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乳鸽白术汤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149 2020.08.25 10:00

  当着胖娘娘的面,说娘娘胖。

  素锦心尖尖都在发抖,冷汗一波一波地往外冒。

  这么久了,长乐宫阖宫上下没人敢给淑妃进言,“我的娘娘诶!您少吃点!您看您都胖成什么样儿了啊!”“您还有六七个月的时间能胖啊!”

  谁敢进言?

  谁敢当着女人的面儿说她胖?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你主子...

  含钏这一问,素锦不敢答,不仅不敢答,还色厉内荏地开口呛道,“胡说什么!圆什么圆!润什么润!娘娘身怀龙胎,辛苦劳累,瞧着比往常还瘦削了许多!”

  含钏不知该摆什么表情。

  姐姐诶。

  您这动作有个学名,叫“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有个成语,叫“指鹿为马”,还有句俚语,叫“捏着鼻子骗眼睛”。

  含钏突然觉得自个儿贼有学问了。

  素锦朝她递眼色,含钏忙应景地慌乱低头,作出一副惊惶失言的模样。

  含钏看不见淑妃的表情,素锦看得见,她看见淑妃嘴角紧紧抿住后缓缓张开,语声仍是柔柔的,“女使说的一点不错。本宫这次上身后,胃口特别开。之前怀老八时,吐了五个月,一点东西也吃不下。这回不知怎的,酸的也爱吃,辣的也爱吃。太医说,倒是少见,却也没明说哪里不好。”

  素锦望向含钏。

  感受到素锦的眼风,含钏这才重新抬头,面色肃穆,“敢劳请素锦姑姑,将正中的那盅汤递过来给婢看看。”

  桌子正中放着一盏掐金丝双耳药膳盅,含钏揭开盖子,一股鲜香扑鼻而来,这盅汤熬得清澈见底,表面的油都被尽数打走,一整只乳鸽肚皮朝天躺在中间。

  含钏拿出随身带着的小银勺,舀了一小勺,轻轻嗅了嗅,想了想又抿了一小口。

  素锦看着含钏的表情越发凝重,急上心头,又生生压住,眼神叫随侍的丫头封了门窗,这才开口,“这汤是皇后娘娘赏下来的饮食嬷嬷熬的,可是有毒?”素锦越想越心惊,有些毒是银针查不出来的!比如银杏芽的汁液,又比如活血化瘀的藏红花!一个要人命,一个堕人胎!

  这两个嬷嬷可是使了快一个月了!

  龚皇后赏下来的人,不用就是失礼!长乐宫只能硬着头皮用小厨房的饭菜,淑妃娘娘也说了,龚皇后不蠢不痴不傻,她既然坦坦荡荡地赏了嬷嬷下来,便不会着人捏住错处——更何况,二皇子大有可为,八皇子刚刚开蒙,龚皇后也犯不着。

  这才敢用的啊!

  素锦看着含钏又抿了一小口,也不敢催,只见含钏将银勺放下后又跪在了地上,方急切出声,“你且说啊!”

  含钏沉吟片刻,方道,“这道乳鸽白术汤,熬得很好,乳鸽软而不烂,药膳的味道藏在肉味里,既滋补又不至于叫人闻着犯恶心。汤炖得又清又香,只放了几粒粗盐提味,便再无他物,炖这锅汤的人,手艺不在白师傅之下。”

  素锦和淑妃听得云里雾里。

  都是好处,那何必跪地?

  含钏跪在地上,双手撑地,话锋一转,“这碗汤,无毒无害,若是脾胃虚寒之人长期食用,必定受益匪浅。因其中的五味药膳,白术、炒麦芽、鸡内金、焦三仙,都是健脾开胃的好药。”

  含钏说着顿了顿,抬起头来,“喝一日两日,倒也无妨。可若是日日喝,日日补,人开了胃,便时时会饿,饿了便想进食。纵然淑妃娘娘知道要克制自律,却也不自觉地多进——往日吃一碗饭便饱了,如今要吃第二碗;往日吃三餐即可,如今零嘴、点心、晌午的进补都不算正经吃饭。”

  含钏说得委婉,素锦却听得分明。

  气从胸口来。

  喂猪呢!?

  是在喂猪呢?

  把淑妃娘娘喂胖,喂得圣人见淑妃就腻味?

  是...这饮食嬷嬷倒是没下毒,可这比下毒还狠!

  毒发不过三刻钟,若淑妃胖起来,那可真就是断了后路,磨人刀了!就算产下胎儿后,淑妃渐渐瘦下来,这需要付出多强的毅力?付出多少时间?付出多少心血?生完这胎,淑妃已经快三十了,不年轻了!

  素锦能想到,淑妃自然能想到,双眸微微眯起,声音有点冷,“本宫喝了这么许多天,倒没喝出这小小一碗汤,里面竟藏着这样大的乾坤。”

  含钏再道,“五味药膳,各有其味。若搭配得当,这汤便压根吃不出丝毫的药膳味,只有鸽子的清甜。”

  含钏看了眼桌上布的菜,面色依旧凝重,“除却这汤,桌上的布菜也是花了大心思的。”

  膳食的学问,在于搭配。

  菜做得好的厨子,万里有百,会配菜懂平衡的厨子,百里有十。

  膳房的人,别的不说,荤素搭配、冷热平衡,性温与性热、性平与性燥,一眼便知。

  含钏挨个儿点名,“今儿个的早膳,主食是云松糕和杂蔬荞麦面。但淑妃娘娘必定会选软白漂亮的云松糕,吃了云松糕,口中因松子仁厚重的油脂而发腻。淑妃娘娘此时会想,吃什么解腻呢?”

  素锦和淑妃跟着含钏的眼神在桌上走动。

  “自然会选跟前放着的醋泡海蜇丝,海蜇丝无妨,只是海蜇挂油,鲜嫩的海蜇要先在花生油中浸泡片刻,再用醋拌开才会香。”

  含钏笑了笑,“用过酸香的海蜇,淑妃娘娘再喝一口咸香的鸭肉粥,鸭肉粥讲究原油煎肉,鸭皮带着的板油先剔下来热锅爆香,再将鸭肉宰得细细碎碎的,将就这半锅鸭油炒嫩,最后倒水倒米,慢慢熬开。”

  淑妃想了想刚刚用膳的顺序。

  分毫不差!

  分毫不差!

  含钏最后才说道,“桌上有一个空碟,婢子猜测,淑妃娘娘应当是喝完一盅鸭肉粥后,将碟子里的蜜瓜吃完了。”

  淑妃发愣。

  说起吃食,含钏没在怕的,疏朗地笑了笑,趁热打铁道“云松糕含有松子油脂,属高油;醋泡海蜇丝含有花生油的油脂,属高油;鸭肉粥含有鸭板油的油脂,属高油...”

  含钏目光灼灼地看向淑妃,“那盘蜜瓜,甜而绵,其中所含的糖水比一勺黄砂糖还多!高油高糖,娘娘如何能不丰润?娘娘腹中的胎儿,将渐渐长大,甚至会比别的胎儿都大!这自然是好事!”

  “可胎儿过大,一则难以生产,二则...”含钏看向淑妃的腹部,“二则,母亲肚皮上,难免会留下,因胎儿过大撑开皮肤的印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