买...

  含钏适时提高声量,再道,“各位客官,或进学,或上朝,或有大生意要谈,都是北京城里的体面人儿,哪来能拎个食盒上街?时鲜’小摊儿急食客之所急,想食客之所想,您便瞧得上桂花糕的滋味儿,‘时鲜’特推出送货上门的服务,旁有纸笔,您落地址,儿今日之内带着糕点,送货上门!

  “莫等无花空折枝,此乃限定推出,您可同家眷、好友,共赏桂花,同迎重十!”

  重十是十月初十,本就要吃糯米做的糕点。

  能送货上门?

  那敢情好!

  正好带回家给夫人、孩子尝一尝!

  青年人利索地掏了二十文钱放在瓷碗里,留了个地址,转身便要走。

  含钏连声招呼住,“待桂花糕送到,您再打赏不迟!”

  青年人摆摆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难不成你早摊儿的生意不做了?若是糕点不好,或是你言而不信,我就算用二十文钱看透罢!”

  信任到这份儿上,含钏福了身,利落将钱一收,把留有地址的纸条子递给白四喜保管。

  一人开道,后面也爽快跟上。

  一百个饼卖光,一百只桂花糕送出,六十来盒桂花糕定了出去。

  六十盒桂花糕,就是一千二百文钱,成本顶多一百文...若不算人力与时间,等同于这一个晚上就净赚了一千钱。

  白四喜一边咂舌,一边捏着厚厚条子,颇为敬畏地望向含钏。

  含钏出宫是对的。

  毕竟在宫里,她这一腔商业奇才无处施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